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在线阅读 - 一百四十一章 后台

一百四十一章 后台

        “诸位,这满地的宝物,你们不取,许某可要不客气了。”

        许易微笑抱拳,大手一挥,满地资源,进入他星空戒,非但如此,宫贤为了整画面,弄出的贺礼楼,也被他尽数收了。

        这满地宝物中,最让许易安心的,还是韩忠军的那架日月梭。

        得了此宝,他回程便不再有什么隐忧了。

        收了满地的重宝,许易笑眯眯地盯着宫贤,埋怨道,“宫兄,你这是做何,仔细算来,咱们打过好几次交道了,可就没有一次是能好好说上几句话的。如今好容易得了机会,宫兄却如此急着要弃我而去,这是做什么呢?你我之间的那么多烂账,总得要捋一捋吧,总不能拖上三生三世十里花开。”

        宫贤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被这种强烈的无助包围,他想向许易哀求,除了理智知道没用,也实在拉不下面皮,他绝望地扫视全场,却惊恐地发现竟没人敢与他对视。

        这帮该死的马屁精,小人,小人,都是他马的小人。

        不对,宫贤忽然扫描到一双眼睛,全场唯一一双敢与他对视的眼睛。

        但见他重重一躬身,抱拳道,“石兄,石大哥,你快劝劝许易,劝劝他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啊,我错了,我不是人,不该狼心狗肺,恩将仇报,只要你帮我劝许易,我十二间赌坊都给你,都给你……”

        死亡的恐惧,才在他的心里播下种子,便朝四肢百骸弥漫开来。

        不待石而立回话,许易笑道,“宫兄当真是糊涂了,我如今的修为,还有必要听石而立招呼么?好了,宫兄不想捋账,我们就算总账吧。”

        “不,不……”

        宫贤拼命摆手,激动无比地道,“你不能杀我,你可知我宫家是何门阀?我四叔父为幽州领领主,大父在祖廷任职,族中有斩下尸强者七人,中尸强者二人,你若杀我,上天下地,必无你存身之地……”

        越说,宫贤气势越是狂涨,数落着他显赫的家世,让他找到了无与伦比的自信。

        是啊,我宫贤出身是如此的高贵,区区蝼蚁,纵使一时得势,难道真敢杀我不成。

        宫贤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家族中的显赫人物,的确令许易耳目一新,暗暗惊诧,待到宫贤话落,便听他道,“说完了?你的后台也不过如此么,你可知道我的后台是谁?”

        “是谁?”

        宫贤瞪圆了眼睛,他真的迫切地想要知道。

        从一开始,他就不相信许易是没来历的,他愿意接受被一个同样出身高贵的人打败,绝不接受被区区一个蝼蚁完虐。

        许易大手一挥,整个大厅的穹顶消失,朗朗晴天显现,许易朝天上指了指,“便是苍天!”

        话音方落,一道巨剑霍地斩出,将宫贤从眉心处斩作两爿,大量资源随之爆开。

        至死,宫贤眼睛都不曾闭上,脑海中最后的念头依旧是:我不会死,他不敢杀我,我不会死的,他不敢杀我……

        许易看也不看化作碎肉的宫贤一眼,淡淡道,“列位,须知看戏是要收费的!列位把身上的空间法宝剥光了,再离开吧。按常理说,你们都得罪过我,我都杀之,也是正理。但归根结底,你们也不过苍蝇逐臭,为利驱驰,我还真对诸位提不起多大的恨意,花钱消灾吧。”

        说着,许易大手一撒,三块空间石出现在厅中。

        满场众人,无不面面相觑,许易冷哼道,“我的时间很宝贵,诸位若在犹豫,我便由东向西开始逐个送列位上路。”

        此话一出,东头的修士率先开始剥离储物宝贝,剥离完,立时用空间石验证。

        雪崩一旦开始,便不会停止。

        很快,数百修士都被许易剥了光猪,连石而立也不例外。

        按道理说,数百强者如果联合,和许易一战,不说战而灭之,但有一大半能够脱离战场,这是肯定的。

        而且,此间是城中,一旦乱起,许易必定陷入围攻。

        道理是这般道理,所有人都明白,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更是残酷。

        率先挑头的覃立,已化作了血雾。

        有勇有谋的韩忠军,魂飞魄散。

        尊贵无伦的石家公子宫贤,化作两爿肉扇。

        谁敢挑头?谁又能挑头?谁都指望着别人挑头。

        和挑头相反的是,永远不缺人挑头做顺民。

        如此景象,和许易前世,某岛国三名士兵占领一个县城的荒诞,何其相似。

        …………

        石家别业,翠峰顶,许易曾寄居的竹屋前。

        石而立大摆筵席,席间却只坐了他一人,另在相邻的位置,设一座,却是空置。

        石而立把酒望月,神色忧郁,喃喃道,“该不会是真的一朝乘云起,便翻脸不认人了吧。”

        话音未落,一道人影乘月而来,一袭青衣,不是许易又是何人。

        许易抱拳笑道,“石兄好兴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邀月同饮,此乐何极。”

        石而立起身抱拳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好句好句。不过,你许兄不来,我可没这个兴致,这一桌子好菜,可都是为你许兄备下的,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才分开不过一日,许兄便乘云直上,败尽英雄,灭尽寇仇,石某佩服得五体投地。”

        许易摆摆手,“我算什么,不过侥幸得了些奇遇,和石兄这煌煌贵胄,根本没办法比拟。”

        说着,将一枚星空戒抛给石而立,“石兄的身家,果然丰厚哇。”

        当时,那等情况,他若只放石而立的星空戒不搜刮,无疑是要将石而立孤立于这永辉边荒城。

        显然,石而立领会到了这层意思,才回家便备好了酒席,静候他的到来。

        石而立接过星空戒,瞪眼道,“都这会儿了,你许兄还开我的玩笑,旁的不论,当今永辉城中,谁敢与你比豪富。”

        许易摆手道,“旁人说这话,也就罢了,你石兄说这话,就是看我笑话,你当也知道到了一定的层次,我收取的那些物件儿,不过是堆无用俗物,不说别人,单是那宫羽裳,若他想要搜刮,只会比我更轻而易举,人家根本不屑,也看不上这些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