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在线阅读 - 第24章 拒绝不了

第24章 拒绝不了

        白石撑着脸,看着黑板上复杂的公式,熟练的开始犯困。

        困了一会儿,他忽然反应过来,这不是真的在上课,而是在做任务,不能这么浪费时间。

        于是他翻出一支笔,戳了戳正坐在桌上专心听讲的毛绒熊,等它回过头后,在纸上写:继续讲。

        藤江明义恋恋不舍的看着黑板上的例题,其实不想理他。

        不过,早上在洗衣机里的地狱体验,让它实在没法拒绝白石的要求。

        藤江明义只好不情不愿的转回身,“刚才讲到哪了……哦,洋子向我表白,我们在一起了。”

        “之后就是很普通也很温馨的恋爱,虽然有些小争吵,但洋子脾气很好,我们都平安度过了,直到……直到高三,我们快毕业的时候。”

        说到这,藤江明义的熊脸又一次皱成一团,显然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一个尖嘴猴腮的星探看中了她,想让她毕业以后签他们的公司。洋子当时来问我的建议,我觉得她反正成绩也不好,想去就去吧,而且有个明星女朋友,听起来还蛮不错的……我就同意了。

        “本来,我以为自己能轻松考上帝大,再读个研读个博,走上人生巅峰。谁知第一轮大学入试,我就被刷了下来。

        “我在高中,是学校里的佼佼者,但走出这个小地方,我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比我强。打听到别人的成绩后,我明白了,就算我超常发挥,也去不了自己理想的大学。”

        白石若有所思,拿笔在纸上划拉:所以你被洋子踹了?

        “胡说八道!她不是那种人!”,激动的嚎完,藤江明义忽然想到了什么,声音低下去,“至少、至少高中的时候,她不是这种人。”

        它自闭了一会儿,才在白石的戳动下,继续道:

        “放弃升学后,我进入角红商事,当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社畜。可洋子的事业却红火起来。原本我们之中,我才是那个顶梁柱,可很快,她的薪水就超过了我。

        “我不由开始焦虑,没过多久,我犯了个大错,不仅被辞退,还不得不赔偿公司的损失。

        “那时的我走投无路,又觉得很丢人,不想跟洋子说这件事。忽然有一天,洋子的经纪人——就是那个挖走她的,叫山岸荣一的家伙——找上了我,给了我一大笔钱,要我离开洋子,说我会对她的事业产生阻碍。”

        毛绒熊开始抽抽搭搭的揉眼睛,白石警惕的观察片刻,发现这个玩具熊并不具备流鼻涕的功能后,松了一口气,安慰的拿笔敲了敲它的脑袋:然后呢?

        毛绒熊哭的越发大声了:“我真的想拒绝的!可是、可是他给了整整一皮箱的钱,那么多!我当时又那么穷困……”

        听到这,白石已经懂了。

        ——典型的“给你xx万,离开xxx!”的戏码。

        本来,这应该是个促进两人关系的爽点,但很遗憾,藤江明义和玛丽苏剧里的女主角们不一样——他没能挺住。

        于是藤江明义和经纪人签订了一些条约,包括不能把这件py交易告诉冲野洋子等等。

        之后,藤江明义就跟冲野洋子提了分手,拿到钱,赔偿了公司的损失。

        冲野洋子失恋后伤心了一场,却也因祸得福,能更专注于演艺事业,她越发走红,终于成长为顶尖偶像。

        而藤江明义丢了工作,也无心再找,终日只能对着屏幕,思念自己越来越好看的前老婆。

        这么下来,他对冲野洋子的思念一发不可收拾,几年后,藤江明义忍不住找上她,要求复合。

        当然,正常人都不会同意他这莫名其妙的要求。

        “我、我一直想当面找她说清楚,我不是自愿离开她的,可她却见到我就跑!”

        “我不甘心,终于找到机会,跟到了她家里,可我才鼓足勇气摸黑抱了她一下,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她就惊慌的挣扎逃走,好像我是什么恶心的脏东西一样……

        “我很难过,一时想不开,就在她家里自杀了。”

        “……”,白石无语的看着这只熊,现在,他完全不同情藤江明义了。

        高中时这人有多意气风发,毕业后他就有多失败,关键是,这失败还都是他自己作妖作出来的……

        听完这故事,白石心里做了个总结。藤江明义需要消除的遗憾,大概有两点。

        一是和冲野洋子的关系。

        二是他毕业后的一事无成。

        藤江明义干嚎完,一把勾白石的手:

        “总之,这次一定不要再让她被经纪人挖走了!我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一次重来的机会!这次,我会换个其他的工作,一定够养我们两个人!”

        “呵呵。”,白石已经有了打算,他转着笔狠敲了毛绒熊两下,“听你的课去,少瞎指挥我。”

        ……

        中午下课后,学生们陆续离开。

        白石熬过几节课,刚直起身伸了个懒腰,忽然感觉背上被人戳了一下。

        他回过头,就见冲野洋子从抽屉里端出两个便当盒,一粉一蓝,把蓝色的推给了他。

        她动作十分自然,好像给藤江明义带饭是每天固定的日常。

        毛绒熊背着手,踱到便当盒旁边,第n次露出了怀念的眼神。

        白石不动声色的把它推开,他揭开盖子看了看,便当底层铺着翠绿的生菜,上面陈列着糖醋鸡块、菠萝、剥好的虾等等食材,主食则是三个裹了一圈海苔的小饭团。

        居然还有这种待遇……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人生的某个阶段,藤江明义还真是令人羡慕啊。

        白石唏嘘的接过冲野洋子递来的筷子,吃的时候,他暗中瞥了几眼女孩的桌子。

        上节课,老师讲了试卷。冲野洋子的那份考卷被她叠起来,塞到了旁边的书立里。

        打眼一看,上面尽是错题。

        再看看她认真记下的笔记……果然像藤江明义说的一样,努力,但没什么学习天分。

        “洋子啊。”

        白石吃东西比较快,几分钟后,他把最后一块米饭塞进嘴里时,冲野洋子还在扒拉第二只虾。

        听到白石喊她,她匆忙抬起头,就听白石认真问,“你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

        白石万万没想到,随口的一句话,就让冲野洋子自闭了。

        这个女生羞愧的低下了头,本来就厚重的齐刘海,此刻把眼睛挡的密不透风。

        她用筷子尖戳着便当里的饭粒,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踟蹰着说,“我、我想跟着你,到你要去的城市里找一份工作。”

        “具体什么工作?”

        “嗯……”,这一次,冲野洋子嗫喏了许久,始终没个定论。

        最后她只好眼巴巴的看着白石,想让他帮忙拿主意,“你觉得什么适合我?”

        ————

        有漏网的推荐票让我打捞一下吗罒w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