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邪魔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六章 青莲游龙

第四百零六章 青莲游龙

        陈元也侧耳倾听了一番旁边之人的谈话,却感觉到颇为牵强,就算这书法内果真蕴含了一份强大的剑招,又怎么会如此牵强。

        “陈师兄,如何?”

        暮千山不知何时走到了陈元旁边,一屁股坐下,出神问道。

        “暂时还未有所得。”

        陈元轻轻摇了摇头,数十万年前的传承,他还没有自信到自己一来便能破解。

        “青莲剑仙此生有三大得意之处,其一便是剑法,其二则是才气,其三则是身法,曾有人言青莲剑招之所以如此强大,与他那鬼魅般的步伐脱不了干系,可惜自从青莲剑仙失踪后身法注定失传啊。”

        暮千山自言自语的说道,大陆之人,无论正邪,对那青莲剑仙皆是推崇备至,显然他也不意思。

        但说者无心,听着有意,陈元脸色精彩了起来。

        望着石壁上龙蛇飞舞的字体,陈元略带几分惊奇的说道:“暮师弟,你看那字像不像身法武技?”

        暮千山先是一怔,随即定睛看去,只见那一个个字体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每一个字都如同一个特殊的身法。

        一时间,二人不禁望得痴迷,在他们面前的不再是诗句,而是一个个单独的字,纷纷从石壁中冲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一套连贯的身法。

        陈元与暮千山相视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从原地站了起来,跟着石壁之上的小人舞动起来。

        步伐凌厉,或踏步,或收腿,或弯腰,明明怪异至极的身法竟然透着一丝飘逸,在外人看来像是醉汉撒酒疯,但是每一步都颇为玄妙。

        二人一模一样的动静不禁引起了众人侧目,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甚至还有不少人跟着模仿,但却始终只能学其形,而无法学其意。

        就连陈元与暮千山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境,陈元身法动作透着一丝写意,如同嫡仙起舞一般,而暮千山则霸气侧漏,一招一式都劲气十足。

        一套身法下来,二人缓缓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闭上双眼感受那石壁中所蕴含的契机。

        “咔…咔……”

        正在这时,石壁突然发出一声轻响,所刻的字体竟然缓缓掉落。

        “轰!”

        随后整块石壁都轰然塌陷,石屑横飞,众人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数步,然后目光错愕的看着光秃秃的石壁。

        “这…这怎么会倒塌呢?”

        有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忍不住喃喃说道。

        其余众人眼中闪过一丝晖光,目光死死的盯着陈元与暮千山,他们才打完一套身法石壁便倒塌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

        唯一能够说得通的便是他们两人已经领悟了石壁中的武学,也只有这样才会让数十万年都屹立不倒的传承倒塌。

        想到这,众人望向陈元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炙热与嫉妒,能够被放入天宫遗址的武技又岂会是易于之辈。

        陈元与暮千山自然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相互看了一眼,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青莲步。”陈元开口说道,直接将自己所领悟的步伐说了出来。。

        “游龙步。”暮千山也没有隐瞒,直接了当的说道。

        二人虽然同时领悟,但领悟的身法却不相同,青莲步步伐飘逸,适合剑道。而游龙步攻伐一体,大开大阖,正好适合刀道。

        “没想到青莲剑仙身法独到,竟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武技。”暮千山忍不住感慨道。

        “我看未必,这两种身法与传言中青莲剑仙的步伐相似却又不尽相同,如果我没有猜错,青莲剑仙想必是已经将二者融为一体,自成一派了。”陈元摇了摇头说道。

        暮千山略微沉思了片刻,这才轻轻点了点头道:“不管怎么说,这次是沾了陈师兄的福。”

        “彼此。”陈元既不否认也不承认,若非暮千山无心之言,他也未必能够看穿石壁上的玄机。

        二人相视一笑,谁又能想到青莲剑仙留下的传承竟然不是他最得意的剑道,而是身法武技。

        一叶而知秋,仅是这两套独特的身法便不难看出,数十万年前那一袭青衣该是何等的风骚。

        陈元与暮千山闲聊之时,察觉到了四周有不少异样的眼神,带着淡淡的敌意。

        “暮师弟,我们两个现在可被人盯上咯。”陈元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宝物乱人心啊,何况是武者看的比生命还重的机缘。

        “想要身法,问过我手中的刀再说。”暮千山冷冽的说道,身负所负的砍柴刀反射出一寒冷的辉光。

        似乎是察觉到了暮千山的杀意,不少人都收回了目光,只是陈元知道,这不过是短时间的罢了,等出了遗址才是一场大逃亡啊。

        “陈师兄,我们不妨去看看那棋局?”暮千山像是并未考虑自己的处境,反而饶有兴致的望着第三处遗址所在。

        “甚好。”陈元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

        二人皆是十分默契,连提都未提及第一处遗址,这让陈元不禁对暮千山高看了数分。

        ‘和聪明人在一起就是简单啊。’

        陈元会心一笑,他知道暮千山多半已经猜到了什么,所以这才直接放弃了第一处遗址,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外演一场戏。

        因为第二处遗址的轰塌,所以原本前面聚集的众天骄纷纷散去,大部分都随着陈元与暮千山前往第三块石壁处,当然也有不少人动身前往第一块石壁。

        “天龙棋局。”

        陈元望着第三块石壁前的石碑,轻声念道。

        此刻石壁前有不少人坐下观摩,大多陷入沉思中,就连突然周围多出了这么多人也察觉到。

        石壁上分别由黑白子围成的精妙棋局,入试者执黑棋,似乎要破了这棋局方可获胜。

        而此棋局咋一看去平淡无奇,但当执棋时方知难以下手,步步危机,如同一汪死水,难以搅动。

        “这有何难?早知道我就直接来第三处遗址了。”

        一个随陈元等人来到第三处遗址的魔族弟子扫了一眼棋盘,面露不屑之色,双脚轻轻一蹬,拿起一颗棋子便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