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西游小记之卧底唐僧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六章 传道授名红孩儿

第二百零六章 传道授名红孩儿

        那乌金木,乃是真正的上古神物,不说世上独此一件,可也都在乌巢禅师手里把持着,寻常人莫想得到,再加上这乌金木乃是三足金乌经年盘踞之所,其中精火,精华纯粹,最适合红孩儿的属性,若是给红孩儿一根,红孩儿的修为必然能够从中收益,再上一层楼。

        可是,牛魔王和罗刹女听到那唐僧说这乌金木只是消耗品,上古神物不要,就为了叫观音难看一次,都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唐僧,心中唯一能够想起来的两个词,就是奢侈和浪费,牛魔王都忍不住怀疑,难道这才是那神仙们的日常生活吗,怪不得那猴子豁出去不要面子,也要傍上佛教的大腿了,要是每个和尚都跟眼前的唐僧一样,要自己,自己也肯定立刻皈依佛门,眼睛都不带眨的。

        罗刹女结巴道:“圣……圣僧,这宝物当真就这么扔了?”唐僧回答道:“哪里是扔了,分明是用他上阵对敌,物尽其用而已。”罗刹女道:“可是圣僧,如此神物,怕要比我的芭蕉扇还要厉害三分,只为了打那观音一下,连伤都伤不得他,当真是实在可惜。”唐僧白了一眼罗刹女道:“这本来也不是你的东西,我都不可惜,你心疼什么。”罗刹女听了顿时欲哭无泪,对啊,这本来就不是我的东西,可是看见这等神物用的如此毫无价值,任谁都会心疼的吧,除了眼前这个和尚。

        唐僧现在家底逐渐的厚实起来,还真不在乎这一根乌金木,转向红孩儿道:“你刚才可是答应我了,若是我有办法,你便要听我的吩咐,你可还记得?”红孩儿虽然巴不得把乌金木抱怀里然后飞身遁走,但是那红孩儿身为仙灵,天生的便受那誓盟制约,更何况红孩儿虽然顽劣,但却也是一个重信守义之人,话已出口,怎么能反悔,咬牙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唐僧道:“既然你还记得,那我便教你一个办法,等会儿你要出去,那猴子与你交战,他必定只败不胜,非是他打不过你,只是要把你引诱到观音近前,待到你去了,那观音化光遁走,只留下一个莲台叫你去坐,你若是坐了,那莲台便会化为三十六把天罡刀,将你钉在上面,扎你血肉,刮你白骨,到时候你疼痛难忍,必然就听她了。”

        唐僧说完,红孩儿笑道:“你这和尚,净说大话,你身在这里,怎么知道那观音要如何安排,就算他这般安排,只要我不去追那猴子,不坐她的莲台,不就好了。”唐僧道:“若是如此简单,那观音怎么能够被称作菩萨,到时候她自有手段叫你去追悟空,坐莲台。”罗刹女急忙问道:“那该如何是好?”唐僧道:“若是想不被观音迷惑,我这里有一章清心诀,若是你要,我便传授给你,自可保你守护正心,不受侵袭。”红孩儿大喜道:“那你快些教给我。”

        唐僧听了,却不说话,而是转向了旁边的牛魔王与罗刹女,这二人乃是老江湖,自然知道唐僧什么意思,自古以来,从来都讲究艺不轻传,江湖武艺都是如此,何况这仙家道法。这道理其实也不差,看上去这三界之内一团和气,可谁不是为了长生大道争夺忙碌,天下的宝物就这么多,我的秘法交给你,原本属于我的机缘就分给你了一份,最后若是自己遇劫,偏偏就是少了的那一丝机缘叫自己身死魂消,就已经没有地方哭去了。

        正因为如此,那三界之中才有了那么多抱残守缺之人,想要传授,或者拿来重金相求,或者认作徒儿,再没有其他的选择。这样的道理,但凡是一个修道之人都能懂得,牛魔王与罗刹女怎能不知,唐僧的意思很明白,若是唐僧传授了那口诀给红孩儿,那以后红孩儿就要算是唐僧的徒弟了,不敢说鞍前马后,但也要知恩图报,不是小事,故此才要牛魔王与罗刹女决断。

        那牛魔王没有主意,扭头看向了罗刹女,罗刹女脸上阴晴变化,犹豫不决,这拜师之事乃是大事,若是放在平常,莫说唐僧只是一个和尚,就算是那大罗金仙亲至,罗刹女也要思索再三,可是如今事情紧急,而且自从唐僧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根乌金木之后,罗刹女便再也不敢拿唐僧当凡人看待,可是若唐僧不是凡人,罗刹女连唐僧身份都不知道,就更加不敢擅自决断。

        想了想,罗刹女问了唐僧一个问题:“圣僧,我问你,你乃是佛门弟子,为何却帮着我儿去打观音?”唐僧答道简单明了:“看她不顺眼。”罗刹女知道唐僧这是在故意掩饰,便又问了一个问题:“我儿既然可以从后门溜了,为何圣僧偏偏要他出去冒险打斗,若是圣僧预测出了差错,我儿岂不是有性命之忧。”

        唐僧摇头道:“这三界之中,万千生灵,何人没有性命之忧,你看那蚂蚁,鱼虾,躲在土里,藏在水里,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天降大难,死于非命,你叫红孩儿躲在这火云洞里,躲得了一时,岂能躲得了一世,不出去磨练一番,哪里能够成为真正男儿。”

        红孩儿闻言,却是福至心灵,也不等罗刹女答应,忽然便跪倒在唐僧面前,说道:“师父在上,请收下红孩儿为徒,授艺破敌。”看到红孩儿这么干净利落的就拜了唐僧,有那么一瞬间,罗刹女心里有了一种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三百年的猪竟然就这么被人拐跑了的感觉。

        罗刹女有这样的心情也不奇怪,天下的父母都是爱好孩子的,讲道理,红孩儿的天赋纵然不能说三界第一,但是也可以名列前茅,只三百岁就能与孙悟空大战二十回合才落下风,这叫那天上的神仙,一大半都要羞愧不如,按照罗刹女都计划,红孩儿在他的手上,三百年小成,五百年大成,到了一千年的时候,便能够与上古仙佛一较长短,可是突然从中间插进来一个唐僧,把自己的算盘全部大乱,万一唐僧这个师父当的不好,以后达不到自己的预期,可如何是好。

        那唐僧也不管罗刹女怎么想,自己身为截教掌教,自然要为截教招收天下英才,如今红孩儿肯拜入自己门下,自然心中欢喜,看到罗刹女还想要阻拦,唐僧说道:“我既然当了红孩儿的师父,为师便为父……”罗刹女闻言眯着眼道:“我夫君就在这里,你想干什么?”唐僧道:“我除了交授红孩儿道法,还有一个权利,那就是给他起个法名,这你们没有意见吧。”

        罗刹女刚想要一口回绝,可是那红孩儿却是欣喜若狂,再次给唐僧跪倒,原来红孩儿这个名字,乃是罗刹女给他起的乳名,圣婴大王也是红孩儿的外号,说起来红孩儿当真是还没有名字。别看红孩儿乃是天生的神仙,长生不老,富贵荣华,可是人就是这样,越是没有什么,就越是想得到什么,红孩儿之前也问过牛魔王罗刹女说要他们给自己起一个名字,他们却推脱说时候未到,不能起名,叫红孩儿老大的不高兴,如今唐僧愿意给红孩儿起名,哪怕是一个法名呢,也叫红孩儿心愿已偿。

        唐僧嘴里念叨道:“我以前也没有给人起过名字,没有什么经验,如今便随便给你起一个,若是起的不好,你可千万不要怪我。”红孩儿急忙点头答应。唐僧继续嘟囔道:“既然是起法名,便没有什么忌讳,随便起一个威风神奇的最好。”红孩儿听了,更是不住的点头。唐僧继续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便给你起名叫罗辙如何。”

        唐僧说完,红孩儿好像没有反应过来,刚才这和尚好像说的是给自己取一个最威风的名字吧,可是这罗辙算是一个什么名字。红孩儿还没有答应,旁边的罗刹女一愣之后,却是欣喜若狂,跑上前来,拉着红孩儿的手,叫红孩儿跪下谢恩,红孩儿却奇怪道:“娘亲,你听听这和尚给我起的什么破烂名字,正好你也不愿意叫我拜他,他还没有传我道法,我也不想要这个名字,干脆不拜这个师父了吧。”那罗刹女却是一巴掌扇在了红孩儿的后脑勺上,说道:“你这孩子,圣僧如此关爱于你,你还不快去领了名字谢恩。”

        那红孩儿虽然老大的不愿意,但是又罗刹女出来,没有办法,只能再跪下谢唐僧赐名之恩,唐僧点头,道:“接下来我便传你清心诀,你用心听好,莫要记错。”唐僧说完,旁边的牛魔王与罗刹女却一脸尴尬,虽然红孩儿拜了唐僧为师,但是人家师徒传授法术,自己这当父母的也不好在旁边听着,你就想亲家给自己嫁出去的女儿钱,自己难道还能要过来不成?

        这么想着,牛魔王与罗刹女就要往后面走,可是唐僧却把二人一齐叫住,说道:“既然来了,二位也不必走,便一起听着吧,你们杀孽太多,心中焦躁,学了以后也要多加背诵,以安心神。”那牛魔王与罗刹女,多少年的散修,妖怪中的大佬,听了唐僧这话,不由得微微躬身,以示恭敬,等反应过来,自己又没有拜唐僧为师,为什么要向唐僧行李之时,唐僧已经呼叫出了系统,从里面找了一卷上好的清心静气的口诀给了三人每人一份。

        本来牛魔王和罗刹女想着,自己是不是上了唐僧的当了,若当真是那高深法诀,这唐僧哪能随手一下就给出三份,但是等两人看了那法诀一眼,便知道自己之前想错了,而且错的十分离谱,唐僧给自己的,说是口诀,其实明明是一卷道法,包罗万象,直至修行大路,其中高深之处,连自己都看不懂,若把这一卷道书放在三界,当时便能开宗立派。

        罗刹女仔细看了一遍那道书,仍旧不相信唐僧就这样把典籍轻易的给了自己,不过扭头看见旁边的乌金木,罗刹女一下子就能想的通了,人家唐僧既然能把那上古神物都拿出来当玩具玩,比较起来,随便给自己一卷什么秘籍,也就不算什么了。

        这时候,便能看出三人的天资来了,那牛魔王看了道书,胡乱看了看便扭头不看,显然是未能领会其中含义,罗刹女看了道书,眉头紧皱,似懂非懂,苦苦思量,而再看那红孩儿,虽然年少,但对道书一目十行,快速的翻越,看到妙处,鼓掌叫好,情不自禁,直翻了数章到了后面高深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红孩儿喜道:“原来天下还有这般法术,我只看了一遍,便觉得凭空增长了三分的本事,若是如斤再遇到孙悟空,怕他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红孩儿说完,拿枪就要出去,吓得罗刹女急忙把红孩儿拉住道:“你先听你师父吩咐,看如何对付那孙悟空与观音。”红孩儿此时却笑道:“娘亲,你怎么糊涂了,那和尚既然给了我宝贝,传了我法诀,我还拜他为师干什么。罗刹女闻言大惊道:“我儿不可胡说,圣僧既然传了你法诀武艺,便就是你的师父,你怎么能够如此说话,此乃大逆不道之言,快去求圣僧恕罪。”

        那红孩儿冷笑道:“这和尚本就是我抓来的,如今他给了我宝贝,我便放了他,公平合理,有何不可。”罗刹女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红孩儿,不知道自己的孩儿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旁边的牛魔王也是一脸怒色,一巴掌打了过来,说道:“你这孩子,我等修道之人,从来讲究信义为先,你怎么能够出尔反尔,说话不算。”

        红孩儿躲过了牛魔王一掌,跳在旁边说道:“我且不与你们争执,看我出去把猴子拿了,回来再说谁对谁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