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是我吓的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是我吓的

        一辆大众CC行驶在没有路灯的石子小路上,颠簸摇晃,速度放缓。

        开车的是个看起来比较清瘦的年轻男人,坐在副驾驶的同伴是个左耳戴着耳钉,法令纹颇深的男子,年纪和开车的清瘦男子看起来差不多。

        耳钉男子正半转着身子,跟坐在后座上的两个女孩子滔滔不绝地说话:

        “……那个地方绝对是个适合历险的好去处,特别阴森,特别神秘,而且发生了很多事情,拍视频、弄直播,绝对有搞头的!”

        后座上染着栗色头发的漂亮女孩问道:“不是吧华哥,你说的那地方就在前面?这边虽然看起来挺偏,但离市区也没多远啊,那里是什么地方,老房子么?鬼屋?”

        “不是一般的鬼屋哦,那边是整栋的楼!”开车的清瘦男子压着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

        “那边有整栋楼?哪来的楼啊?黑漆漆的……”栗发女孩奇怪地问道。

        副驾驶的“华哥”笑道:“当然黑漆漆的啦,因为那边从来就没住过人啊!”

        “没住人的楼?”栗发女孩惊疑道。

        “是哦,从来没人住过!”开车的削瘦男人表情神秘地点头道。

        坐在后座的另一个短发微卷、衣着一样时髦、但体型比较丰腴的年轻女孩,低头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导航地图APP,问道:“是那个叫什么金的烂尾楼么?”

        “不错,就是那里。”“华哥”也没隐瞒,直接说道。

        “烂尾楼能有什么好玩的故事啊……”栗发女孩表情有些失望地说道,“亏我以为你能带我们去什么有意思的鬼屋、老宅之类的地方探险,带了一堆的拍摄设备。”

        “哎!那可不是一般的烂尾楼,我告诉你们,那个烂尾楼……可发生过好多事情。”“华哥”压低声音,故意用更多的气音讲述道:“那边在建起来之前,是个乱葬岗,经常就有人夜里听到怪声音,看到怪影。开发商把那块地拿下,开始建楼后,又经常有建筑工人出事,要么是脚架出问题,摔下来受伤,要么就是砂土车出事,撞到人,总之各种问题。但最关键的,让施工彻底停止,让这里变成烂尾楼的,还是因为那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个女孩子在那楼中被杀……”

        栗发女孩听得眼中露出了惊恐和兴奋、好奇、期待交加的情绪,手也下意识地捂住了嘴。

        “华哥”继续说道:“虽然那个案子很快就破了,但那工地却出了问题,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工人反应看到了一个红衣女子,还听到了哭声、喊声、叫声,很多工人受影响,根本没法正常工作,于是工地不得已停了下来。”

        他说到这里,后座的卷发妹纸却是低头看着手机,皱眉道:“不对啊,我在网上搜了,这边并没有发生凶杀案,那里之前也不是乱葬岗,开发商好像是因为资金问题和其他一些违规的情况停下来的……”

        “华哥”立刻说道:“网上肯定找不到的!让你们知道那边以前是乱葬岗、知道有那么多怪事、知道有凶杀案,那房子弄起来,楼盖起来,还怎么卖,怎么招商?肯定都要封锁消息的,你不要以为网上什么都能搜到,只要给钱,那些消息都是能藏起来的!”

        “那你们又是从哪知道的?”卷发妹纸一脸怀疑地问道。

        “华哥”微愣,然后马上指了下开车的消瘦男子:“那家开发商就和‘齐少’家里有合作关系,所以他知道这些内幕。”

        “齐少”也立刻说道:“是啊是啊,和之前你们去的那家酒吧一样,这楼也是我哥和朋友一起开发的。唉,这些隐秘你们也就只能从我这听到,网络上、媒体上,是听不到这些的,都封锁的!”

        “那边……那边真的会有那种东西出现吗?那你们有没有带点什么工具?符啊……十字架啊什么的……”栗发女孩小声说道。

        “放心吧,有我们在,没事的。现在时间还早,阴气没到最盛的时候,那里得过了午夜十二点才会有危险,咱们在十二点前离开就行了,万无一失的。等会咱们‘探完险’,一起去我哥的酒吧喝点东西,酒是至阳的,中和一下,去去阴气。”“齐少”说道。

        卷发妹纸暗暗摇头,从旁边的包里拿出相机检查,说道:“只要能拍出好视频就行了。”

        她和栗发女孩一起做了一个工作室,专门拍各种“探险”类的长视频、短视频和直播,当然,绝大多数的视频都是事先布置和安排好的环境,并没有什么真正的灵异事件,主要是拍个氛围,后期加上滤镜、音效,再靠出镜的栗发女孩发挥下演技。

        她听着“齐少”、“华哥”的话就觉得不靠谱,只希望这俩人找的地方能让她拍出氛围,至于背景故事,肯定不能按他们俩编的来,估计还得她自己想。

        至于这俩会不会带他们到没人的地方干坏事,以她的观察来看,这俩货还没那胆量,如果他们真敢的话,她不介意秒开直播,演示一下身上带的防狼喷雾和电击器。

        不过看到栗发女孩那瞪大眼睛认真听“华哥”说话的样子,倒好像真的被唬住了,卷发妹纸心下无奈,只能自我安慰,这对于她在镜头前的表现有帮助,权当提前“入戏”了。

        很快,车就开到了那废弃工地旁边,虽然这边离市区其实不远,但因为附近都是待开发的区域,又没有大片的居民区,没有灯光,黑乎乎一片,孤零零一栋未完工的高楼杵在这,倒是真有点阴森诡异的氛围了。

        卷发妹纸从车上下来后,颇为满意地看着周围的环境点了点头,有荒凉和破败的味道,找好角度,用好光,应该可以拍出一段不错的视频素材,甚至以后可以考虑来布个景做场直播。

        “齐少”和“华哥”下车后,就很热情地跟栗发女孩介绍这边的恐怖故事,说得女孩都有点想再重新跑回车上了。

        很显然,他们俩主要追求和讨好的,都是长相更漂亮可爱的栗发女孩,卷发妹纸只是被“顺带”着。

        这片工地的外围围墙护栏早已经千疮百孔,被拆得差不多了,俩男生拿着手电筒在前面带路,后面栗发女孩和卷发妹纸带着自己的装备跟上。

        “哈啾!~”

        但还没走近建筑,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喷嚏声。

        四个人都吓了一跳,都是下意识地看向声音来处,两道手电光也是跟着扫了过去。

        手电光移到一半,却赫然照见一个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穿着公主裙、黑色皮鞋、皮肤苍白的漂亮小女孩,手上拿着把刀,大大的眼睛无神地看着他们。

        栗发女孩立时惊叫出声,“齐少”和“华哥”也被吓得手电一抖。

        但就这一瞬,那小女孩就消失了!

        直接从他们眼前,“光明正大”地消失了!?

        刚刚公主裙小女孩距离他们不过五六米的距离,他们甚至都能看清小女孩头饰上的图案,然后就这么眼睁睁地不见了?

        他们的手电虽然抖了一下,但光线其实并没有太大移动,小女孩所在的区域一直处在照明范围内。

        难道是幻觉?

        还是其他的什么?

        一股凉气在四人心中浮起,栗发女孩一边惊叫,一边紧紧抱住旁边的卷发妹纸,“华哥”则下意识地问旁边的“齐少”:“你看到了吗……”

        但他并没有得到回应,“齐少”在反应过来后,直接就返身往车上跑。

        剩下的三人反应过来后,也赶紧跟上。

        只是苦了那卷发妹纸,没有人给她照路,她又带着一包的拍摄器材,还有个紧紧揽着她胳膊瑟瑟发抖的栗发女孩,当真是跌跌撞撞,寸步难移。

        看到那俩男人都已经上了车,并且把车门关上,她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生怕那俩家伙被吓破了胆,直接就开车跑掉,把她们俩给撇在这了。

        好在,一直到她和栗发女孩上了后座,车都没有开走。

        但进车后,她才发现,他们没开走的原因,是车没法启动了。

        而且不仅车没法启动,车上的设备,不论是大灯、车内仪表盘,也都无法点亮,他们带着的手电筒、手机,乃至相机,其他电子设备,也都进入了“瘫痪状态”。

        这一瞬,若不是依然可以看到远处城市的灯火,卷发妹纸甚至忍不住怀疑他们是不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的手和腿都抖得厉害,而且根本控制不住。

        虽然她经常做这种诡异氛围的视频,打点灵异擦边球,但实际上她自己内心对这些东西根本不信,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和无神论者。

        在来到这工地之前,她也从“齐少”、“华哥”的话,以及自己在网上查的信息,判断所谓的烂尾楼灵异事件、都市传说,都是他们忽悠的内容。

        但刚刚那一瞬间,那个突然出现又消失的小女孩,从心理上给她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是不是错的,“齐少”和“华哥”是不是并没有在忽悠她?他们说的故事真的发生过?

        不过紧接着她就听到了“齐少”把头埋在方向盘上,带着哭腔的喃喃自语声:“我们真不是故意的,那些故事都是我们瞎编的……我们真不知道您老人家在这,我们马上走,再也不来了,保证再也不过来了,明天我们就给您烧纸钱,行行好,放我们走吧……”

        之前在车上“齐少”和“华哥”讲的那些个灵异故事,甚至关于工地的各种事故、凶杀案什么的,自然都是编的。“齐少”也根本和这工地的开发商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刚好找到了这么个离市区不远,没什么人,又乌漆嘛黑的地方。

        他们是在朋友聚会遇到栗发女孩和卷发妹纸的,几次邀约她们一起出去玩被拒,后来知道她们是做视频+直播的,而且很多题材都擦灵异的边,就编了这么个故事,说可以带她们去拍很好的素材。

        哪知道路上拍着脑门编的瞎话,居然也能应验?

        副驾驶的“华哥”却是有些烦了,使劲推了“齐少”一把:“你走开,我看看,我来开!”

        但两人都不愿意下车,于是只能直接在车里换位置,紧张之下在前排扭成了一团,折腾了好一会才算是换好位置。

        不过还真别说,“华哥”到了驾驶位后,没鼓弄一会,就把车成功发动了。

        他深吸了口气,稳定住心神,开始控制着车调头,而且似乎是担心车大灯照到工地里面会惹怒刚刚那个“小女孩”,在车头对着工地的时候,他就手动把车灯关上,小心地摸黑把车头调过来,车头对着路的时候,才重新把灯打开。

        一路上,车内四人没有人说话。

        “华哥”把车开到了一家酒吧的停车场,然后四人依然不发一言地走进酒吧。

        这时间正是酒吧人最多的时候,驻场女歌手正在台上唱一首摇滚风格的老歌,气氛很欢快,但四人却有种隔离于周围环境的感觉,仿佛身处炎夏却心在严冬,只是默默地走到一个空的卡座坐下。两个之前别有用心的男生,这时候也没有了讨好栗发美女的心思,都是有些魂不守舍,“齐少”甚至不停地搓着自己的手,以此来掩盖手的略微颤抖。

        “小齐哥、阿华!你们俩跑哪去了,东哥找你们呢!哎?这俩位小姐姐怎么称呼?”穿着制式马甲的酒吧服务员走过来对几人招呼道。

        “麻烦……给我一杯柠檬水,算了……给我一杯热开水。”栗发女孩小声地说道。

        “我也来一杯。”卷发妹纸也说道。

        “这个……我们酒吧不提供热开水的,我给你们拿矿泉水过来吧……”服务员有些抱歉地说道。

        “华哥”却出声道:“给我也倒杯热开水。”

        “齐少”马上说道:“我也要。”

        ……

        此时,向坤和老夏也已经步行回到了家中。

        “他们好像被你吓到了。”进门后,夏离冰说道。

        “不是被我吓的吧,是被你的喷嚏和俱现的爱丽丝吓的!”向坤纠正道,“我只是让他们的车暂时开不了,以免他们受到剧烈惊吓的情况下开车翻沟里或者撞到人什么的,让他们冷静下再走。”

        刚刚在那荒弃工地感觉到有车过来的时候,向坤就提前跟老夏说了,而且控制了十几件带出来“超联物”在工地周围散布,提前做好可能面对情况的应对准备。

        不过在车快到的时候,向坤就通过车上人的交谈声,大概确定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以及其中两人的身份。

        是的,就是这么巧,这车上的两个男生是之前唐宝娜过生日时,和他在KTV走廊发生小冲突的两个年轻人,而且这两人还和那个开酒吧的“东哥”秦东有关系,其中一人是秦东的表弟。

        向坤本来的想法,是等他们去“探险”后,就和老夏悄咪咪地离开,他们也没干什么违法犯罪的行为,他也懒得去管。

        没想到的是他们在进入工地的时候,老夏却刚好打了个喷嚏。

        而在手电筒光亮扫过来的瞬间,老夏居然本能地俱现了“小老夏”挡在了光路的前面,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也亏得是爱丽丝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准备状态,老夏才能瞬间俱现成功。

        一闪而逝的“小老夏”自然是吸引了四个人的全部目光,让向坤和老夏从容从旁走开。

        但那四个人却是被吓得不轻。

        通过感官信息判断那四人的情绪变化太大,特别是开车的那个“小齐”,情绪非常激动,为了安全起见,向坤便先把车暂时瘫痪了,让他们平静平静再走。

        其实他和老夏最开始的时候就算光明正大走出来,和那四人打照面也没什么问题,他们在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不过他并没有把后续对车上四人来这里的目的和身份的判断告诉老夏,所以老夏在无法完全判断对方身份、意图的情况下,第一反应就是不要暴露,下意识地让“小老夏”出来打掩护了。

        门边,向坤刚打开客厅的灯,夏离冰却又反手关上。

        然后下一刻,通过走廊过道投射进来的灯光,向坤看到“小老夏”或者说爱丽丝,拿着手术刀站在客厅中间,歪着脑袋看着他们。

        一瞬之后,爱丽丝消失,夏离冰回头问道:“受到惊吓的后续情绪变化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