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在线阅读 - 四百零四章 赋灵五境

四百零四章 赋灵五境

        “……不错,那缕灯芯的确是我赋灵的手段,挡住你的打神鞭攻击,并不稀奇。等你到了我现在的程度,你自然会明白,所谓功法,在赋灵神通面前,不过是小把戏。对了,你既然是两颗火系种子的异类,我建议你主攻精纯焰火的赋灵,持之以恒,也许能修出莫大威力的神通……”

        “……不,不,绝不是说功法不重要,只是到了我现在的等级,修行的是赋灵妙术,当然也功法的一种。相比此界的神通,赋灵神通可以被称作仙术……”

        “…………当然,法宝同样重要,只是强大的赋灵手段,能和法宝对抗了,紫灵法宝,金灵法宝,在仙界都不算什么,天灵法宝,我也见过,也有高阶的赋灵仙术能够抑制,再网上,就是道器了,那种程度的法宝,我还真没见过,但肯定是有的……”

        “…………你的那三件法宝,目下来看,等级最高的是那把银刀,实际上,最不入我眼,因为他只是普通法宝,而你的打神鞭是类型法宝,能伤人神胎,至少在地仙以下境界时,极为有用。至于那柄雷霆属性的宝剑,则是真正的宝物,可怜如此好的材质,偏生只配了黑灵,简直就是骏马套麻绳,辱没了……”

        “……赋灵,你现在可以尝试练习,但练习的法宝,我却不能传与你,一人有一人的道,我的路你不一定合适,你还是自己钻研吧……”

        “……赋灵当然有境界,五全圣人以下的赋灵,基本就是样子货,连得形都做不到,只能算是勉强糊弄事儿。所谓赋灵赋灵,乃是赋死物于真灵,化死为活,总计有真形,通灵,幽微,千万化,虚实之门等阶段,虚实之门之上,我连听都没听过……”

        “……所谓真形,就如我适才赋灵灯芯,能完成的化出形象,操控由心。通灵,则是赋灵之物,能如施术者分身一般,自生灵性。所谓幽微,则是赋灵神书,掌握到高深阶段,能够领略更深处的妙用,至于妙用在何处,却不是我能知道了。”

        “再往上的千万化就厉害了,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变,皆属此等层级,以身化万物之形,端的神妙莫测。再往上就是虚实之门了,这一关若通,那真的就是点石成金,化一水为江河的神仙了……”

        白衣中年的介绍,为许易推开了一扇崭新大门,令他悠然神往。

        他求仙问道经年,初心始终不改,显然,西洲世界距离他抱明月而长终的梦想,已只有咫尺之距了。

        或许这就是最后一个世界了吧。

        “咦,人呢?”

        等他回过神时,白衣中年早没了踪影。

        ?“这人不简单啊,张方在他面前就是笑话,什么韩琦,徐凌鹤,谢宗逊,都非其敌。如果这等人物,在仙界也只是小喽啰,那个仙界恐怕就是真的仙界了。”

        荒魅忽然从许易怀里跳出,悠悠叹道。

        许易道,“焉知再上,还有没有其他世界。”

        荒魅摇摇头,道,“若那个仙界的神通,能打通虚实界限,自然便是真正的仙界,整个三千世界中,最顶尖的存在。证道长生,永存不朽的终极奥秘,或许就在其中了。”

        他远比许易还要期待,若进入那个世界,以这小子的折腾劲儿,不说位列仙班,得证玄黄,延个万载寿命,应该不难。

        “可惜这家伙走得太快,好多事儿没问出来,他说的赋灵之事,你吸了那么多种子修士的尸气,总该有些见解。”

        许易关注重心转移得很快。

        荒魅道,“他们哪里能和小喽啰比,那是五全圣贤,他说的赋灵,等级分明,我吸纳了那么多的记忆,却根本没有这样的知识点。所以,两种赋灵,根本不是一个境界。你问我,算是问道于盲。”

        许易点点头,伸手一招,那复燃的灯芯,也被他招来,他施展赋灵法门,灯芯也能凝聚各种形状,张牙舞爪,看着威力不俗。

        “完全比不上,简直两个概念,小喽啰的赋灵,按他的说法,才入真形之境,但看着就灵气氤氲,生动活泼,威力极大,你这个……”

        荒魅话音未落,诛仙剑跃起,剑芒轻扫,妖娆扭动的灯芯,便即覆灭。

        而就在先前,许易和荒魅可是亲眼见到,小喽啰捻动的灯芯轻而易举抗住了打神鞭的攻击,若不是许易定身术发挥奇效,即便银翼刀齐动,恐怕也奈何不得小喽啰的赋灵妙术。

        而许易弄出的赋灵,按小喽啰的评价,恐怕连糊弄事儿都算不上。

        “赋灵,赋灵,何以为灵?”

        许易陷入了沉思。

        荒魅也不打扰他,静静盘身躺在一边。

        许易枯立山巅,从日出到日落,日落到日出,宛若雕像一般,任凭风霜雨雪,雾霭虹霓加身,也自纹丝不动。

        转眼十三天过去了,许易没有复苏的迹象,荒魅坚持不住了,他尾巴才动,整个场域的气机波动,许易醒转过来。

        荒魅道,“如何,可有所得?”

        许易没接茬,取出一葫芦灵酒,仰头灌了进去,这才道,“略有所得,赋灵应该是赋予其真灵,以此遥接天机,如此才会出现玄妙变化。灵好赋予,天机难接,想要悟透,自成术法,难如登天。”

        荒魅眼睛一亮,“遥接天机,对旁人来说,极难,对你来说,易如反掌,你真是空拥宝山而不自知啊。”

        许易木讷地盯着荒魅,“说重点。”

        荒魅跃起身道,“你忘了你那三头六臂的法相。”

        许易悚然惊醒,一把抱起荒魅,使劲搓揉,搓得荒魅破口大骂,这才挥手将他扔了,闪入洞府去了。

        “过河拆桥,你他马……”

        荒魅怒声大骂,忽然,洞口飞出两粒天愿珠,荒魅摄入吞了,心满意足溜达出去了。

        许易在洞府内睡足两日,沐浴一番,转出洞来,催出灵官三生相,顿时,天上星辉洒落,遮蔽的天意,陡然放开,许易沉凝心神,大手一招,虚空中的火元素被抽取,顿时聚成一个火球,他一边操控着对火球赋灵,一边遥接天机,本来生涩的火球,顿时多了一分灵动。

        他正心中欢喜,噗的一声,火球崩碎。

        “果然没这么容易。”

        许易感叹说道,脸上却已堆满了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