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在线阅读 - 二百九十九章 黑手是谁

二百九十九章 黑手是谁

        而现如今,童放却盼着阴伯能回个消息,告知那边的活儿已经干完了,恐怖的魔头已经被解决。

        然而,他十三次给出消息,那边始终没有回应,巨大的压力,压得他完全喘不过气来。

        收了如意珠,童放如无头苍蝇一般在公房内乱转,口中念念有词道,“早知道,早知道,我就知道,许易不是好对付的,以前他还没入两忘峰时,谁又能跳出来把他收拾了,阴伯,庞家,我看也是徒有虚名,徒有虚名……”

        “别他马自己吓自己了!”

        杜飞一句断喝,“姓许的又不是三头六臂,庞家派出去的不只有白梦辉,还有云中四将,都是顶级强者,许易算什么,除非他是老天爷的亲儿子,我还就不信了。”

        咿呀一声,大门被推开了,便听一声道,“好了,你下去吧,我和他们聊聊。”

        “好的!”

        咿呀一声,大门被关上了。

        童放,杜飞,牧屿三人宛若被施了定身法,痴痴立在原地,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牧屿更是体如筛糠,一个劲儿叨叨,“没事没事,我做梦呢,我做梦呢,一定是做梦呢,看,阳光没有温度,景物是虚幻的……”

        “参见许易上师!”

        杜飞忽然拜倒,满面喜色,“上师自大展神威以来,实在少和我们兄弟少了亲近,今日上师能来探视我们兄弟,实在令我们兄弟铭感五内。”

        “是啊,上师,不知晏小姐可还安好,我也许久没去向晏小姐问安了。”

        童放醒过神来,赶忙跟上,心中却擂起了如山重鼓。

        牧屿才待开口,三人忽然发现脖颈陡然被一道巨力箍住,身子被凌空提了起来,挪到了许易近前。

        三人这才发现,许易的脸色阴沉得宛若刷了厚重的青漆。

        三人一颗心齐齐沉进了海底,童放眼中已经忍不住飙泪。

        他和许易打的交道最多,一起经历的事儿也最多,在他的记忆里,许易就没有如此刻这般,满面死气,一种毁灭一切的死气,如要化作实质,扑面而来。

        “我的话只说一遍,能不能把握生机,看你们的造化。”

        许易说得很慢,三人的耳朵几乎要竖起来听,“我知道你们不过是小卒子,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所以,我虽然恨不得活剐了你们,却也得承认你们罪不至死。当然,你们得拿出有价值的东西,来换你们的性命,接下来,我问什么,你们说什么,如果连最后的机会,也不愿把握,那就当真是该死之人。”

        “我说,我什么都说,上师,祖宗,只要你给我机会,我一定当牛做马报答,一定不惜一切为上师效力……”

        童放几乎想也不想,便松了口。

        他心中本来淤积着巨大的悔意,这个关头,许易还能降下如此机缘,他怎么可能错失良机。

        童放才吐口,牧屿,杜飞自然慌忙表态,除非是疯了,才会想着继续顽抗下去。

        许易才一发问,三人争相抢答,被许易打断,“童放主答,你们补充,若谁能纠正童放的答案,谁便主答。”

        许易当然能发现童放的悔意,然而,对此悔意,他只能报以冷冽的杀意。

        “……是卫长老,这边主持的是卫长老,卫长老是庞家在两忘峰最坚实的关系,传闻卫长老就是出自庞家,当初,上师您在两忘峰遇到的困难重重,便是这卫长老的首尾……”

        “说重点,不要停顿,也不要遗漏。”

        许易打断道。

        童放汇报的这个消息,并不新鲜,他早听宋正一和钱丰提过,说卫长老出身教宗,和庞家关系匪浅,如今贵为三大评议长老之一,让许易小心行事,不要给卫长老机会。

        许易虽听进心来,却也知道,卫长老必定自顾身份,不会跳出来直面他许易,果然,后面的一切也印证了他的猜测。

        自他入两忘峰后,一系列发展,极为顺利,都未受到卫长老的阻挠。

        以至于他开始重新评估卫长老和庞家的交情。

        可他绝没想到,卫长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拢翠峰下明手,还将宋正一和钱丰搅合进来了。

        “……卫长老吩咐我,让我盯紧晏姿小姐,并负责和晏姿小姐取得联系,将晏姿小姐诓骗出来,好擒了晏姿小姐,然后,借助晏姿小姐的禁牌,再进入拢翠峰,将另一位小姐擒来……”

        “人在哪里,千万不要让我再问第二遍。”

        许易寒声如铁,根本听不下去了。

        童放浑身剧烈颤抖,“没,没擒,我行动了,晏姿小姐那里根本没消息回来,拢翠峰好像睡着了,根本没有动静儿,不过,后来听说正一上师,当众大闹了卫长老,气得卫长老将正一上师下到沉思崖,面壁思过去了。如此看来,定然是正一上师也发现了拢翠峰的异状,并知道了什么,才找的卫长老。”

        许易寒声道,“你的意思是卫中形,先通知你去计诱晏姿,尔后,却自己亲自出手,带走了晏姿两人?”

        童放道,“我也奇怪啊,这是前天的事儿,我还去消息问过卫长老,卫长老的反应似乎也很惊讶,但没有回复我。”

        “那天的两忘峰道场,有没有别的异象,或者说有别的奇怪的事发生。”

        许易越来越迷惑了。

        凭直觉,他认为卫中形未必是晏姿失踪的幕后推手,毕竟,他实在犯不着如此矛盾行事。

        童放摇摇头,“一切都正常,不过后来卫长老没过问过晏姿小姐的事儿,也许是他故布疑阵,抑或者是庞家还使了别的力量出手了。”

        童放的这句话击中了许易,是啊,除了庞家,还有谁会处心积虑到这个份上对付他。

        退一万步说,即便不是卫中形,也是庞家人,事后,卫中形定然也是知情人。

        童放三人的层次到底还是太低,卫中形和庞家不过是用得着时,会给他透漏消息,用不着时,根本不会将消息透过来。

        是以,童放知道的有用消息实在有限。

        但童放给出的目标指向,却是清晰了,这些也就够了。

        当下,许易连续挥手,封住三人的泉涌穴,往三人口中各自塞了一枚源印珠,催动法诀,三人立时满地打滚,痛苦嘶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