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花都医仙在线阅读 - 第831章 正有此意

第831章 正有此意

        偌大的宴会大厅里,一声传来,话语惊人!众人纷纷惊骇,到底是谁,敢在这种情况下反驳陈飞宇?

        他们连忙向声音处看去,只见一位身穿黑白相间武士服,腰背武士刀,身材魁梧,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迈步走来,他眼神坚定,浑身气势浑厚无比,比陈飞宇还要摄人几分。

        众人都认出了来人,先是震撼,继而大喜,既然这个人及时赶来,那任凭陈飞宇再厉害,也没办法在这里兴风作浪!武若君也向来人看去,只见对方气势渊渟岳峙,举手抬足之间,似乎蕴含着无尽的爆发力,就像一柄早已准备好的利刃,一旦出刀便是天崩地裂!“好强悍的气势,就算比起我们武家的雾隐山耆老武林江也只是稍逊一筹,看来他的实力,已经到了‘传奇中期’境界!”

        武若君心中暗暗震惊。

        突然,只听吉村美夕惊呼道:“族长……族长竟然也来了……”“族长?

        这么说来,他就是甲贺流的族长甲贺万叶?”

        武若君把空酒杯递到吉村美夕跟前,笑道:“想不到他也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吉村美夕立马反应过来,一边拿酒瓶给武若君倒上一杯红酒,一边好奇问道:“族长的实力在东瀛武道榜上排名第四,陈先生虽然厉害,可面对族长,不一定能讨得了好,武小姐就不担心陈先生的安危吗?”

        “我可是一直心心念念亲手杀死陈飞宇的人,我会担心他?”

        武若君轻蔑而笑,端起高酒杯悠哉悠哉地喝起了酒,开玩笑,当初在雾隐山上,武林江和其他人联手,都难以拿下陈飞宇,更何况是看起来比武林江还要稍弱一筹的甲贺万叶?

        根本就没有担心陈飞宇的必要!吉村美夕没有说话,心中暗暗奇怪,明明之前还在担心陈飞宇在宴会上公开身份会遭遇到危险,结果现在甲贺万叶来了,武若君又表现的一点都不在意,真是个看不懂的女人。

        主席台上,甲贺伊人看到父亲前来,忍不住喜上眉梢,嫌弃地扔掉话筒,得意道:“陈飞宇,我爸来了,有他在这里坐镇,这些权贵们都有了主心骨,不会再任凭你的摆布,你跟我的打赌注定输定了!”

        “原来他就是甲贺万叶,不愧是东瀛武道榜上排名第四的强者,气势果然很强。”

        陈飞宇看着大厅中迈步走来的强者,道:“他来的很及时,真是瞌睡了都有人给我送来枕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甲贺伊人愕然,陈飞宇的反应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怎么她父亲来了,陈飞宇非但一点都不担心,反而好像还很……很高兴的样子?

        没错,就是很高兴,晕。

        陈飞宇道:“我之前还在发愁空口白牙没办法威慑这群权贵,担心他们表面上敷衍我,现在正好来了一个能让我立威的人,你说,你爸是不是来的很及时?”

        “你……你竟然把我爸当成了垫脚石,真是气死我了,你就等着被我爸好好教训一顿吧!”

        甲贺伊人气急,要不是话筒早就被她扔掉,她估计能直接给捏爆。

        陈飞宇笑而不语。

        就在陈飞宇打量着甲贺万叶的时候,甲贺万叶也在打量着陈飞宇,他虽然下达过暗杀陈飞宇的指令,可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陈飞宇。

        此刻,他只见陈飞宇简简单单地站着,就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和他的年龄完全不相符,不由心中暗暗点头,不愧是能够搅动东瀛局势的强者,果然有不凡之处!“蹬蹬蹬”,甲贺飞鸟飞快跑到父亲甲贺万叶跟前,喜道:“父亲,您来的太及时了,我原先还担心您赶不上。”

        说罢,他伸手指向陈飞宇,道:“他就是陈飞宇,他不但威胁伊人充当他的翻译,还威胁在场的所有人,真是太可恶了!”

        “我知道。”

        甲贺万叶点点头,看向陈飞宇,冷笑了两声,高声道:“你先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以一己之力威胁东瀛半数以上的上层精英人士,好胆量,好气魄。”

        “谬赞了,可惜你说错了。”

        陈飞宇摇头轻笑,目光在大厅中诸多权贵身上扫过,道:“我不是威胁,而是向他们叙述一个事实,那就是招惹我陈飞宇,下场会很凄惨。”

        不同于之前的惊慌恐惧,大厅中众人对于陈飞宇此番话语不屑一顾,纷纷露出或轻蔑、或冷笑的样子,甚至已经有懂华夏语的人叫嚣出来。

        “陈飞宇,你未免也太狂妄了,刚刚我们怕你,是因为我们里面没有人是你的对手,迫不得已才跟你虚与委蛇,但是现在不一样,甲贺万叶先生已经到场,有他在这里,你还想威胁我们,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宴客厅中的其他人虽然都没说话,但是看他们的表情,很明显他们都是同样的想法。

        陈飞宇向说话那人看去,只见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普拉达的名牌西装,正得意洋洋地看着他。

        突然,甲贺伊人幸灾乐祸地道:“他叫仓桥直见,是东瀛禾田集团的第三顺位继承人,他们家族不但富可敌国,而且掌控着东瀛三分之一的农业生意,可以说东瀛人能不能吃饱饭,全看他们禾田集团,所以势力也很强大,你以后就做好面临禾田集团疯狂报复的心理准备吧,哈哈。”

        陈飞宇轻笑一声,目光看向仓桥直见。

        仓桥直见内心先是一怂,接着想到甲贺万叶就在身旁,立马心中大定,挺起胸膛道:“怎么,不服气?”

        “狐假虎威,越发显得你胆小如鼠。”

        陈飞宇从仓桥直见身上移开目光,道:“我和甲贺万叶说话,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你还是尽早闭嘴吧,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你……”仓桥直见刚想破口大骂,甲贺万叶已经伸手阻止了他,道:“陈飞宇说的不错,这里还是交给我吧。”

        仓桥直见这才恨恨地走回人群中。

        另一边,吉村美夕道:“看样子陈先生不好办了,这群刚刚被陈先生震慑住的权贵,有了族长……甲贺万叶的支持,又开始变得不把陈先生放在眼里了。”

        “一群见风使舵的两面人而已,不用在意。”

        武若君笑道:“这才刚刚开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陈飞宇和甲贺万叶之间的胜负,如果陈飞宇胜了,那这群权贵们,以后会对陈飞宇退避三舍。

        可一旦陈飞宇输了,嘿,只怕陈飞宇将彻底失势,以后会面临整个东瀛军政商三界的联手打击,纵然他再厉害,也只能灰溜溜地逃回华夏。”

        吉村美夕凝重道:“看来陈先生和甲贺万叶这一战至关重要。”

        武若君玩味地道:“那么问题来了,你是希望陈飞宇赢呢,还是希望陈飞宇输呢?”

        吉村美夕只觉得武若君不怀好意,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道:“不管陈先生是输是赢,我都是他最衷心的女仆。”

        武若君轻笑一声,不置可否,继续看向场中的局势变化。

        突然,只见甲贺万叶对甲贺伊人道:“伊人,你先过来。”

        他虽然是在跟甲贺伊人说话,但是一双锐利的双眼,由始至终一直在陈飞宇的身上,生怕陈飞宇暴起杀人,把甲贺伊人给杀了。

        没办法,毕竟人的名树的影,陈飞宇名声在外,纵然甲贺万叶是东瀛武道榜排名第四的强者,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是。”

        甲贺伊人应了一声,瞪了陈飞宇一眼后,跳下主席台向父亲走去。

        甲贺万叶越发警惕,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一旦陈飞宇阻止,他立马出手攻向陈飞宇,无论如何一定要先保证甲贺伊人的安全再说。

        然而出乎甲贺万叶的意料,陈飞宇站在主席台上,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由始至终都没有阻拦。

        很快,甲贺伊人便走到了他身边,道:“爸,我没事。”

        甲贺万叶这才松了口气,心下对陈飞宇也多了几分敬佩,有甲贺伊人这样的人质在手中,陈飞宇竟然能舍弃掉,从这点看,陈飞宇的心胸格局就不负强者之名。

        接着,他凝重道:“没事就好,去和你哥站在一起,飞鸟,记得保护好你妹妹。”

        “是,父亲。”

        甲贺飞鸟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露出这么凝重的神色,难道陈飞宇真的很厉害?

        没了甲贺伊人当“人质”,甲贺万叶彻底放下心中担忧,整个人气势越发的凌厉,对着陈飞宇道:“其实我一直很想见你一面。”

        “想见我,还是……”陈飞宇挑眉道:“想杀我?”

        “想见你,更想杀你。”

        甲贺万叶大大方方地道:“只有杀了你,我才能彻底放下心,甲贺流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只要甲贺流能斩杀陈飞宇,那甲贺流就能得到寺井千佳的全力支持,到时候别说是彻底超过伊贺流了,甚至是成为东瀛最为强大的武道宗派,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对于甲贺万叶来说,陈飞宇必须死,也必须死在甲贺流的手上!陈飞宇手捏剑指,剑意凌天,道:“看来你很想取我性命,那为什么还不动手?”

        “正有此意!”

        甲贺万叶说罢,双眼猛然圆睁,大喝一声,向陈飞宇冲去。

        激烈的战斗,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