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六章 找筹码

第六百零六章 找筹码

        当天晚上高文一走,林朔算是对目前这件事儿有眉目了。

        北欧,其实大大小小有六个国家,丈母娘管得这个国家,是其中国力最雄厚,也是国土面积最大的。

        周围其他几个国家,都奉丈母娘为宗主国的国主,王室有认干儿子有认干弟弟的,反正看上去一家亲,有事儿关起门来商量。

        所以丈母娘所在的这个家族,在华夏这边有叫北欧王室的,也有叫北欧皇室的。

        按华夏这边的世俗规矩来看,一个宗主国的国主,下面有附属国,整体国土面积也还可以,在形式上又统一了一个文化圈,叫皇帝问题是不大的。

        可在欧洲,皇帝是不能乱叫的,必须要有罗马的宗教道统。

        要么天正,要么东主,新月这个后来兴起的教派还没这个资格。

        天正、东主,原本是一个宗教。

        东西罗马分裂,亚平宁和巴尔干文化不尽相同,语言文字也不一样,在当时政教合一的情况下,两个教派也就分出来了。

        欧洲的皇帝,在名义上是继承罗马帝国的,所以必须要有这两个教派的承认才行。

        历史上的法兰克帝国、神圣罗马帝国、奥匈帝国,这都是继承了天正道统的。

        拜占庭帝国、沙皇俄国,那是东主道统。

        而北欧,这个名义说什么也扯不上,所以在欧洲无法成为帝国。

        包括英国也是这样,大英帝国扯不上这层关系怎么办呢,天长地远占了个印度做殖民地,在那儿自称一个皇帝。

        所以林朔的丈母娘,要想成为女皇的话,在欧洲是没戏了,以后得在那块刚刚获得的飞地上想想办法。

        虽然称帝很困难,但就整个欧洲而言,北欧捏在一块儿实力还是可以的,不容小觑。

        林朔的丈母娘,北欧女王,没那么好拿捏。

        可北欧有一个一般人不知道的天生劣势,那就是修行圈孱弱。

        简而言之,就是高文这一家子人,实力不咋地。

        高文这一家,是北欧宫廷豢养的修行者,与其说是修行者家族,不如说是欧洲修行圈里的搅屎棍。

        欧洲大陆修行圈本来就各种内讧,三大教派天天打架。

        高文一家的生存法则,就是专门给他们火上浇油,给他们添乱,这样就顾不到北欧这边了。

        反正手底下是不怎么样的,可架不住脑子活,连蒙带骗地使盘外招,再加上运气不错,还真让这一家子混下来了。

        尤其是高文,年轻时得到过名师指点,有段时间进步飞快。

        在他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在整个欧洲修行圈里的同龄人里,实力稳居前十。

        可当时杨老家主对他的点拨,也就是稍微点一下,萍水相逢没那么大的交情,自然不会给真传。

        到了三十岁,高文修为这就开始撞上新的瓶颈了,从此止步不前。

        但这个问题一开始不大,因为高文是宫廷修行者,北欧皇宫大管家,靠一张嘴皮子也就解决事情了,一般不用动手。

        靠年轻时的老本,混到这个年纪,自称是欧洲前十,一般人也不会去怀疑他。

        所以他目前所谓的欧洲前十的修行实力,水分特别大。

        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修为到底如何,是可以被各种途径验证的。

        证明一个人行,那得好几件事儿,而证明一个人不行,往往一件事儿就够了。

        高大管家的能耐,在欧洲教廷试探之下,终于还是暴露了。

        一个在世俗世界里实力不俗的国家,修行圈却很孱弱,同时王室人丁稀落,之前还埋了伏笔。

        这在欧洲教廷眼中,就是一块肥肉。

        高文自己也知道这个情况,眼看无论北欧王室还是自己家族都是大难临头,这才有去年在林朔迎亲的时候,憋着寻死的念头。

        寻死没成功,可高文就觉得自己算是死过一次了,大彻大悟。

        想明白了,这事儿自己不能一死了之。

        可能耐不行怎么办呢,继续发挥以前家族的长处,动脑子呗。

        正好林朔这个王室的姑爷不错,那就死马当活马医,拉进来再说。

        林朔家到底多大势力,别的不说,北欧那块飞地他们家能跟俄罗斯谈下来,就能以管窥豹。

        而林朔这人到底多大能耐,高文是亲自试过的,一个照面他连寻死的机会都没有。

        高文本人是个什么水平,林朔当时这一下也就称量出来了。

        连当时的章进都有所不如,这个欧洲前十肯定是吹出来的。

        林朔这会儿在床上搂着二夫人,心想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

        搞半天不是欧洲教廷要通过自己丈母娘来对付自己,而是丈母娘被欧洲教廷欺负惨了,打电话摇人,这就把自己摇过来了。

        知道了这些原委,林朔的心思放下了一大半,搂着自己的媳妇儿在那儿笑。

        狄兰一看丈夫这神情,自然大惑不解,问道:“你笑什么呢?”

        林朔摇头笑道:“要说你们家这个老太太,是真够可以的。

        我到北欧三天了,跟老太太前后见面不下五次,就这点事儿,她一点口风都没透出来。

        老丈人就更好玩了,搞得跟间谍似的,又是传纸条又是递话的。

        搞半天老头儿不是被人盯梢了,而是惧内,防着老太太呢。

        一家人非要搞这么复杂,这种事直说不就完了嘛。”

        “可能是我母亲觉得,这样你会不高兴。”狄兰说道,“所以在正式宣布婚事以及给大毛授勋之前,她先不告诉你原委,事后再跟你说。到时候木已成舟,你都上了贼船了,不高兴也就那样了。”

        “嗐,这有什么不高兴的。”林朔说道,“俗语说得好,一个女婿半个儿。

        更何况,丈母娘还没亲儿子。

        家里有什么事儿,找女婿就对了。

        以前按照我们那边的规矩,男人娶媳妇之前,那是要去丈母娘家干活儿的。

        挑担拉煤换灯泡,别的不怕,就怕活儿干的不好,老丈人丈母娘看不中自己这个姑爷。

        我娶你匆匆忙忙,也没替你们家干过活儿。

        那这次,算是给我机会补上了。

        我得做得漂亮一些,别被丈母娘嫌弃了。”

        狄兰听着这番话,心里很感动,搂着林朔的胳膊柔声说道:“那你打算怎么跟欧洲教廷谈啊?”

        “谈?”林朔说道,“谁说要谈了?”

        “那你还真要开战啊?”

        “开战不至于。”林朔说道,“东欧平原上西王母正在闹腾,这是欧亚腹地,两边修行圈就算要开战也不能挑这个时候。

        不过,先欺负了我丈母娘,之后派刺客来刺杀我,这两笔账不先算清楚,是没法谈的。

        所谓谈判,不过就是互相掂个分量估个价,事先筹码是要摆上台面的。

        他们现在两个筹码亮出来了,一个跟你有关,另一个跟anne有关。

        那个女刺客,跟anne应该有关系。

        而我这边还没亮筹码呢,这回头到了谈判桌上,那就不是我做别人规矩了,搞不好要被人做规矩。”

        “那你的筹码是什么呀?”

        “我没有筹码。”林朔说道,“我天天狩猎还来不及,哪儿来的心思跟这群家伙勾心斗角的。”

        “那你怎么亮筹码?”

        “现找呗。”林朔轻轻拍了拍狄兰的背,说道,“今晚你一个人睡,我出去办点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