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明尊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过路仙人,神道城隍

第五十章过路仙人,神道城隍

        听闻自家小孙出事了的姜翁,惶急的拉着里正一路跑到了大梅树下,看到自己的孙子傻傻的站在树下,赶紧一把拉过来,提起袖子就要照着那屁股蛋子抽,这时候姜家的孩子也不愣了,迅速的哭叫起来:“耶耶……别打!”

        “我说了多少次,不许去这大梅树玩……当初石家老三出事,早就应该伐了这棵祸害!”

        还是里正拉住了姜翁,叫他先不忙着打孩子,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姜家的孩子在自己爷爷的逼问下,哭哭啼啼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旁边几个看着势头不妙的孩子,也吞吞吐吐的在旁边补充了几句。

        总算让大家把事情弄清出来。

        姜翁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吓得脚下发软,捂着胸口道:“好险是遇到了高人了呀!”

        “咱们村有神仙经过?”

        “可不是神仙么?没听到那玉环咻的变得那么大,仙人从手腕上摘下来,套到虎子的头上……能大能小,这是仙家的法宝啊!”

        里正望着这株大梅树道:“难怪这梅子毒死了石家老三,我说这梅子长的又好,看着也是寻常的种类,怎么会有毒。”

        姜翁点头道:“记得我小时候,这株梅树还没有那么大。每年梅子成熟的时候,每日都有不少禽鸟被梅子吸引,在这树上挑挑拣拣的啄梅。也没听说有什么鸟被毒死……”

        里正是个矮小的老者,平素在村中十分有威望,他分析道:“想必是这梅树上鸟类许多,吸引来毒蛇。”

        “那毒蛇藏身在树洞之内,每日靠着伏击群鸟为食,渐渐身躯庞大,而那树洞洞口狭小,使其被困在树中,只能靠吸气吞食树上的鸟群。日久成了气候之后,此蛇食量便大,将偶尔落在此树之上的鸟都食尽了。”

        “那石家老三,路过口渴打梅来吃,必是砸中了那大蛇涎水流过的梅子,所以才会中毒死掉。”

        一旁的村民听了,纷纷信服的点头,纷纷庆幸自家的好运,从没眼馋过这诱人的梅子。

        主要是梅子太酸,村民也不缺这一口吃的。

        有人记起石家改嫁的女人和老三的孩子,一边感叹石家老三命不好,一边叫人去把石家的人喊来,说是仙人为老三报仇了。

        不久就有几个庄稼汉,拎着锄头过来,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来了就围着树哭。

        看客们纷纷感慨:“还是姜家的小子命好,这么多次都没有出过差错,这次刚要出事,便有仙人来救,想必日后是有大成就的!姜家祖坟埋得好啊!”

        还有人说:“今日早些的时候,我也见到那仙人了……鹤发童颜,端是仙风道骨,十分不凡啊!”

        “怎么就没让我遇着仙人,不然我上去问问财运?传说仙人有金手指,说不定就赐我什么宝贝,日日坐着就有金银……”

        “你这怂货,看见仙人你敢上去问吗?”

        年轻的村民议论纷纷,主要是遐想仙人的神通法力,或能赐予什么宝贝让自家发财了。还有像求药的,求子的,仿佛人人都错过了一个亿一般,后悔不已……不一会钱晨已经成了一个白发白眉面若童子,骑着五色鹿,拎着浮尘,在大雾之中悠悠而过,游戏人间的这么一个形象。

        除了面若童子,是真正见过钱晨的人坚持的。其他都是村民们根据自己的想象力补充……

        里正等几位村老的讨论倒是理智了许多。

        “所以那高人听说了这大梅树如此奇异,还曾毒死过人,又听闻树下有怪风吸人,便料到树上有些古怪,才问了树上是否有鸟。果然一问便猜到了有妖孽藏在树上!这才借你家孙儿的手除妖……高人就是高人啊!”

        “我们在这大梅树旁活了数十年,亲眼见到这梅树的变化,怎么就猜不到其中的古怪?”姜翁感叹道:“高人不愧是高人啊!”

        那姜家小孩,许是为了逃避一番痛打,突然开口道:“仙人就是早上门口的那位爷爷!”

        姜翁就是一愣:“什么爷爷?”

        “耶耶带回来的那个老爷爷……”姜家小童胡乱比划,姜翁回忆了许久才恍然想起来,今早带去见里正大那个小道士。

        主要是钱晨一副富家子弟,出手阔绰,又认识未来县令,给他们的印象太深,一时间还未能将这富贵小道士的形象和那深不可测,法力高强的高人形象联系起来。加之姜家的小子为了逃避一顿痛打,给钱晨加了许多戏,就连形象也变成了白发白胡子的老爷爷。

        如此姜翁才恍然大悟,朝着钱晨离去的方向叩拜不已。

        那里正捏着袖子里的金叶子,皱眉想着什么,有些出神……

        就在这三阳村大梅树下,一种村人喧闹纷纷的时候,一道阴风在梅树上盘旋了三圈,让树下的人感到一阵莫名的阴冷,那阴风将大梅树里里外外绕过一圈,就奔赴焦埠镇县城而去,落到城隍庙中。

        庙里有些阴森,庙祝等在城隍神像一旁,看到一阵阴风化为两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官袍的虚影,拜见城隍。知道是自家城隍下辖的两个鬼差,封为了日游神,能白日巡游,向城隍回报辖区内一应善恶之事。

        城隍乃道院所封,若是有恶鬼作祟,城隍自己就平了那鬼,若是有旁门左道的妖人掳掠人口,炼就生魂,城隍就得禀报道院……而道院,又称正一道,院内道士皆是受箓的正经修士,拜的是道门三位道祖,受的是玉虚符诏。

        元始大天尊统率道门,坐下也扶持了一位天帝,便是那广成子所授的大周天子……

        那位大周天子飞升之后,到玉虚宫领了法旨,道号玉皇,如今正占据了天界东方地界,号称玉皇天帝。受三位道祖法旨,立下道门天庭!

        因此正一道,也就是元始道真传正一龙虎玄坛,便是元始道统之中,监督辅佐神道,乃至于隐隐统率神道的一支。

        正一道执掌玉虚宫元始大天尊册封诸神统法旨——又称封神榜,乃是符道顶尖后天灵宝……此符内里犹如天宫一般,其中显化天庭,根据神祇地位高低,他们神位便在各宫之中,正一道手持此符,便能打落、提升神位。

        当然范围仅限于中土,若是天界诸神有过,要么由正一道天界道统的那些道君们处理。

        要么下界的正一道就要钦祝元始大天尊,祷告天神过失,由元始大天尊惩戒……

        若只是中土世界的城隍土地,乃至山神河神这等小神,通常都是正一道以道院名义发出符诏册封的,那符诏内有神箓,以阴神炼化便可成神。

        如今中土除去一统天下,神道位格等同于帝君的神朝天子,乃至一统大九州,神道位格相当于天神的仙朝皇帝能凭借自身位格册封鬼神之外。

        如大晋这般连自身大州都未统一,自称大晋,实则只是晋国的皇帝,都只能借助和道院的合作册封鬼神。

        也就是说——当今的皇帝司马氏,想要册封某位城隍,还需要请来道院的大祭酒,与之商讨……这可是正一道成就阳神的高人担任的职位,只需炼化天府真符,便能成就元神。

        练气、结丹、阳神、元神……元神便相当于仙人,号称元神真仙。

        说是商讨,只是凡人一个的皇帝如何敢和这般接近元神的高人讨价还价?通常禀明册封之人的功过之后,由道院自决,一般情况下道院都不会驳了皇帝的脸面,但要是皇帝册封的城隍是什么宠妃早死的父亲,或是得宠的贪官污吏之类,道院说驳了,也就驳了,还要把皇帝教训一通,警告他不得册封对中土无功之辈,免得耗费了王朝气运。

        他司马家能成为一朝皇室,靠的主要也就是一位元神老祖。

        而道院若不是为了照顾世俗王朝的面子,派出的大祭酒,本应该就是元神真人。

        如天周神朝的时候,初任大祭酒还是广成道尊呢!

        城隍土地一方面受上级监管,如玉皇天庭内负责中土地祇的便是泰山府君,乃是天神帝君位格,等同道门道君。此神即在天界开辟神域,也有化身坐镇中土泰山……中土一应地祇,皆由祂统属,也是所有城隍,土地,山神,河神的顶头上司。

        另一方面,一应诸神又受道院监管,等于是中土诸神,受道门、玉皇天庭双重领导。

        主要由上级神祇管理,受平级道院监督。

        城隍听了日游鬼差的回报,扣住手中的玉笏道:“原来是有高人途经本县,铲除了一个祸害本地的妖孽……日游夜游,那大蛇盘踞本县下辖三阳村数十年……为何尔等没有回报?”

        日游鬼差惊恐道:“秉城隍大人,那株大梅树扎根在一股微弱的地煞之气上,颇有些灵异,有遮蔽鬼眼之能,所以大蛇藏在树中。我等无法察觉!”

        “暂且记上你们一过,若下次再犯,一并处置!”城隍威严道。

        日游夜游的鬼差连忙告罪认错……

        那城隍点点头道:“既然经过的修士并无恶意,也没有侵犯凡俗,那就不必禀报道院了。将其行迹记下,若是日后探访得其来历,本官再将这份救人外功算入他的阴德之中。”

        如此,此事才算告一段落。钱晨在太上道久混,对神道所知不多。也不知道正一道监管的神道耳目竟然如此遍布天下,。

        若是他知道这些,也就不会奇怪那梅山旁门只敢那狐狸魂魄炼法,自己只在武康县呆了几天,道院又怎么就知道了行踪来历?他采气练气,或许被凡人看了去,暴露过行踪。

        但帮助妖狐,杀梅山左道之事颇为隐秘,也只有当地城隍这等地头蛇才知道,禀报了道院,才有崔啖探访。大晋世家都知道,得罪了皇帝算什么?若不是司马家还有一个老怪物……皇帝他算个吊……得罪了道院,那才是真要命的事情。

        城隍处理过这些日常功课后,天色将晚,便对庙祝示意了一眼。

        庙祝就匆匆冲城隍庙奔出,趁着夜色溜进了韦家的后门,不久之后他才捏着袖子里的银子满意的走出来……

        这城隍生前,却姓是‘韦’。

        世家非但顾及不敢得罪道院,而且还往往倾力结交,家中的优秀子弟也会拜入正一龙虎玄坛之中,而正一龙虎玄坛的掌教已经数万年都是姓张的了。

        就连天界玉皇天庭之中四大天师真君,也有一位张天师。

        所以各地城隍虽然必然是广有阴德,有功人世之辈,但清河郡的城隍必定姓崔,九真郡的城隍必然姓古,姓谭,南郡的城隍也只在姓陆,姓孙之中。就连焦埠镇的城隍都与当地的世族韦家有许多关系。

        所谓郡望世家,若不能上勾结道院,下笼络鬼神,如何能绵延百世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