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猎赝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四章、有情人终成眷属!(全书完!)

第两百九十四章、有情人终成眷属!(全书完!)

        施道谙正开车赶往公司的时候,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刚刚把耳机塞进耳朵里,就听到江来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我要结婚了。”

        嘎!

        轮胎打转,朝着道路中间的绿化带冲撞过去。

        施道谙大惊失色,立即猛打方向盘,把车头重新扳回轨道,出声说道:“江来,你刚才说什么?”

        “你没事吧?”江来明显听到施道谙这边的动静有点儿大,出声问道。

        “没事儿......有人超车。”施道谙出声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怕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要结婚了。”江来再次说道。

        “结婚?和谁?哦,林初一.......”施道谙还处于一脸「惊恐」的状态,问道:“她答应你的求婚了?”

        “是的。”江来高兴的说道:“昨天晚上,我把我妈送给我的那块玉佩系在她手上了.......”

        那块玉佩是江来妈妈在医院病床上取下来系到江来手上的,最普通的玉石,不值几个钱,江来却视若珍宝,一直把它戴在手腕上面。现在他又把那块对他而言意义深重的玉佩系在了一个女孩子的手腕上面,象征着某种感情的传承。

        林初一是世间一等一聪明的女孩子,愿意接受这个玉佩,也代表着她终于卸下心结,接受了江来的求婚。

        “恭喜啊。”施道谙笑着说道。

        有喜悦,又有一些酸涩。喜悦的是,有情人终成眷属。酸涩的是,一手养大的孩子就这么成了别人家的「小媳妇」.......完全是老父亲嫁女儿的心态。

        “你不开心?”江来嗅觉敏锐,出声问道。

        “没有啊?怎么会呢?”施道谙赶紧提起精神,说道:“这是天大的好事儿,你求了那么多次婚,林初一终于答应了......我在为你高兴,都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来参加我的婚礼。”江来说出这次电话的主要目的。

        “婚礼?”施道谙就更加震惊了,昨天晚上才求婚成功,怎么就扯到婚礼上去了呢?“江来,你要举办婚礼了?在哪里办?什么时候办?你回来咱们俩好好商议一下。结婚是大事儿,得办得风风光光的........还有女方那边是什么意见?他们有什么需求的?咱们是不是要和初一的家人见个面吃个饭?”

        “在敦煌。”江来不耐烦的打断施道谙的唠叨,说道:“明天。”

        “明天......”施道谙顾不上开车了,把车子开到了路边的一处停车场,急声说道:“江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明天就结婚?时间上是不是来不及了?我们什么都还没有准备呢......还有,你婚礼是办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在敦煌那边是不是不太方便?我们要准备酒席,还要发请柬.......来不及啊......”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直接来参加婚礼就行了。”江来出声说道:“明天上午十点。”

        说完,电话里面就传来了忙音。

        “喂......喂.......江来.......”

        施道谙看着断掉的手机,一脸的慌张和不知所措。

        「儿子」要结婚了,他这个「老父亲」.......什么都不知道啊?

        轰隆-----

        摩托车在江边飞驰,就像是一头奔跑的红色野豹。

        嘎!

        摩托车在江滩入口处停了下来,车上的骑手摘下头上的红色头盔,露出宫锦那张高傲冷艳的俏脸。她骑跨在摩托车上面,斜暼着站在面前的施道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毕竟是我表白过的女人,总要做到知已知彼,这样才会有一线机会。”施道谙笑着说道。

        宫锦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并不觉得他这句玩笑话有多么的好笑,冷言冷语的说道:“你找我是因为江来结婚的事情?”

        “他给你打过电话了吧?”

        “邀请我明天十点去参加他的婚礼。”宫锦想了想,实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在敦煌。”

        “是的,太突然了......”施道谙一脸苦笑,说道:“碧海到敦煌每天只有一趟航班,在每天的早上六点,我已经买好了去敦煌的机票.....替你和云师伯他们也买了,我怕晚了就被别人抢光了......”

        宫锦并不在意施道谙为何知道自己的身份资料,毕竟,他们有着多年的合作经历。

        “我知道了。”宫锦说道。

        “明天早上四点,我去接上你,然后再顺路接上云师伯他们夫妻俩,他们说好多年没有回去了,趁着这次机会正好回去看看.......咱们一起去机场。”施道谙出声说道:“看来今天晚上不用睡了。”

        “好。”宫锦重新戴上头盔,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便再次发动摩托车朝着江岸芦丛之间冲了过去。

        施道谙轻轻叹息,身边怎么全是这种古怪的家伙呢?

        他觉得自己好疲惫!

        -----

        莫高窟。九层楼。

        云成之看着眼前依山而建,高耸飞檐的九层楼塔,眼眶红润,无限缅怀的说道:“多少年了......都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看到它了。魂牵梦绕啊......以前我和江来他爸,还有老宫,老李......我们没事就跑到这九层楼门口坐着侃大山喝酒,江来他爸不喝酒,就喜欢偷我们的花生米吃.......那个时候,能有个花生米下酒就已经是了不起的享受了......”

        云成之指着不远处那一排高丛入云的大树,说道:“看到那一排树没有,那个时候才一人多高.......现在都要高出九层楼塔了......行舟不在了,老宫也不在了,老李搬家到了北京.......真是想念这些老伙计啊......”

        “师伯,今天是江来大喜的日子,你想开些,高兴些。”施道谙在旁边出声劝慰。

        “是的,道谙说的对......今天是江来大喜的日子,要是被江来知道你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保不准会说出什么话来。”赵沫担心云成之情绪过于激动,身体负担不住。他长年定居碧海,现在回到敦煌都有些不太适应。

        果然,江来之名有「止老人啼哭」的功效。

        想到江来有可能给予自己的言语攻击,云成之赶紧抹了一把眼眶,说道:“谁哭哭啼啼的了?我就是......戈壁风沙太大,迷了眼睛。”

        “你就是哭哭啼啼。”宫锦说道。

        “......”

        “你自己哭就好了,提我爸干什么?”宫锦没好气的说道。云成之嘴里的「老宫」就是宫锦的父亲,他在这个时候提起自己的父亲,让宫锦的心里也异常的难受.......想哭。

        “......”

        云成之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

        宋朗和池雪也来了,他们是被林初一打电话邀请过来的。同时赶来的还有他们一起长大的那群玩伴好友,正聚集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这次「诡异」的婚礼。

        “林初一也忒小气了吧?从小就是咱们这群人里面的小富婆......大喜的日子,没摆酒席,连张凳子都不给坐,就让咱们站在这莫高窟前吃黄土?”

        “就是,我昨天下午才接到电话,说是今天早上十点结婚,我还以为她是在跟咱们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他们怎么.......这也太疯狂了吧?”

        “我一晚上没睡,又累又饿......池雪,你包里有没有吃的?随便什么都成......”

        池雪脸带笑意,柔声说道:“有巧克力......”

        “快给我一块。”

        “也给我一块。”

        池雪摇头,说道:“被宋朗吃完了。”

        “.......”

        “宋朗,你这家伙太没良心了吧?小时候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连一块巧克力都不给我们留?”

        “就是。来的时候你们俩就坐在一起,你还把头靠在池雪肩膀上睡觉......”

        “宋朗,你和池雪的好事儿也快了吧?”

        宋朗眼神溺爱的看着池雪,说道:“我们想宝宝满月的时候一起办.......”

        众人皆惊。

        “什么?你们俩都有孩子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们怎么一点儿都没听到过消息......”

        “宋朗,你这个禽兽......池雪可是我心中的女神你知不知道......”

        宋朗握住池雪的手,满脸幸福的说道:“我妈说女人怀孕的时候,三个月前最好不要告诉别人......这才刚刚过了三个月的警戒线,我才敢说出来。你们到时候可得给两份红包。”

        “那不成。你想收我们的两次红包,那就得摆两次酒.......”

        “就是,别想省事儿又省钱......”

        “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女神嫁给你的......”

        -------

        在大家焦急的等待中,林秋出现在了莫高窟大门下面的石阶上面。

        “林秋,新人准备好了没有?”

        “就是,我们都等不及了......赶紧让你姐和你姐夫出来......”

        “一会儿宴席摆在哪家酒店?我好饿啊......”

        -----

        林秋笑呵呵的看着大家,高声说道:“大家不要着急,新人马上出场。”

        林秋抬腕看了看手表,说道:“还有最后的三分钟时间......要不我先给大家唱首歌吧?或者讲讲我构思很久的新故事?就当给新人热个场。”

        “下去。”

        “谁要听歌啊......”

        “我们要见新郎新娘......”

        -----

        十点钟,江来和林初一准时出现。

        不过,他们是从九层楼的洞窟里面出来的,而且,俩人身上都穿着研修院特制的那种蓝色修复服。

        「这是什么状况?」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向这一对新人。

        不是说今天结婚吗?不是说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吗?

        喜服呢?喜酒呢?

        开心的锣鼓为何还没有敲打起来?

        江来看了一眼林初一,示意让她说话。

        林初一拒绝,示意还是由江来说话。

        “你就不怕我把客人都气跑了?”江来出声说道。

        “不怕。”林初一甜美的笑着,说道:“他们还饿着肚子呢......不会跑的。”

        江来点了点头,走到二层楼的栏杆前面,大声宣布:“我们结婚了。”

        冷场!

        所有人都仰起脖子看着江来,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鼓掌。

        江来有点儿尴尬,挠了挠脑袋,看向站在人群前面的施道谙,说道:“施道谙,你带头鼓个掌......”

        施道谙「热泪盈眶」,这种事情......还要强制吗?

        施道谙正想「带头」,却听到旁边响起「啪啪啪」的掌声。

        云成之双手用力鼓掌,扯着嗓子喊道:“好........太好了......”

        施道谙暗叫失算,竟然被这老家伙抢先了。

        「马屁精!」

        施道谙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云成之,也跟着鼓掌,大声喊道:“恭喜新人......恭喜江来林初一喜结连理......”

        其它客人这才反应过来,跟着热烈的鼓起掌来。

        等到掌声信息,江来这才接着说道:“来的都是我们最在意的人,不在意我们的人......都没来。”

        “.......”

        “我和初一商量过,我们结婚不办婚礼,不办酒席、不去蜜月旅行......我们和文艺研修院的樊院长商量过,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和初一将会联手修复199号洞窟......199号洞窟也将由我和林初一一起为它命名......”

        “你们为它取什么名字?”有人出声喊道。

        “199号洞窟。”江来出声说道。

        “......”

        “人生很短,但是爱情很长。愿世间有情人终成眷属,愿每一个人都有所成就,愿文字呈现自己真正的力量,愿艺术不朽。”

        江来握住林初一的手,说道:“食堂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自助餐,有酒有肉.......我已经埋单,大家可以尽情享用。”

        说完,俩人携手转身走进了199号洞窟。

        人生很短,但是,爱情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