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明尊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甄道人

第五十二章甄道人

        钱晨夹着天罗伞背着书箱,走进了焦埠镇中。

        焦埠镇是一座靠着码头发展起来的小镇,附近有好几条大河汇入九真大泽之中,所以从九真大湖出去,水路四通八达,只要走靠得住的航道,水运确实方便。加上每年各地江湖豪客,闯入大泽深处采药……

        犀角鳄皮和贵重药材从这里货通荆、交二州,每年都是数千万两银子的买卖。

        城中果然有许多江湖客,本地帮派的汉子在腰间揣着三尺长的柳叶短剑,吴越剑击之术盛行,钱晨看他们的脚步移动,都是有功底的。

        还有挎刀带剑的江湖客来来往往,抄着南北的各色口音,空气中泛着酒气和药香。

        末药、降真香、龙脑香、安息香、苏合香、艾蒳香……这些都是大泽深处植物分泌的香药,还有丹砂、犀角、鳄皮、象牙、空青、杜若、石斛、灵珠、美玉……各色物产,堆积在商铺里面,运送往码头处准备随船带走。

        钱晨孤身一人,背着把伞就闯入此地,好像豺狼堆里突然冒出来一只白兔子。惹得那些混江湖的好汉,用各色的眼神打量……

        好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无人敢行凶。

        焦埠镇完全围绕着码头建立的县城,故而各色的商铺都在湖边,此地多有酒楼妓馆,药香铺物产店,钱晨寻了一家店铺问了问路,才知道本地有名的大户不少,但唯一称得上世家的,只有韦家。

        韦府就在距离码头不远的乌衣巷内。

        “这韦家什么门第,住的巷子敢叫乌衣巷!”

        钱晨来到一条只有九尺宽的小巷前,巷子里只有几户人家,占地却与码头区仿佛,每一家都是数座建筑群的园林,占地与钱晨前世去过的拙政园仿佛,端是深宅大院,总体面积不让于上个世界的四海堂。

        钱晨从巷口缓步走了三刻,才看到韦宅的大门。

        朱红色的大门上铜钉数排,两只金漆虎头衔铜环的门环威严狰狞,以钱晨的法眼去看,却有两只真老虎的魂魄被禁劾其上,是用白虎血祭过的两件法器,寻常的鬼物到了门口,还没等那两尊石狮子开口咆哮,铜环上的虎头就能吃掉它们。

        钱晨拉了拉铜环,轻轻敲了两下,沉重的铜鸣声如同虎啸,有一种十分威严的感觉。

        韦府内极为安静,若不是钱晨望气看到了其上有数百人的血气冲天而起,还以为府上没人呢。他刚敲响铜环数息,便有人悄悄的拉开了偏门,一个穿着绸缎黑衣的门子从门内探出头来,依照惯例,钱晨应该奉上拜帖,言明几时几刻来访,然后仆人奉贴进去,过了管家几关,才能得到主人的答复。

        整个过程,让门口的客人等上几个时辰都不夸张。

        钱晨不耐这么等候,而且他没个来历,奉上拜帖也没人理会,只怕在门口等上三天都没结果,所以他便故意漏了一个巧,随手一捏,将一张符纸叠成了纸鹤,对门子道:“麻烦阁下领路,对韦府主人言同道来访,希望一会。”

        说罢纸鹤就扑闪着翅膀,飞到了门子面前。

        这时候门子哪里敢怠慢,急忙请钱晨进门,自己跑去向管家汇报……管家也只得领着他进了正堂,找到正在待客的韦家主。

        韦家家主正在正堂设宴款待一位黑衣道人,陪坐的人就有许多,不光是韦家的子弟,就连附近鼍龙帮、四海行舟舫、九真商盟、飞鱼帮的头面人物,都有来赴宴。

        韦家家主韦乐成正在推杯过盏,气氛其乐融融,看见自家管家领着一只纸鹤前来,那张纸鹤垂首点了三点,再在空中展开,化为一纸信笺落入韦乐成手中。钱晨在符纸上寥寥写了数行,言散人钱晨拜见韦家家主云云……

        坐在韦乐成下手的是他的二儿子韦泰平,只看了那不合拜帖格式的抬头,便不屑道:“不过是一手左道小术,就拿出来献丑,如今什么江湖术士都敢登咱们韦家的门了吗?”

        韦泰平说罢,面向那黑衣道人,马上换了一副表情奉承起来。

        “甄道长道行高深,为人还如此谦逊……若非今日那大泽深处的大鼍潜近码头,险些沉了咱们韦家的货船,却难见到道长出手。道长擒拿鳄鼍只在反手之间,让小子心向往之,这才百般相请……辛得道长垂顾。”

        黑衣道人眉骨奇高,却是先前在三阳村出现的那位旁门修士。

        他笑眯眯的举杯道:“只是些小事,韦公子言过了。”

        座上众人纷纷奉承,这甄道人有通法境界,兼身上法器也有几件,在散修之中算是修为不凡之辈了。在场众人除去韦乐成之外,没有一人比得过。花花轿子众人抬,反正奉承话又不要钱,若能结一个善缘,又何必怜惜这点口水呢?

        钱晨随着管家走进来的时候,就听见了甄道人在众人口中的‘凛凛神威’,一指擒鼍的大能。

        当即就惭愧了。

        “我这抬轿子的江湖手段还没入门啊!还以为显露一手,顺利进了这高宅大门,算是有些手段了。现在看来,就像自荐的三流术士一般,早知道不搞什么纸鹤传书了。门槛太低,我若纵剑光进来,营造冷漠剑仙的人设,也不至于如此被动,搞的好像开口求人一般!”

        钱晨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手段,人家出手是被请进来,而自己却是‘求见’……

        一下子就被比的逼格全无啊!

        那甄道士看见钱晨进来,眼中一道异光闪过,口中话锋一转,貌似无意的提到焦埠镇人杰地灵,风水奇佳,附近有一株大梅树冠盖大数亩。

        这时候就有人知趣的接过话头,提起了不久前三阳村发生的事。

        那鼍龙帮二帮主绘声绘色的讲起了大梅树中藏奇蛇,高人路过有所察觉,赐下法器而除妖的故事。

        这时候黑衣道人一直在观察钱晨的表情,却见钱晨浑不在意,并未显露什么特别的表情。

        “难道不是此人?不对……哪有那么巧,一个路过的修士才除去了我养的大蛇,又有一人来焦埠镇韦家拜访?”

        黑衣道人有心试探,便开口笑道:“说起来也是巧,那正是贫道路过三阳村时,顺手所为!”说罢就留意钱晨的表情,却见钱晨闻言抬了抬头,有些疑惑的样子。说他没反应吗?似乎又有动容,说他有反应吗?又不似被人冒了名那般恼怒……

        黑衣道人不怕被拆穿,钱晨若是现在扔出大蛇的尸体,定然能落了他的面子,但他也可以确定钱晨便是坏了他好事的那人。日后或是谋夺,或是算计,怎么也能把那大蛇尸骨弄来。至于面子,修道人的面子算什么?纵然丢了脸,能伤他一毫吗?

        但钱晨这等反应,正介于瓜葛似有似无之间。

        实让他难以判断……

        “此人有些城府!”那甄道人心中念头转了几转,还是决定出手试探一番,就算因此交恶此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江湖一别,永无相见,此等因果并无什么挂碍。

        钱晨那是真不在乎……他只是有些诧异,这黑衣道人修为不弱,铲除一只蛇妖只是小事,为何还要冒着丢面子的风险,领了别人的功德?他也没什么兴趣拆穿别人装逼……

        常言道:阻人装逼,如同杀人父母……

        当即平平静静的拜见此地的主人,韦家的那位家主韦乐成。

        韦乐成倒也不冷落钱晨,请他入座之后,便笑道:“道友所来,是为何事啊?”

        钱晨既然已经见到正主了,也就不再搞什么花哨,老老实实道:“在下欲入大泽采药,道途陌生,唯恐迷失道路,便想向家主以灵丹求换一份大泽地图一观。”

        韦乐成还未答话,就见那甄道士插话道:“哦!竟然有灵丹相换,若是品质上佳的灵丹,这买卖倒也不亏,若是灵丹品质不佳,想换大泽秘图这等干系人家家业经营的重宝,就有些不合适了。”

        他笑道:“这灵丹可是道友亲自炼的?”

        钱晨点头道:“却是在下亲手所炼,品质应该不差,一份秘图在下自问还能换得。”

        甄道人闻言摇头道:“既然炼得灵丹,为何这般不懂规矩?”这话说的众人一愣,不知道甄道人为何突然为难起了前来拜访的小道士。钱晨也有些不解,好在这也不值得他有什么脾气,依旧好声好气道:“这位道友从何说起?”

        甄道人这才挥袖一扫桌面道:“你拜帖抬头便是江湖散人,可见没个来历……丹药入口那是何等重要的东西,一旦丹师有了什么歹心……岂不是坏了我们这一行的名声?因此非有明确出身来历,知根知底的丹师所炼的灵丹不能流通……寻常不知来历的散人,拿着灵丹就要换东西。”

        “你觉得合适吗?”

        钱晨闻言,便反省了自己的轻妄之心。先前崔啖得丹视如珍宝,不知不觉间就抬高了钱晨对自己灵丹的期许,虽然气丹很是神妙,在识得此物的人眼中万金难求,换一份地图只能说还轻贱了些……

        但常言道:宝卖识货者,物予有缘人。

        他钱晨没名没姓,又不能说是太上道真传……这般炼制的灵丹,拿出来放言要交换世家每年入泽吃饭用的地图,确实轻妄了一些。应该拿出不识货的人也晓得价值的硬通货才是。

        比如说他乾坤袋中堆积如山的法器胚胎和材料!

        钱晨便轻轻颌首道:‘是在下冒昧了!若是灵丹不许,在下还可以……“

        甄道人抬手打断他,继续说:“所以依着丹师的规矩,初到一地,未曾扬名的时候,要卖丹换丹须得设下丹会——在有意买丹换丹的同道面前,以当地同道提供的灵药,亲手炼制灵丹。以示坦荡,受众人监督,以防丹师在丹药做下什么手脚。”

        “为何不请有意买丹的人亲手检验?”钱晨好奇的问道:“仔细检验,虽然不能防住全部的手脚,却也能察觉七八成的端倪吧!”

        甄道人露出一丝冷笑,似乎奠定了钱晨果然是外行人。

        他讥讽道:“丹药中埋伏手脚,寻常修士如何能查验?”

        钱晨愕然:“不能吗?”

        这时候就连才入修行门槛,在宴中随侍的韦家童子都不禁掩着嘴偷笑了起来,晓得这是个门外汉。钱晨仔细思量才恍然,世间修士突破感应门槛比他想象的还要粗糙,原来不能感应灵丹元气微妙的修士,远比他想象的多。

        一颗灵丹药性是否纯粹,要感应元气之微妙……这对于道门真传来说,就是灵觉一扫的事情。

        没想到在世间,却也算得上一手绝活了。

        钱晨继续自省,自己又犯了想当然的错误,总是拿着自己的眼界水平,去衡量世间的散修乃至世家子弟。从崔啖的修为水准可以看出,如自己大敌妙空这样的结丹魔修,其实已经可以算得上世间的魔道巨擘……

        自己却觉得妙空好像被太上道一捏就死了……虽然面对元神真人的确如此。

        但人家好歹灭了楼观道满门呢!

        在这世间,元神真人只怕已经是如上古神仙一般的传说了。

        就连做轮回之地的任务时,那个底蕴远不如中土诸天的小世界,钱晨所见的那些——如十二元辰这般的人物,也已经是一界最顶尖的高手,可谓一界精蕴所在。

        他们的见识修为,或许不如中土寻常修士。但无论资质,心性,乃至根基其实都已经是一等一的人杰了。

        中土虽然人杰地灵,但最杰出的那一小撮都在道门、佛门、魔门的真传里,剩下稍逊一筹的散布这广大世间,红尘只占据百一之地。余下的寻常世家弟子、散修人杰虽然见识、修为不弱,但比起那些能成为一个世界绝顶高手的精中之精,无穷历练,乃至个人素质要求,还是差了许多。

        “我以为此世修士的平均素质,大概有我的十分之一,现在看来还是我乐观了!果然,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啊!”

        钱晨不禁感慨,对甄道人微微一礼,道:“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