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男主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第56章 狐狸的局

第56章 狐狸的局

        最终,温亦谦还是没有同意,以考虑一下的借口混了过去。

        倒不是他不想做,而是害怕自己做不好。

        万一发生命案,警员都指望着他来破案,而他却没有那个能力,想想都尴尬到让人头皮发麻。

        回到家中,洗澡换了身衣物,他看着今天刚买的新手机,又看了看原主的旧手机。

        有了优秀市民的奖金后,温亦谦就想过去市面上找人破解旧手机的密码。

        现代人的手机里,藏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他真的很想看一下其中有没有对他有帮助的讯息。

        可惜,今天暴走后,买个手机,基本上把温亦谦的钱挥霍的差不多了。

        又要面临吃饭难题,找人解锁旧手机的事情,只能再往后拖一拖了。

        突然,新手机的屏幕亮起,居然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温亦谦眼神微凝,目前为止,唯一知道他这个新手机号码的人就是李卫国。

        可上面显示的号码并不是李卫国。

        把号码默念了一遍,他隐隐感觉有些熟悉。

        接听电话,放到耳边,里面传来一个酥酥软软的声音。

        “还没睡吗?”

        这声音……是狐狸!

        “你打电话来干什么?”温亦谦眼神不断闪烁。

        对方既然知道这个号码,有很大可能性今天一直都在跟踪他,知道他购买电话卡的地方。

        “来关心一下你呀,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我们面具的成员了。”狐狸柔声细语道。

        “放心,我对警方什么都没说。”温亦谦道。

        “说了也无所谓。”狐狸漫不经心道,“你先休息,过几天找个时间出来见一面,一些关于面具的事情,我有必要当面告诉你。”

        温亦谦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能敷衍着答应。

        挂断电话后,他长舒一口气。

        温亦谦从来都不介意以最黑暗的想法去揣测别人的内心。

        这次的事件,狐狸明显更偏向于他,甚至不惜出卖海兔的一些讯息。

        比如说不喜欢用枪,只用刀杀人等。

        狐狸甚至都没有将温亦谦要对付海兔的事情告诉对方。

        以至于海兔一直被蒙在鼓里,轻松上钩。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偏心了。

        温亦谦可不认为这是自己魅力所致。

        在他脑海里,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断。

        不难看出,狐狸对海兔这个负责帮她收尾的杀手不满很久了。

        在她心中,很可能早就有过要除掉对方换一个的想法。

        于是,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在她脑海中出现。

        命令海兔在杀安芷之前,特意去公交车上挑衅温亦谦。

        这样一来,以温亦谦的智商,在安芷死后,肯定能第一时间知道凶手是谁,从而联系狐狸。

        届时,狐狸只要把一切责任都甩给海兔,就能轻松坐山观虎斗。

        温亦谦要是输了,只能说明他没资格成为面具的正式成员,死了也活该。

        海兔要是输了,正好帮狐狸解决了这个碍眼的家伙。

        还可以顺便为安芷之死画上一个句号,可谓是两全其美。

        细思极恐,温亦谦心头隐隐发寒。

        虽然这一切只是他的揣测,没有任何真凭实据,但可能性却不低。

        无论是之前安芷廖童,还是这次的海兔,都能看出这个女人智商的不凡。

        不知道这样的家伙,在面具当中,是怎样的地位?

        如果是其中顶尖核心成员还好,如果只是普通成员,温亦谦实在不敢想象这个组织到底有多可怕。

        带着几分担心与后怕,他沉沉睡去。

        ……

        “又是谁啊!”

        频繁的门铃声将温亦谦吵醒,他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手机,才早上七点多。

        前几次的教训摆在那,反正只要有人按门铃,肯定没好事。

        迟早有一天,他要把这个破门铃给卸了。

        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温亦谦打了个哈欠,脸上露出几分犹豫。

        “要不装作没听见?”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立刻被他否决。

        上次就是没听见,李卫国带着警察直接锁都给他毁了。

        这次要是装作没听见,指不定门都给他炸咯。

        其他倒没啥,主要是温亦谦赔不起。

        一脸不情愿的起身穿上衣物,他来到门口,透过猫眼看了一眼外面,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拉开门,门外站在两个熟悉的人影。

        分别是许宣美的母亲许老太太和小女孩香香。

        “你们怎么会在这?”温亦谦疑惑道。

        许老太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扶着腰,解释了一番。

        原来,老人家居住的地方距离香香上学的幼儿园太远了,实在是不方便。

        于是,昨天就搬到了自己女儿许宣美家,本来想拜访温亦谦来着,可惜这家伙那时还在警局,不在家。

        温亦谦也反应过来了,老人家早就从警方那里知道了他的身份。

        不过对方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老糊涂,也没有憎恨他把自己的女儿抓了起来。

        “您这是扭伤了腰?要不要我送您去医院?”他看对方这幅模样,脸色不是很好,关心道。

        “我这个腰,老毛病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许老太扶着腰,摇了摇头,“不过今天恐怕是不能送香香去上学了,所以想麻烦一下你。”

        “我?”温亦谦眼角微抽,看向旁边一脸乖巧的香香。

        “对。”许老太点了点头,“这里我只信得过你。”

        她顿了顿,“这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没事没事。”温亦谦连忙摇头。

        他确实不怎么喜欢跟小屁孩打交道,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更何况,对方在自己最凄惨的时候帮过自己。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

        问清了去幼儿园的路之后,温亦谦先扶着老人回家休息,然后洗漱一番才带着小屁孩乘坐电梯下楼。

        电梯里,香香眨了眨大眼睛,看着身旁的温亦谦,伸出小手抓住对方的手。

        温亦谦像是触电一般,连忙把手拿开,缩到电梯角落,一脸害怕道:“男女授受不亲,你别这样,我会被抓去坐牢的!”

        “为什么?”香香歪着头,小脸上尽是疑惑,“我以前出门都是拉着爸爸的手呀,为什么他没被抓去坐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