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厨农女:美味娘子来冲喜在线阅读 - 第299章:故意,动机不纯

第299章:故意,动机不纯

        谷秋指一个福来就赶紧挪走一个,结果到最后用来给沈清河煎服的药材只占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还剩下了一大堆都摆在桌子上。

        林菀儿不解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大堆药材,把疑惑的眼神投向了谷秋。

        谷秋挨个检查了一番之后,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摸出来一个灰扑扑已经看不出本来模样的布包。

        谷秋打开布包,从布包里取出来几根有小手指那么粗的遍体通红的像树根一样的东西。

        谷秋点了点数,然后放了五个,在面前的那一堆药材上面。

        “这些呢,就用来煮水。一大锅全都煮了,煮成药汁,用两缸水,煮到只剩下一缸,这个用来给他泡药浴。”

        福来等人立马领命抱着大堆的药材就往厨房跑,却被林菀儿给拦住了。

        “送去家里,在家里熬,别在饭馆里。还要泡药浴的话,在饭馆里没有在家里方便。”

        福来等人应了一声之后,就急匆匆的往宅子里赶。

        眼看着药也抓回来了,林菀儿终于松了一口气,放心了不少。

        “这药浴是什么时候泡?”

        林菀儿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厚着脸皮多问了一句。

        “等他们按照要求,把两缸水熬成一缸水的时候,估计也差不多到天擦黑的时候了。刚好泡完澡就可以睡觉了,且等着就是了。”

        “需要泡多久?”

        不知道为什么,沈清河总觉得谷秋看着他的眼神颇有些不怀好意,没忍住开口询问。

        谷秋挑着眉上下扫视了沈清河一圈,咧着嘴嘿嘿一笑,表情怎么看怎么猥琐。

        “不用多久,只需要每日半个时辰就够了。不过切记,泡完之后,不能用清水再洗一遍。要是把药水给洗掉了,那你就得重新再泡一遍了!”

        谷秋的话让沈清河皱了皱眉头,果然他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结果谷秋的话说到这里还不算完,谷秋扭头看着林菀儿,冲林菀儿挤了挤眼睛,一本正经的劝导。

        “丫头啊,这小子要泡药浴,身上都是药味,还不能用清水洗掉,那味道可大了。所以这几天为了你自己的鼻子着想,你还是赶紧跟这小子分床睡比较好!”

        沈清河一听谷秋的话,立马眼神危险的看着谷秋,很不满意。

        果然他就知道,谷秋一肚子坏水,没安好心!

        谷秋对着他说的是不能把身上的药水洗掉,真的洗掉了有没有问题,谁知道呢!

        也不知是不是看出了沈清河的想法,谷秋挑着眉冲沈清河笑的很是不怀好意。

        “哎呀,真是不识好人心啊,你要是不信我的话,你大可以试试嘛。到时候要是泡了药浴还没用,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啊!”

        谷秋带着警告的话一出,林菀儿立马就着急了。

        “你得听大夫的话,不许闹脾气!”

        沈清河很是无语的看着林菀儿,他其实很想要在林菀儿的跟前揭穿谷秋虚假的面目。

        只可惜眼下林菀儿看着谷秋的眼神满是钦佩,估计说出来也是得被林菀儿给骂一顿了结。

        沈清河有些憋屈的把话都给咽回到了肚子里去,只不过看着谷秋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了。

        谷秋丝毫不在意这些,不就是被多看几眼么,又不会少一块肉,完全没关系!

        谷秋一本正经的对着沈清河说教,对沈清河威胁的眼神视而不见。

        “再说了,我也是为了你们好。毕竟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这身子骨,着实不适合行房。你这身体里可还有毒素呢,我就是不说,你自己也得悠着点。”

        谷秋的话出口,沈清河还没有什么反应,林菀儿的一张脸已经登时红了个通透。

        林菀儿干咳一声,有些尴尬的站起来身子,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了。

        “那什么,你们聊着,我去厨下看看,准备一下做裸条,你们聊啊!”

        林菀儿说完就一溜烟的跑路了,其他人见势不妙,生怕殃及池鱼,一个个也跑路了。只留下沈清河和谷秋相对无言。

        谷秋看了沈清河半晌,觉得自己这么跟沈清河对视实在是太浪费自己的时间了,索性就低头开始拨弄自己的布包里的东西,头也不抬,仿佛多看沈清河一眼就得折寿似的。

        沈清河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拼命的压抑着自己想要把谷秋给丢出去的冲动,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询问。

        “在下和在下的内人,这好像也是跟老先生您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应当没有什么过节?”

        谷秋只是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并没有正面回应沈清河的问题。

        沈清河也不介意,继续询问。

        “那既然如此的话,自然也就不存在我得罪你的事情了?”

        谷秋这下子总算有了反应,却也只是抬头看着沈清河,冲着沈清河嗤了一声。

        沈清河简直被气得额角的青筋都要崩出来了,好悬才压抑住自己体内肆虐的暴虐因子。

        “我有一事不明,还请老先生解惑。”

        沈清河说完停顿了一下,还不等谷秋开口接话,就已经自动的说下去了。

        “我想要知道,既然我和老先生您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为何老先生您看我不顺眼?可是我哪里做的不太对,若是有的话,还请您明说。”

        谷秋对此的反应,只是看了沈清河一眼之后,拎着自己的布包就走。

        沈清河还坐在凳子上,看着谷秋的背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居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谷秋拎着自己灰扑扑的小布包进了厨房里。

        沈清河深呼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自己不跟一个老人计较,却还是在站起身的时候,硬生生的掰掉了桌子的一角。

        刚脚步匆匆带着消息回到饭馆里的左乾安见此情景被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着被沈清河捏在手里的一块明显是桌角的木头,连话都不敢说了。

        左乾安十分怂的站在门前瑟瑟发抖,压根就不敢踏足饭馆内。

        夭寿啦,谁有招惹到沈清河这个煞星啦!

        煞星要黑化啦,要发飙啊,救命啊!

        沈清河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冷冷的一眼扫过来,左乾安被吓得都有些腿软了,战战兢兢的靠着门框,拼命的想要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假装自己不在。

        “有何事?有事快说!”

        


        


        ps:书友们,我是吃喵的孔雀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