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宿主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节 飞鹰城的抵抗

第四百三十节 飞鹰城的抵抗

        寒冷的冬天并不耽误进军。按照天狂的命令,第一和第五两个军团分别留下两个战团维持獠牙城治安,大批狮族战俘交由后方处理,随着新的辎重部队抵达,两大军团开始朝着领地南面进发,目标碎金城。

        ……

        鹰族领地,首都飞鹰城。

        鹰崇山站在王宫内墙顶部的过道上,看着脚下来回忙碌的士兵和平民,内心充满了凄苦。

        儿子的死讯已经传回。这消息使鹰族所有的王室成员都感到震惊。只是各人反应不同。有人对此感到窃喜,认为自己的王位继承顺位又往前近了一步。有人对鹰族未来感到绝望,这意味着与龙族之间根本没有何谈的可能。

        还有的人已经在暗自准备,私下密谋与龙族方面接触,想要谋求符合他们利益的结果。

        鹰崇山对火炮并不陌生。年轻的时候他曾在锁龙关服役,后来担任关隘副统帅的鹰镇全也是王室成员。可是龙族人的火炮与记忆中的火炮区别太大了,那根本不是发射金属实心炮弹的热兵器,而是足以毁天灭地的可怕存在。

        飞鹰城经过历代鹰王苦心经营,城高墙厚,各种防御设施一应俱全。再加上城市本身依山而建,正北方向的防御面很窄。正常情况下,只要有两千名弓箭手就足以填充正面防线,加上东、西两侧及沿着外城由下至上不同高度的塔楼,无论抛射的羽箭还是重型弩炮,都能给任何觊觎飞鹰城的外来者造成严重伤亡。

        龙族人的进攻方式超乎鹰崇山想象。他们沿着城墙外围布置了十个炮兵阵地。以大口径火炮为核心,主要攻击目标为高大的外墙。那是以一门主炮加上三门小炮的设置法。为了防御从高处抛射的重型弩和羽箭,他们还在阵地前方埋设了多达数百面重盾。其实这样做在鹰崇山看来毫无意义,因为弓弩射程达不到那么远,就算是性能最优秀的弩炮发射箭矢,落点距离重盾防线至少还有五十米。

        龙族人对这座戒备森严的城市志在必得。他们按照北方蛮族古老的规矩,派出使者劝降。这样做只是走走过场,无论龙族还是鹰族,双方首领都很清楚,对手绝不会投降。

        那位年轻的摄政王来了。他的出现使城外所有龙族军队士气大振。当他下达炮击指令的时候,整个战场上电闪雷鸣,地动山摇。脱膛而出的炮弹划破空气,发出致命的尖啸,将高大的城墙炸成碎屑。

        猛烈的炮击持续了近一个小时,飞鹰城北面的城墙被全部摧毁。无论岩石还是砖块都在爆炸中粉碎,有时炮弹摧毁了整段城墙,有时候是城墙的一部分。坍塌引发了剧烈震动,就连大地也在摇晃。除了眼睁睁看着驻守在城墙上的鹰族士兵当场被炮弹炸死,或者连通塌陷的墙壁坠落,被压成面目全非的血肉残骸,鹰崇山什么也不能做,什么都做不了。

        龙族继承了牛族在锻造方面精湛技艺,他们的工匠对重型弩炮具体射程非常熟悉。随着飞鹰城外墙防御段尽毁,炮阵也在龙族步兵的护卫下稳步向前推进,射击目标也开始延伸,从集群式炮击变成对塔楼和据点的直射。

        护城河已被无数碎石填平,除了地面崎岖难走一些,火炮难以通行,对龙族步兵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障碍。

        入夜,龙族人停止了炮击。

        鹰崇山很清楚,这绝对不是那位年轻的摄政王心慈手软,而是龙族军队同样也要面对光线带来的各种困难。他们的火炮威力虽大,却必须从遥远的磐石城运来炮弹。从海上船运载货量虽大,中间却有着金翎城到飞鹰城这段必不可少的陆上运输距离。

        尽管内心充满了震惊和恐惧,鹰崇山和统领们仍然拼死抵抗。鹰族人放弃了外围防线,将兵力收缩至内城,沿着破碎坍塌的塔楼重建防御。他们设法修建了一道栅栏,以木料为主材,其中填充装满泥土的藤筐或布袋。这是以太多人命为代价换来的经验————据从前线退回来士兵报告,松软的泥土能比岩石更有效的抵挡炮击。虽然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爆炸动能吸收”,却知道被炸开的泥土比飞溅的岩石碎屑安全。前者顶多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后者却对守卫者造成伤害,防不胜防。

        夜间,龙族人仍在炮击。但炮击频率明显比白天降低了很多。零星的炮击持续了一阵夜,有两发炮弹甚至落到了王宫前的广场上。

        鹰族人想尽办法修补千疮百孔的防线。在鹰崇山的命令下,人们动用了能够找到的所有材料,石块、泥土、灌木,甚至是战死者的遗体……疯狂工作整整一个晚上的效率非常高,至天明,一道看上去破破烂烂,实际上却很结实的杂物混合栅墙出现了。

        太阳出来了,远处再次传来令人惊恐的密集炮声。

        残酷的现实粉碎了幻想,鹰崇山绝望的看到栅墙在爆炸中化为乌有。前沿阵地上全是血泥,仿佛被成吨的鲜血浸透,稍微用力踩上去,脚下就会渗出暗红色的液体。

        龙族步兵仍然没有进攻。他们似乎是把所有战斗都交给炮兵,用炮弹解决所有问题。

        这种呈一边倒的战斗持续了四天。

        鹰崇山连续派出九批信使,通过西面的山道离开飞鹰城,向狮族求援。

        他很清楚,这是自己最后的指望。如果狮族大军从西面发动进攻,就能有效缓解飞鹰城正面的压力。龙族人的大炮弱点非常明显,只要越过射界,炮击就无法对进攻者造成伤害。到时候战局就会演变成步兵对步兵。

        每五千人为一个批次,鹰崇山接连派出六支突击队,向龙族人的炮兵阵地发起冲击。并非他不愿意派出更多,而是飞鹰城特殊的地形导致无法一次性出入太多的人。五千已经是短时动员且冲击的最大规模。

        他们是鹰族军队的精锐,是整个北方最优秀的弓箭手。单兵甲胄分量很重,连头盔带护甲约为五十公斤,加上以弓箭为主的兵器,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穿过飞鹰城外墙,否则就会白白消耗在进攻路上。

        鹰崇山最终还是失望了————龙族人早已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来自金翎城的战斗经验。他们将小口径火炮放平,辅以绵密排列的步兵防线,不等狂奔中的鹰族弓箭手靠近,霰弹和排枪就开始收割人头。等到战场上枪声平息,硝烟散尽,遍地都是惨死的鹰族人。

        狮族人的援军迟迟未到。

        前天,龙族人开始派遣步兵攻城。

        随着远处列于炮兵阵地后方的木制塔楼上升起一面红旗,战场上传来刺耳的鸣号声。多达两万名龙族步兵发出山呼海啸,越过已被填平的护城河,朝着破破烂烂的内城墙如潮水般涌来。

        他们每五人为一组,相互掩护,递次进攻。重盾手双手持盾负责抵御弓箭,其他人分列在不同位置开枪射击。不甘心失败的鹰族人毫不示弱,他们带着被压制多时的怒火和冲天戾气拼死反击,箭矢如暴雨般射向身着重甲的龙族步兵。

        鹰族人不是软蛋,“大陆最强弓箭手之族”并非空有虚名。龙族步枪虽然先进,可在近距离作战的时候仍不及弓箭那么迅速,何况飞鹰城是首都,鹰崇山知道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他早早打开仓库,用最好的食物犒赏军队,同时派出所有侍从充当督战队。由于守卫不利,东部防线有两个据点被龙族人攻占,逃回内城的所有鹰族军官被当场斩杀。鲜血淋漓的人头震慑了所有逃兵,他们抛弃了最后一丝幻想,在年迈鹰王声嘶力竭的命令下,重新发起了决死反击。

        双方都打得极其惨烈。内城虽遭到炮击,很多地段坍塌,出现了大面积豁口,但因为提前做好了准备,鹰族人在夜间修补过程中加设了铁钉和各种路障。龙族步兵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重型弩炮、投石机、弓箭……鹰族人把所有办法用尽,终于遏制了对手攻势。

        天色再次变得昏暗下来。

        鹰崇山命令清点人数,仅一个白天,战死的鹰族弓箭手就多达三万余人。相比之下,作战失利退去的龙族人留下了四千多具尸体。

        “打开仓库,让我们的战士好好享受!”

        鹰崇山很想得开,与其让龙族人攻破防线,不如趁着现在还有机会,尽一切可能提升己方士气。照今天的战斗节奏看来,这场仗还有得打,还没到真正认输的时候。

        从来只为王室服务的厨师被派到前线,他们拿出最好的面粉,掺上蜂蜜和糖浆,加上足量的油,制成令人垂涎的糖饼。这是过年时候才能吃到的好东西,尤其是蜂蜜,因为产量稀少,很多平民终其一生也无法尝到其滋味。

        战争时期从来不缺肉,某种程度上几乎可以代替面粉和大米成为野蛮人的主食。

        唯一的缺憾就是酒不太多,分到每一位士兵的头上只有一小杯,而且还得掺上三倍以上的水。

        整个晚上鹰崇山都没有休息。他马不停蹄四处巡视,跑遍了防线上的每一个据点。随行人员携带着大量财物,鹰王亲手分发给每一位有功的战士,并激励大家的士气。

        平心而论,鹰崇山的确做到了极致,令人无可挑剔。如果交战双方站在同等的科技线上,鹰族有很大的几率反败而胜。

        天,又一次亮了。

        爆炸声打破了从夜晚延续而来的宁静。龙族人的炮火比昨天更猛烈了,他们的所有炮兵阵位全部向前移动,将整座城市纳入射程。偶尔有几发炮弹落入城内,甚至还有更多的炮弹射中位于城南的后山。看到这种情况,鹰崇山不禁脸色发白,他知道这是龙族人在示威,用这种无言的行为告诉自己————只要愿意,那位年轻的摄政王可以下令用火炮摧毁整座城市。可是他没有这样做,显然是在顾忌城内平民的伤亡。

        长达两小时的炮击摧毁了整道防线。包括临时修建的栅墙,以及剩余的塔楼。鹰崇山亲眼看到自己的侍从在数十米外被炮弹直接命中,整个人当场炸飞。

        龙族步兵再次出动。规模与上次一样,目测还是三万人左右。鹰族弓箭手无法射穿走在最前面步兵手持的重盾,却因此暴露了位置,招来一阵密集的弹雨,当场被打成筛子。

        与昨天的进攻不同,龙族人动用了轻型火炮,伴随步兵一起前行。这些安装在木制车架上的武器威力很大,遇到步兵难以解决的障碍就一炮轰过去。炮击过后,龙族步兵一拥而上,他们会扔出一种奇怪的,鹰崇山从未见过的小型锤状物体。那东西能扔出几十米,甚至上百米远,集中爆炸造成的伤害甚至超过了小口径火炮。

        龙族人攻入城区的时候,鹰崇山就知道大势已去。可他并不打算就此认输。鹰王有着自己的尊严,他下令禁军加入战斗,无论如何都要打到最后一刻。

        他心中仍有隐隐的期盼:狮王应该收到了自己的求救信,只要坚持下去,就能等到狮族大军来援。

        战争史上有过很多类似的例子。只要坚持下去,哪怕一小时,一分钟,都有可能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现某种意外,改变整个战局。

        弓箭在巷战中的作用还不到平时的一半。可即便是这样,龙族人仍不打算给对手机会。他们的步兵小队配合默契,两组士兵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二十米。一旦前面遭遇敌人,后面的步兵立刻提供掩护。大量使用的手榴弹引发了连锁式反应,鹰族守卫者被折腾得肝胆欲裂。因物质犒赏产生的高涨士气急剧衰落,很多人见势不妙转身就逃,战局处于崩溃边缘。

        现在,他们终于打到了王宫。

        鹰崇山所在的位置很高,可以看到宫墙外正在集结并做着各种准备工作的龙族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