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树冠之城在线阅读 - 第二卷 第30章 痒痒跳

第二卷 第30章 痒痒跳

        疯涨的植物,没有所谓的玉质树心。

        傅红阳不知道它们是进化刚开始,所以还没来得及进化出玉质树心,还是只是过度生长而不属于进化。

        他连续砍断好几棵大树,还扯断一大批草本植物,全都没有玉质树心。

        “只是普通植物么?”失望的摇摇头,傅红阳带着豆豆回到无霾区,如今香樟无霾区与乌桕无霾区已经连成一片,可以将之命名为香樟-乌桕无霾区。

        “傅红阳。”

        他刚准备去查看查看自己的乌桕树,就听到有人在喊自己:“这边发现一种很奇怪的虫子,跟你带回来的大黑蚂蚁差不多,你赶紧过去看一看。”

        “什么虫子?”傅红阳跟着对方赶过去,路上询问道。

        “像是臭皮匠。”

        “臭皮匠?”

        臭皮匠是本地方言,也有人喊土狗子,是一种比较常见的昆虫,学名蝼蛄,春夏的晚上经常有蝼蛄往家里面飞。蝼蛄长得有点像蛐蛐,但是不会蹦,能飞,不过更多时候喜欢在地上爬。

        赶到人群围观的地方,葛东旭正用一根树枝在地上拨弄这只蝼蛄。

        正常蝼蛄可能没有手指大,但眼前这一只,已经长到小孩子手臂大小,至少的有二十厘米长。身体肥胖,但行走不便、飞行更是不能,因为它的体表长出一层一层类似木耳一样的黑色结构。

        让它看上去浑身皱巴巴,十分恶心。

        “阳子,你看,这臭皮匠牛不牛,跟你的黑头一样。不过黑头就长了一根小鬼伞,它身上长了无数根黑木耳。”葛东旭胆子也是够大,丢掉树枝,直接上手将变异蝼蛄给抓了起来,递给傅红阳。

        傅红阳嫌弃的闪了闪身子,没有接,直接在葛东旭手上观察:“看不明白,要不然九日你就把这只臭皮匠养着吧。”

        “嘿嘿,行,我就养着了,正好阳子你有黑头,我也有臭皮匠……嗯,给它起个名字,就叫顺风耳!”葛东旭欣然接受饲养变异蝼蛄的任务,然后转身对陶久贤说道,“陶师傅,麻烦你帮我弄个铁笼子。”

        陶久贤善于修车,同时一手电焊功夫十分精湛,点头道:“好,我抽空给你弄一个铁笼子。”

        冯娟皱了皱眉头:“你真要养啊,这只臭皮匠比黑头恶心好多。”

        葛东旭得意的挑挑眉:“它叫顺风耳。”

        没有人跟葛东旭争抢饲养变异蝼蛄。

        比起养蚂蚁这种恶趣味,养蝼蛄简直是脑子有问题。而且最关键的是,变异蝼蛄浑身长满黑木耳,看上去比癞蛤蟆还要恶心人。

        热闹散去,众人各自忙碌去了,只剩下几个小孩子还围在葛东旭身边,好奇的看着变异蝼蛄。

        葛东旭挥手驱赶:“去去去,一边玩儿去!”

        他个子不算高、身材也不够壮,但脸长得丑,比较有威慑力,小孩子吓得化作鸟兽散。只有傅红阳还在默默观察变异蝼蛄,他对一切变异的、进化的事物,都有浓厚的兴趣,迫切寻找任何一丝变强的可能。

        “阳子。”葛东旭把变异蝼蛄放在地上。

        “什么?”

        “你说黑头能种小鬼伞,养出蚂蚁大军,我的顺风耳能不能种黑木耳,然后结出一大堆的臭皮匠?”

        “唔,有这个可能,你可以弄点适合黑木耳种植的材料,看看你的顺风耳会不会种植。说不定真的种出来,以后就有吃不完的黑木耳,黑木耳的营养很丰富,再不怕饥荒。”傅红阳说完,又默默补充一句,“不过我肯定不会吃,太恶心。”

        葛东旭对这只变异蝼蛄相当宝贝,立刻反击道:“嘿,等我种出来黑木耳,你可千万别说真香!”

        “呵呵。”傅红阳不屑一笑。

        “哎,阳子,你这两天不走吧?”

        “等路干了再走。”

        “我感觉我今天一上午,力气都在增加,而且我刚跑到雾霾中去呼吸了一会,发现雾霾已经没有那么呛人。可能再过两天,我也能跟你一样,可以在雾霾中自由呼吸。”他目露憧憬,“等到时候,我就去把褐梨树给移植过来!”

        “你体内寄生的果子成熟了?”

        “还没呢。”

        “等成熟了再说吧,有可能你的果子并不具备移植的能力……得闲就好好锻炼身体,我去滨湖之后,万一有丧尸进攻,你还得挺身而出。”傅红阳拍了拍葛东旭的肩膀,随即转身离开。

        去照顾自己的乌桕树了。

        走路的时候,他又感觉到脚后跟到小腿肚子这一块,痒痒的。

        好像有一只蚂蚁在皮肤里面爬行的错觉,说不上多难受,但的确有一点烦人。他跺了跺脚,没管它,继续往前走。

        走到乌桕树下,迅速向上攀爬。

        起跳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能直接从一根树枝跳到另一根树枝上,轻松且一点不费力,仿佛自己天生就适合爬树:“这段时间确实进步很大,我这弹跳力,奥运会分分钟拿金牌。”

        乌桕树上挂着一枚一枚婴儿拳头大的果实,有一些已经成熟,果壳炸开,露出里面白色的乌桕籽。

        他随手摘了一枚乌桕籽,嘎嘣嘎嘣吃起来。

        又苦又涩,还满嘴的青草味道,乌桕籽不管是香果还是凡果,味道都奇差无比。但他连眉头都没皱,将这枚乌桕籽吃完,吃又吃起另一枚,片刻间把三枚乌桕籽全都吃下肚。等待一会,身体毫无感觉。

        “又想多了,凡果怎么可能对进化有帮助,只是普普通通的果子而已。”摇摇头,又伸手挠了挠脚后跟。

        随即,也不嫌弃树干刚被雨水湿润过,直接坐在上面。伸手贴着树皮,感受乌桕树母亲一般温暖的联系。

        这种感觉让他沉醉。

        然而忽然间,他发现自己胸口一阵燥热,意识恍恍惚惚就开始内视自己的心脏。心脏中那棵幼小的乌桕苗,正在缓缓抽出第三根枝条。与此同时第二根枝条上的乌桕苗果,也随之悄然成熟。

        果子微微晃动,傅红阳已经感受到它的能力:“强化我的一部分身体?”

        蓦然。

        他想到了自己的脚后跟。

        今天开始脚后跟一直痒痒的,他心想或许这就是新的乌桕苗果所带来的强化导致:“脚后跟的强化,应该不是在强化皮肤,难道……是在强化我的跟腱?”痒是从脚后跟到小腿肚,刚好是跟腱的位置。

        想到这里,他迅速从内视状态恢复,快速滑下树干,来到地面。

        深呼吸一口气,深蹲、曲腿,再猛然往上跳跃。

        砰!

        感觉两条小腿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像弹簧一样推动他的身体不断上升、攀爬,当达到最高点的时候,他伸出手在上方的树枝上触碰一下,这才缓缓坠落回地面。站稳后仰头看一眼,自己摸到的树枝。

        距离地面至少四米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