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初婚有刺在线阅读 - 第1517章 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

第1517章 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

        “谷雨要回来了!”夏至一张嘴就又要哭:“我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这里,可是她马上就要回来了!”

        “她只是来送货而已。”桑旗走过来无奈地说:“早知道你会这样,我就应该让南怀瑾先不要告诉你。”

        “那我会杀了你们。”

        “小至激动很正常,谷雨在她心里一直是一块不可触动的地方,现在谷雨忽然活着,小至这个反应也很正常。”

        “可是她这样,谷雨一来就要穿帮,哪有商场来一个店员送货,把家里弄成这样的?”

        桑旗搂了搂夏至:“我知道你现在看到谷雨又激动又心疼,来日方长,如果不想让谷雨吓得逃跑的话,等会儿她来了,你看到她拜托你表现的自然一点。”

        “我上午还不够自然吗?”夏至想起早上在商场的情形就一肚子的火:“南怀瑾给她安排的什么破工作,名店工作的人本来就是狗眼,肯定会排挤她的。”

        “如果没有你早上弄那么一出,她的境遇可能还会好一点。”

        桑旗说的是实话,可夏至一遇到谷雨的事情就没办法冷静,一秒钟就炸毛了。

        “她们都欺负她!我没有过去把她们给掀翻已经是极力克制的很厉害了。她们那么对谷雨,我恨不得找人把她们的脸都给刮花。”

        夏至越说越不像话,桑旗摇摇头:“算了,我也别去公司了,我留在家里看着你。”

        “你走你的,你留在这儿才奇怪,今天又不是休息日,快点走!”

        夏至把桑旗给赶走了,临走之前桑旗还不放心的叮嘱她。

        “南怀瑾现在比你更想跟谷雨相认,但是切记不能操之过急,至少要等她的脸恢复了以前的容貌再说。等会儿见到了谷雨,你表现的自然一点,别太激进。”

        “知道了,知道了。”夏至不耐烦地转身就走。

        谷雨是下午三点多钟过来送衣服的,夏至在大门口伸长着脖子已经看了好半天了。

        砂糖问问桑太太:“奶奶,妈妈在看什么呢?”

        桑太太抱着砂糖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笑着对他说:“妈妈在等她最在意的事情。”

        再踏进商家的大门谷雨也百感交集,她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进来了。

        记得她第一次来桑家是陪着夏至嫁给桑时西的时候,想起来这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她想什么就来什么,车子在车库停下,来到桑家大宅还有一小段的距离。

        谷雨走过去,刚好前方桑时西和林羡鱼向她的方向走过来。

        谷雨情不自禁地站住了脚,她不知道桑时西身边的林羡鱼是谁。

        其实桑时西是知道谷雨回来了,夏至这几天这么反常,他稍微问一下就知道了。

        可林羡鱼不知道,看见谷雨还里抱着一大堆的衣服,林羡鱼就热情地去搭讪:“你是来给夏至姐姐送衣服的吗?我来帮你拿。”

        谷雨不知道这个娃娃脸大眼睛的女孩子是谁,还没来得及说不用了,林羡鱼已经把衣服给抱过来了,顺手往桑时西的怀里一放。

        谷雨都惊了,什么情况?

        “不用力,大桑先生…”谷雨赶紧说。

        林羡鱼惊讶地道:“你认识大桑?”

        谷雨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往回找补:“我认识大桑先生,可大桑先生不认识我,我在杂志上见过。”

        “哦。”林羡鱼热情地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宅:“就在前面,我领你去。”

        林羡鱼一贯的乐于助人,谷雨一路走一路偷偷大量她。

        桑时西跟在她们后面,怀里的衣服堆的高高的。

        林羡鱼看着眼前的桑时西,很难把数年前那个不苟言笑阴郁沉冷的男人和他联系起来。

        虽然不知道桑时西和身边女孩的关系,但听说他结婚了,难不成这个圆脸蛋女孩就是他太太?

        这也和他的形象差太多了吧!

        林羡鱼热情地问她叫什么名字,谷雨说:“我叫叶纷。”

        “哦,我叫林羡鱼。”

        “你好。”谷雨走到大宅的门口,下意识地往前面看了一眼。

        那边草地上的位置就是当年她从露台上掉下来的地方。

        “你怎么了?到了。”林羡鱼提醒她。

        “哦。”谷雨收回目光。

        忽然想起了当年的事情,谷雨不知道这几年发生了什么,让当年剑拔弩张用枪指着彼此的仇人现在能住在同一所房子里。

        她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一眼桑时西,思绪回到几年前,那个用白糖当做挡箭牌向桑旗开枪的男人,此刻正满眼温柔地看着身边的女孩。

        谷雨冷汗淋漓,时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它能把以前的人和事都变得面目全非。

        不过,能化解仇恨,还是好的。

        反正,在那场纷争里,没人死,白糖活了,她也活着。

        她踏上门廊,回头看了一眼,桑时西正在看着她。

        他的眼神温和,甚至可以用温柔来形容。

        时间让一个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比如把阴沉可怖的桑时西变成了眼前这个温和的男人。

        把她则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谷雨走进桑家,夏至坐在沙发上假装跟桑太太聊天。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想出去迎接,但桑旗说一个商场的工作人员来送东西,举家站在门口欢迎未免有点夸张。

        她偷偷抬头往门口看了一眼,谷雨抱着些衣服站在大门口:“桑太太,我是ysy的叶纷,我来给您送衣服。”

        夏至紧紧握住桑太太的手,眼泪迅速地充盈了眼眶,还好客厅太大了,离门口很远,谷雨应该看不见。

        “妈,你看她是不是谷雨?”

        桑太太的手指在夏至的手心里微微发抖。

        她说:“我的谷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