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伐清1719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 水陆齐攻

第三百五十章 水陆齐攻

        宁忠义这一次的到来并非没有缘由,原先是由宁渝的东征都督府来率领的全军,后来宁渝登基为帝,东征都督府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取消了,而新的规划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因此宁忠义便从南京抵达了军内,统领全军攻略两广。

        在听完了宁铁山的建议之后,又细细听了一番程铭的意思,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笑意,“二位所思所虑均有道理,只是孤临行前曾得陛下嘱托,两广之战当以干净利落之态势,彻底消灭清军主力,解决清军的威胁,以此策应四川之战,因此本王此次前来,还带来了禁卫师的第二旅。”

        “四川之战?”宁铁山和程铭二人若有所思,这个消息实在是有些太突然了。

        宁忠义轻轻点头,“如今天下是一盘大棋,白莲教已经进入了关中,与西北的清军随时会发生大战,我大楚乘机进军四川,牵动清军的进一步注意力,因此两广之战便成为了打破僵局的关键因素。”

        程铭闻言,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忧虑,“若是陛下有命,末将自当遵从,问题是两广的清军,已经集结了六万兵力,我军若是渡海远征,怕是难以应对。”

        “这一次渡海远征的主力,将会是禁卫第二旅,虽然只有八千人,可是其战力还是非常强的,应该能够胜任这一次的任务。”宁忠义耐心解释着。

        宁铁山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他当然知道禁卫师第二旅的大名,虽然只是一个旅的兵力,可是比起寻常一个师还要强出许多,旅长郭定安也是一员老将,早年间在汉阳营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复汉军,如今从讲武堂毕业也堪称能文能武。

        程铭当下也就不再多言,对于他来说,稳妥不等于懦弱,真到了该拼命的时候,也不会选择后退,如今既然通盘计划已定,那就听令行事罢了。

        “这一次渡海进攻,水师方面是决定因素,为何没有见到水师提督邱泽?来人,将水师提督邱泽请来。”

        宁忠义脸上有些不悦,在这么重要的作战会议上,却没有见到关键人物,这让他深感此次来对了,否则这么一盘散沙的打下去,迟早要吃大亏。

        宁铁山脸上不由得浮现一丝尴尬,“由于这一次需要大量的运载船只,末将跟邱提督商议过,需要征集民船,因此邱提督正在跟各大商号商议,想来此时还在路上。”

        “派人去催.......”

        “是。”

        大帐中陷入了一片寂静,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名粗壮的汉子从帐外迈步而入,面相黝黑,看上去倒是颇为魁梧,他单膝跪在地上抱拳行礼。

        “启禀常山王殿下,末将邱泽来迟,还请恕罪。”

        邱泽望着宁忠义凝重的神色,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他原先其实也是清军降将出身,在宁渝攻占江南之后,他便率领了一小部分的水师归降了宁楚,而后加上复汉军的一部分战船,组建了如今的大楚水师,成为了大楚水师的第一任提督。

        正因为这般出身,才使得邱泽性子变得极为小心谨慎,不过此人的确深研水师作战之法,尤为骁勇,因此倒也能坐安稳这个提督的位子,只是可惜目前的大楚水师实力弱小,因此一直都没有得到众人的重视。

        “邱泽,若是我军跨海远征,水师是否能够胜任?”

        “回常山王,如今我军战船虽然只有一百多艘,大部分还都是小船,可是清军福建水师在先前诸战中,损失极为惨重,如今若是与我水师对敌,末将可确保无误。”邱泽感觉自己脸上的汗水都流下来了。

        宁忠义得到了承诺,脸色也就没有那么难看,他挤出一丝笑意,“邱将军不要担心,如今大楚还在发展之中,今年确实没办法扩建水师,可是只要到了明年,到时候针对水师也会进一步加强实力,皇上曾说过,大楚的水师必须要做到天下第一!”

        所谓的天下第一,其实在宁渝看来也就是东亚第一,基本上就足够满足宁楚的需求,再大短时间内也没有那个必要......不过水师的扩充可不能再走原来的老路子,因此宁渝才没有明言,不过当下的准备工作确实已经做起来了,比如说大楚水师讲武堂已经在福建筹备起来,等到恩斯特从西方拐带回来的海军人才就位后,就会正式开始培养近代化的专业水师。

        “如今末将已经跟多家商会谈妥,到时候会筹备两百八十七艘民船,暂时借调到我水师中去,以辅助运送兵力,卑职仔细筹谋过,以这些民船的运力完全足够一次运送六千人到八千人上岸,而第二次的运送则需要十二天。”

        宁忠义脸上露出几分喜色,若是利用民船能够一次运送八千人,那么禁卫师第二旅的八千兵力完全可以一次就位,以八千人占据新会,抵御清军十二天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等到第一师的八千人运送过来,以一万六千兵力,再加上从东边进攻的第三师和第六师,完全可以将六万清军给吃下去。

        “既然如此,各自下去准备,禁卫旅的八千人将会于八月二十二启程,预计在八月二十六抵达崖海,伺机发起进攻,第一师做好准备,按照预定计划,在九月初四登船启程,九月初十抵达崖海。”

        众将的神情凝重了起来,他们都知道这一次作战不比以往,可以说若是稍有失误,便是数百甚至是数千人的伤亡,因此只能严格按照既定计划进行,绝不能有任何闪失。

        宁忠义深深望了一眼众将,“正面第三师和第六师可以开始动起来了,沿着既定的方向进攻即可,还有从明日起,竖起我的王旗,咱们要把声势打起来,得将两广清军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让他们的眼睛死死放在我么的身上,这样才能保证跨海登陆的计划。”

        竖起王旗?

        众人心里为之一凛,这代表的意思很清楚,王旗将会是敌军关注的重点,若是能够阵斩宁楚一王,所代表的意义甚至会超过这一战本身,这将会是清军开战以来最大的战果,因此清军若是看到王旗,恐怕就不会轻易退了。

        宁忠义的意思很明显,就是用自己为诱饵,拖住正面的清军,给禁卫旅创造战机,以奠定将来之胜局。

        八月十八,普宁城的上空,飘扬着复汉军第三师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许多复汉军士兵正在做战前的最后准备,他们用细布擦拭着自己的火枪,将枪口处清理的干干净净,甚至连自己的刺刀,也细细磨了一番。

        要打仗了,士兵们并没有丝毫的惊惶,反倒是心里充满了期待之情,这也是过往许多次战斗带给他们的信心,打仗不仅不会输,而且在战场上立下功劳,还有军功田和赏银拿!

        在这些人当中,甚至还有许多当年的绿营兵,他们在清军那一方毫无战心斗志,纯粹是因为清军赏赐不公不力的缘故,如今加入了复汉军之后,许多人不仅拿到了赏钱,而且还屡屡升职,早就已经成为了众人的榜样。

        “战前督令,行军所到之处,严禁奸淫盗抢,严禁杀民冒功,若有违背者,均有军纪处罚之,本战军纪执法队为第三师第一团第四营,请各部知晓。”

        一张张的战前通告书发往军中,这对于目前的复汉军来说并不算陌生,毕竟军纪处制度很早就已经存在了,而且复汉军与别的军队有所不同,那就是军机处并非固定编制,而是每战前抽调一部组成军纪处,不同团营都有机会成为军纪处。

        这也是宁渝的想法,那就是通过让各团营成为执法军机处,才能更好的去理解军机的重要性,在执行军纪的时候也是对自身的一种教育,在面对军机处执法时也能够更好的去理解对方,因此这个制度一确立下来之后,便成为军中的惯例。

        对于第三师第一团第四营的士兵们而言,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成为执法军纪处的一员,因此也还算比较新鲜,他们的胳膊上佩戴着红色的标志,上面写着两个黑色大字‘军纪’,有了这样的标志后,任何人都不得阻拦军纪处的执法行为,哪怕是行军大总管宁忠义,也不得轻易干预军纪处的执法。

        当然了,对于复汉军而言,执行军纪也不代表就是死板行为,对于民团甚至是一些被清廷蛊惑起来的青壮,如果但凡有违抗者,同样是视作为清军的行为,因此对于这种情况也是需要进行严厉打击,并不是要绑住复汉军的手脚。

        在轰隆隆的战鼓声中,一队队的复汉军排列成整齐的队伍,开始朝着远方出发,在这一次作战当中,第三师将会从普宁出发,沿着葵潭、陆丰、海丰一路行进,拿下海丰之后,就会马不停蹄扑向惠州,而一旦占领了惠州就会暂停脚步。

        对于第三师而言,这一路上的清军并不算多,除了惠州有一部分的清军以外,其他地方其实只有一些民团,并不算什么正式的抵抗力量,因此倒也不用特别担心,关键难题就在于惠州一战,若是广东的清军前来支援,那么就不会很好打了。

        反倒是第六师在这一战当中的任务会比较重,他们早在两天前已经从兴宁出发,沿着龙川、连平一路攻向了韶州府,目的便是进一步牵制广州的清军,促使其分兵应对。

        宁忠义率领着侍卫营随同第三师一同出发,而他的王旗也已经高高竖起,上面的‘常山’二字描着黑边,看上去倒也颇为醒目,再搭配旁边的蛟龙图,倒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颇为引人注目。

        “王爷,此番出征艰险无比,末将即便是丢了性命,也会保住王爷万安!”

        程铭望着宁忠义恳切谈道,他的想法很传统,大将上阵无非忠君报国,而战事变幻莫测,若是真有什么万一,保住常山王才是一切,只有保住了宁忠义,就等于保住了宁楚的面子,下次再战便可。

        宁忠义脸色沉凝了下来,“在南京时,程老太公得知孤要前来两广,曾经跟孤说过,程家男儿无非就是八个字,‘马革裹尸,河山一统’,如此便已足够。程家子孙虽少,可是没有一个不是硬骨头。这句话孤也记在了心里,难道在你程铭的眼里,孤还需要你来保护吗?”

        程铭脸上有些尴尬,苦笑了一声,随后抱拳行礼道:“既然如此,末将自当竭心尽力,全力杀贼!”

        “好,这一仗打完,孤在桂林给你白瞎庆功酒!”

        桂林府,乃广西之省治,宁忠义的意思很简单,这一战的目标便是以全收两广为要,打到了广西桂林才算完,要不然就是失败。

        在复汉军行动之时,清军的哨探也侦知了复汉军的动向,那些探子们骑着快马,几乎是一路马不停蹄,将一封封情报送回到了广州,而收到了消息的广州将军管源忠,眉头紧锁,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看着这些信件。

        广州府方向的团练已经开始动员起来了,但是城里的士绅们也不是傻子,他们虽然对复汉军没有太大的兴趣,可是对于管源忠的用心也是一清二楚,所谓的团练,到最后也是送到前线的炮灰,士绅们如何会愿意干这些被人骂先人的事?

        在士绅们怀疑和戒备的心态里,所谓的广东广西团练也就是一个空壳子,虽然招募了一万多青壮,可是这些人一未曾训练,二没有装备,根本没有任何的战力,这也让管源忠感觉到几分棘手,他有心用蛮力施压,可是毕竟顾虑重重。

        管源忠已经当了二十年的广州将军,他跟昔日的好友杨宗仁不一样,杨宗仁为了办成团练,不惜个人毁誉,更不惜与千万人为敌,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勉勉强强办了几万的团练,而如今的管源忠,毕竟年纪大了,已经失去了那股子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也没有那番勇气,这团练注定是办不成了。

        只是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就连现在的六万大军,彼此间也存在着隔阂,像满保带来的闽浙残军跟两广的绿营就不对付,而两广的绿营当中,广东兵和广西兵也不对付,还有孔毓珣的督标兵和年希尧的抚标兵,还有甘汝来的抚标兵之间,也存在着重重矛盾。

        这仗还没有开始打,内部的混乱就已经让管源忠头疼不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