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小地主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尴尬

第五十四章 尴尬

        “云阳郡初云家族龙渊,特来拜会仰天宫。请游四先生出来一见。”

        龙渊先生这次是来仰天宫,谈林澜的事情的,所以这个时候,他自然要让上仰天山的负责人,出来和他见一见,谈一谈。

        他金丹境强者的气势,这时是可以让别人知道他的实力的。

        因此,上仰天山的人听到他来求见他们宗主,他们自然不敢怠慢。

        游珍枯也感应到了龙渊先生的实力,因此,他是很快地出来相迎。

        “不知龙渊先生来到,幸会幸会,阁下是有什么事情?”

        游珍枯和龙渊先生其实并不熟,但是这个时候,人家有这个实力,他也只能以礼相待。

        双方见面,看对方都是英华内敛的一个强者,岁数不小。两人心里,都是把对方放在了重要的位置上。

        而且,这样看来,人要有一定的实力,都是需要一定的岁月的。

        没有时间的沉淀,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出什么大事情。

        “澜沧郡的林澜,是在你们仰天宫吧……”

        龙渊先生这次是为林澜而来的,因此,此时听到游珍枯向他问起,他就说出了自己此来的目的。

        “这……”

        游珍枯不知道龙渊先生问起林澜,是什么意思,他是一时没有回话。

        林澜已经走了,龙渊先生这个时候来问林澜,是有何意?

        “林澜和我家宗主,素来有些源源,这次我家小郡主相中林澜,似乎是要求林澜为东床驸马。”

        “因此,龙渊不远万里,来上仰天山为林家求一个情,希望游宗主能网开一面,放那林澜一马。”

        “初云家族乃是初陵帝国皇室,初云家和林家结亲,虽然听说那林家,得罪了贵宗。”

        “但是,林家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地方的极微小的势力。仰天宗何苦为了这么一个小家族,而去故意去刁难他呢?”

        “还是把他们,当做不成器的家伙,放了吧!”

        龙渊先生看到游珍枯听了他的话后,脸色迟疑,所以有这么一番说辞。

        但是他在这里这么为林澜求情,游珍枯听在耳内,却只觉得满耳都是讽刺。

        林澜现在是迫使他们仰天宫低头了,龙渊先生却在这里为林澜求情。

        还一口一声,说林澜只是一个微小地方的小势力,让他们放林澜一马。

        这是夸他们仰天宗,还是骂他们仰天宗呢?

        游珍枯是只觉得满脸的尴尬。

        “游四先生,难道你还觉得这事不好答应么?”

        龙渊先生看到游珍枯一直只听他说话,但是却没有其他的一点什么表示,他是心里有些疑心。

        难道仰天宗还是不肯卖初云家族这个面子么?

        林澜,那不过一个渺小地方的一个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人物,仰天宗,和林家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仇。

        他们不过是为了门下的一个弟子,所以才有的这次的事情。

        难道,初云家族向仰天宗说情,仰天宗还连这个面子,都不给么?

        游珍枯这也太做得过分了。

        因此,龙渊先生这个时候,是有些不高兴了。

        “额……”

        游珍枯看到情况有可能会得罪初云家族,他是也只能无奈,对龙渊先生以实相告。

        仰天宗虽然不怕初云家族,但是何苦无谓的树立强敌呢?

        “那林澜,已是回了澜沧郡了,此刻,他并不在这上仰天山上。”

        游珍枯是对龙渊生生说道。

        这……

        还有这种事?林澜能够自己出走这上仰天山,他有这样的实力?

        龙渊先生是深深感觉不可思议。

        难道,是游珍枯没有对他说实话?龙渊先生又想。

        以林澜的实力,是万难闯出上仰天山去的呀!这根本就不可能。

        难道是上仰天山不想交人,所以想出了这个借口。他们现在只是把林澜抓住了。

        等到他们把林澜处置了,那时,初云家族就是再来对上仰天山说,要求他们放人,那时也是没有任何效力了。

        因为人已经死了。

        仰天宗这是不想和他们解决这件事情啊!

        龙渊先生这时是觉得仰天宗的人,不给他面子。

        “区区一个林澜,你们也觉得他有多么重要,而不肯将他交给我们初云家族么?”

        龙渊先生是对游珍枯说道。

        这、这是什么意思?龙渊先生怎么好像还不高兴了呢?

        游珍枯是感觉冤枉。

        林澜确实是走了呀!非是他们要把林澜留下来,不交给龙渊先生。

        但是龙渊先生看来是误会了。

        游珍枯真是感觉无奈。

        他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对龙渊先生详说林澜是怎么闯出上仰天山去的。这对他们仰天宗来说,可不是多么光耀的事情。

        但是,不把这事说清楚,龙渊先生却是又对他们怀疑啊!

        龙渊先生千里迢迢,特地为了林澜而来,这可也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金丹境的强者,特地为一个人而来,这是小事吗?仰天宗不给龙渊先生一个明确的交代,龙渊先生能高兴吗?

        游珍枯是觉得这事真是麻烦,简直不是人做的。

        吃了败仗,还要自己详细给别人说,这尼玛事情可是真丢人丢到家去了。

        但是不说,这不是又得罪了一个金丹境强者了吗?

        这时,游珍枯是觉得,自己是两头为难。

        思前想后,游珍枯还是觉得,他们不能无谓地去得罪初云家族。

        因此,他是把林澜已经走出上仰天山的事情,都是给龙渊先生说了。

        林澜闯出上仰天山去的事情,现在不说,以后也会传得到处都是的。

        那时别人不是还会知道?

        何苦为了面子,现在得罪一个强者呢?

        这可是更不明智的事情。

        左右衡量了一下,最后游珍枯还是觉得实话实说为好。

        虽然这样他是脸面上不好看。可是总比现在,他又把龙渊先生得罪了强。

        这些事情,总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最后才是实行的。

        游珍枯显然认为,在面子和金丹境强者之间,肯定是金丹境强者要更有分量,不能轻易树敌。

        这个家伙,难道是连金丹境强者,也是并不放在眼里的吗?

        听了游珍枯的叙说,龙渊先生是心里暗暗吃惊。

        林澜如此古怪,真是让他看不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