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明尊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是沧桑

第三十五章是沧桑

        在洪四海粉碎五湖厅的时候,钱晨架起一道遁光,他身上贴着一张清风云体符,这才突破了筑基的限制,借助飞云兜之力驾雾而起,扶摇数十丈,呼吸而至。

        居高临下,手中乌金黑煞钩第一次脱手而出。

        乌金黑煞钩化为暗金的流光,飞掠而去。

        拉开距离斗剑,才是我等正经修士的万全之法。跟你这武者近身厮杀,性命只在一线之间,是哪门子的疯?

        钱晨也就是装一装绝世剑客、至诚武者的人设而已,到了真正生死搏杀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的反应,还是传统修士的做法……张开天罗伞悬在头顶,黑煞幡藏在脚下,手上带着龙雀环,操纵飞剑,高悬数十丈之上,与你厮杀。

        一定要叠着最厚的甲,拉开最合适的距离,就是要风筝你。

        不但要风筝你,我还要开免伤和护甲……如何对付战士?防突进,随时准备开免伤,然后远程消耗,再配上合适的控制。

        就算是少清剑派的那群疯子,也没有一定要抄着剑和人家肉搏的道理,毕竟修士大多还是射手,再次也是法师,飞剑千里斩人头,没有贴身肉搏的道理。

        钱晨十分谨慎的拿出来那套验证过许多次,经久不衰的传统套路。

        剑光向下流淌,化为一条游龙一般倾泻而出。

        可洪四海一拳震退空明禅师之后,脚步一顿,接着毫无阻涩感地转向,双拳显化罡气,青色的乾天一气清罡如同雨后晴空,苍清之色纯粹的宛如天空。那乾天一气清罡凝聚在洪四海双拳之上,只是一震,便将钱晨剑光击退。

        乌金黑煞钩本质并不算太锋锐,禁制层次虽然还可以,但钱晨祭炼的层次并不太高。

        且不论这口飞钩的锋锐根本破不去,有三十六天罡防御第一之称的乾天一气清罡,就连飞钩剑光被罡气重击几次,便有运转凝滞之感。

        却是被罡气震动了飞剑的禁制灵光。

        钱晨暗自咂舌,他先前已经猜到了洪四海或许凝练了罡气,将武道大宗师的内气化罡,与天地间的异种元气——乾元罡气化合,内外罡气合一,练就中土神州也算顶尖的法武合一的法门,可却没想到,洪四海凝练的罡气如此上层!

        钱晨得庆幸这个世界只有神兵,并没有炼制法器的法门传下。

        不然洪四海法武合一之后,借助乾天罡气,将自己武道凝聚成一宗气兵法宝。

        从此飞遁杀伐,无往不利,乃是在中土都极为棘手的武道练气士……

        乾天一气清罡乃是九天清气精粹所化,性质极端,若是说钱晨先前获得的冰魄寒光罡气乃是寒气精粹,极为寒冷,冻彻一切元气。那么乾天一气清罡便是清气精粹,只是性质偏向沉重,与其他八种清气精粹的清灵本质有所区别。

        更何况洪四海凝练的罡气色泽如此纯粹,品质一定极高。

        这个世界本源薄弱,三十六天罡乃是诸天级别的一方天地才能产生的元气,钱晨见到一缕冰魄寒光罡,已经极为惊讶了。如今连乾天一气清罡都跑了出来,这都是什么鬼资源?

        “莫非自己在楼观道所听闻的那些常识,都已经过时了?诸天万界迎来元气复苏,这些数百万年前都极为珍贵的异种元气,如今已经比比皆是?”钱晨不禁如此怀疑。

        他手下却不停,插在五湖厅门口的七煞幡再次涌出滚滚的黑煞,有如七只大蟒一样腾空而起,贴着地面席卷而来。

        洪四海虽然有些奇怪,钱晨的神兵怎么如此之多,又这般古怪。

        但这些情绪就像本心之外,随起随灭的杂念一般,并不能干扰他战斗之中一片冷静的杀意冰心。他脑后浮现一枚金轮,真气通过金轮加持,出刺眼的光明,在滚滚煞气潮涌之中,撕开一线天际。

        “真阳神金!”剑绝柳独行撕心裂肺道:“真的是你!果然是你……你这畜生!”

        “大哥对你这么好!你竟然真的狠心……”

        洪四海眉头微微一皱,脑后金轮弹出一点流光,袭向柳独行。

        钱晨忙伸手向下一指,这流光被七煞幡涌出的煞气一磨,便泯灭在了黑潮之中。

        洪四海看了一眼头上的钱晨,知道自己虽然有飞纵的身法,却不能在天上久久停留不落,与其蹦来蹦去的和钱晨厮杀,不如先拿下地面上的东西,当即他双拳一分,乾天一气清罡撕开那七煞幡滚滚的煞潮。

        七煞幡虽然凝练了七股煞气,但大多都驳杂不堪,更别说这些煞气品级都没有列入七十二地煞之中,如何挡得住乾天一气清罡凝练。

        洪四海迎着黑煞风而上,双拳不断扯破煞气,打破纠缠,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往门口的七煞幡走去,打算先抢走这柄奇怪的神兵。就在他踏上五湖厅外的台阶的时候,钱晨早就藏在台阶下的符箓猛然爆——三界冻光符。

        瞬间蔓延的冰潮凝滞了洪四海,厚厚的冰层瞬间覆盖了他身体表面。

        若是一般的大宗师,自然就被如此制住,但是钱晨知道洪四海有乾天一气清罡护身,却是绝对不会被这等只相当于结丹一击的灵符困住的,若是乾天一气清罡真的如此薄弱,它也就不配称为三十六天罡防御第一了。

        所以他伸手弹出了一枚冰针,冰魄寒光罡气凝聚的冰魄真气瞬间没入了裹着洪四海的冰层中,将那冰层的寒意加重,那层普通寒冰缓缓化为千年玄冰。

        只要钱晨不收回冰魄真气,这层玄冰就不会消失。

        可这只能困住洪四海一时,有玄冰包裹固然是困住了洪四海,但又何尝不是在保护他?内有乾天一气清罡,外有冰魄寒光罡所化千年玄冰,钱晨的飞剑法宝根本奈何这层防御不得,而乾天一气清罡远比冰魄寒光罡更加浑厚精粹。

        洪四海一旦适应了寒意,破冰而出,凶威只会更狂。

        钱晨伸手一招,收回了灵光镜,以灵光镜凝聚几张光明符的刺眼光芒,炼成一线,透过寒冰,照在洪四海的眼睛上。然后收回七煞幡,将其煞气收起,化为一个罩子,将洪四海所困的玄冰罩住。

        那刺眼的光芒让洪四海瞳孔收缩,他干脆就在玄冰里面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钱晨闪电般的将龙雀环冻在了玄冰里,就冻在洪四海的身后,他操纵的冰魄寒光罡气,将龙雀环缓缓的往冰层内层移动,很快就贴在了洪四海的身后。

        又将白骨舍利拿出,逼出其内的种种魔意,幻化魔音魔象,不断侵袭洪四海的心神。

        再一指,那梵慧明身上的缚魂索也就此解开,缩回钱晨的身前,往那玄冰之外又绕了几层。

        两人隔着千年玄冰对视了一眼,各自准备最后的杀招……钱晨依旧高悬数十丈高空,他收起乌金黑煞钩,一点一点的积蓄杀意,一寸一寸的抚过飞钩,钱晨勾动钩内的灵光,不断积蓄气机,下一刻出手,定然是绝杀的一击。

        而洪四海被困在玄冰之中,忍受着重重阴魔的骚扰,他无法沉下心来感悟自己罡气,对抗寒意时的种种变化,也无法用心借此机会淬炼罡气。

        他只能感应着天上那位大敌的气机,同时不断凝聚心神,高度的专注,排除魔音的干扰。

        他心中杂念渐渐消失,只有一点战意纯粹的如同身外的千年玄冰。

        这时候他感觉到困住自己的寒意,在乾天一气清罡的冲击下渐渐松动,便随着这节奏,调解气息,双拳上罡气越凝聚,只等着时机一到,便击破玄冰,出手就是惊天动地的无上杀招。

        钱晨也在磨练自己心中的那把剑……

        但是若是如此僵持下去,反倒是洪四海有所突破,更上一层的可能性更高,他借助钱晨的压力,遭寒冰所困之厄,魔影骚扰之磨练,不短蓄积着反击的力量。

        就在冰魄真气渐渐压制不住洪四海的时候,那寒冰突然间冰雪消融,洪四海压抑已久的气息骤然释放,乾天罡气震动天空,冲天而起的罡气瞬间震碎了临海城上空的云朵,强烈的震荡,甚至让钱晨在天上都有些立足不稳。

        这次时机的突然变化打断了洪四海积蓄的节奏,但他顺势将之前打磨的光彩迸,仿佛尘封的拳头再次重击而出,滚滚罡气顺着拳势喷涌而出。

        天罗伞催下,灵光却镇不住这强大的罡气。

        仿佛青天升起,撑得天罗伞的灵光寸寸炸裂……非得日后苦心祭炼不能恢复。

        这时候钱晨才露出了笑容……

        “等的就是这一刻!”

        乾天一气清罡防御第一,极为坚韧,可谓诸天万界第一等一的乌龟壳,你若龟缩起来,我就算再攻打三个月,也奈何不了你。

        但是你号称苍天霸拳,性格极为霸道,虽然也能隐忍,可我就算定一旦给你机会,你必然会主动行险一搏……这是你的武道,与性格息息相关。哪有那么轻易更改……

        所以之前种种,看似困住你,实则都是在助长你更加强大。

        此谓骄其心。

        现在你破壳而出,像是弹簧蓄力到了最大时的反弹,固然极为强大……但是这是你最强大的时候,也是你最弱小的时候。

        乾天一气清罡随着拳势倾斜而出,将天罗伞压得溃败,这时洪四海身上还未消散的寒冰,却突然化为一针,向他心口扎下去。

        残余的乾天一气清罡化为一片薄薄的青霞,居然还有余力将冰魄寒光针挡在心口外。

        虽然就剩下薄薄的一层,比最好的青纱都要薄,可冰魄寒光针就是差那么一点力量,迟迟难以突破那层青霞。

        洪四海这时候才露出了一个极为自信冷笑,仿佛将一切都握在了手中。、

        掌握在拳下……

        天罗伞灵光即将溃散,而冰魄寒光针看似只差一点,实则已经完全没有余力了。洪四海正要一股做气,将钱晨以乾天一气清罡震成血雾,一枚玉环突然自从他脑后落下,轻松套走了他脑后的金轮,此时洪四海真气没有神兵的加持,才骤然溃败。

        缚魂索,七煞幡都骤然收缩……滚滚黑潮之中黑蛇扭动,朝着洪四海的肉身磨去。

        洪四海怒吼一声,倾尽全部真气,挡住了那滚滚的煞潮压力,撑住了那条绳索,防住了那一枚冰针。

        只要撑到罡气撤回,洪四海就仍有胜算。

        这时候,钱晨的致命杀招才骤然爆。

        他手中的乌金剑光骤然散去,却是灵光镜制造的幻像。

        而龙雀环内却突然射出一道乌金剑光,在洪四海手段尽出的情况下,在距离他后脑不过数尺的距离下,瞬息间就穿过了他的眉心,不带走一丝鲜血。

        这一刻,这位武林霸主,想要拳倾天下的野心家。也是钱晨这次任务所见,最果断,最冷血,最残忍,最坚定,也是最聪明的十二元辰的龙,终于跪倒在地。

        他强大的肉身让他在此刻……居然还留有一口气。

        钱晨从天上落下,天罗伞已经收不紧了,散散乱乱,破破烂烂的背在身后。

        …………

        空明神僧,顽石道长,以及康千灯等人,先前已经被洪四海的强横,压制的都不太喘得过气来,空明神僧甚至抱着他们这一批大宗师为正道殉难,其他年轻人留作希望的种子,暂时屈服,以待后来的决心。

        待到钱晨手段尽出,有一种眼花缭乱,底牌无穷的感觉,他们才又升起一点希望。

        然后这点希望到了钱晨困住洪四海的时候,几乎欢呼了起来。

        但他们又看见钱晨没有一丝轻松,更加如临大敌的样子,便不敢上去打扰。、

        随后洪四海破冰而出,那冲天一拳,确实让他们脑袋都一片空白……只有‘武道至境’这么一个念头,深深扎根。直到钱晨算计更进一步,于瞬息之间翻盘,杀了洪四海……

        都没有回过神来。

        至今依旧有一种虚幻不定,仿如梦中的感觉。

        …………

        洪四海头贴着胸低垂,一线血丝从眉心缓缓滑落,他的武道确实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前无古人的一种境界,一部分意志魂魄被他练入了罡气中。这时候居然还能说话,他嘴角微动,传出细如蚊呐的声音:

        “我是龙,也是洪四海……杀了自己结义兄长,至交好友和最信任的属下的人。”

        “可问题是……”洪四海最后一息,蔓延许久道:“你是谁?”

        “如果我是洛胜衣,这个复仇的故事,便能迎来一个完美的结局吧!

        可惜我不是……”钱晨心中默然叹息道。

        但不妨碍自己给这个故事,花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不是吗?

        于是钱晨开口道:“我叫洛胜衣,是前代魔教教主的儿子!”

        “原来如此……”洪四海弥留之际自言自语道,他显露了一个平静而喜悦的眼神:“原来……如此……“

        “你就是那个孩子……”

        这喜悦或许是对熟悉的一切的留恋,对结局的释然。

        他头垂的更深了!再没有一丝气息……

        ……

        江湖传言中,在武林群雄、各大门派宗师大宗师的见证下,魔教教主之子洛胜衣完成了他的复仇,微微一笑,飘然而去,从此隐匿江湖……只留下这么一段故事。

        这段故事,也成了武林中经久不衰的传说……十二元辰,龙,魔教,四海堂……数十年后,都具已痕迹销毁,唯有声名不朽,被一代又一代江湖人传唱。

        钱晨送给了康千灯一部魔教秘藏的剑法,还给武当少林被魔教缴获,失传的武学。

        最后拜托顽石道长,空明禅师照顾那些四海堂普通弟子,不要被洪四海牵累之后……选择了回归轮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