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厨农女:美味娘子来冲喜在线阅读 - 第7章:灵水,这是好东西

第7章:灵水,这是好东西

        “哎!”

        福来欢快的应了一声,他也饿了,这会儿闻着香气,肚子早就叫唤上了。

        锅巴蒸好之后就一直在锅里盖着,这会儿取出来还是热气腾腾的。

        林菀儿见沈清河之前那么一副动不动就吐血的模样,担心他吃不了,便给他煮了一些粥。

        米是一早蒸锅巴的时候下锅的,在锅里闷了这么久,早就变得黏稠了,盛出来刚好一碗。

        “这个给你家少爷吃,他要喝药,有什么不能吃需要忌口的,你有空的就告诉我。”

        福来应了一声,看着林菀儿的眼神有些复杂,帮着林菀儿把晚饭端到了房间里。

        沈清河本想下床,林菀儿见沈清河那么一副虚弱的模样,也不想折腾他,就干脆让福来搭把手,把桌子直接抬到了床边。

        沈清河有些羞愧,不过看着林菀儿的眼神却愈的柔和了。

        沈清河搅和了一下黏稠的白粥,不过就是一碗普通的粥,眼下却让沈清河异常诊视。

        林菀儿见沈清河盯着粥碗沉思的模样,还以为沈清河是不喜欢。

        “不喜欢吃白粥?我不知道你不喜欢这个,不过眼下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你先将就一下。”

        沈清河抬头冲林菀儿笑了笑,摇头。

        “怎的不多煮一些粥一起吃,只吃锅巴会不会太干了?”

        林菀儿咬了一口锅巴摇头:“不会,厨房里的米不多,你身子不好,留给你吃就行了,待会儿我们喝水就成了。”

        林菀儿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早年在孤儿院的时候什么苦没吃过,这算啥!

        而一旁的福来跟林梓澄,早就吃的头都顾不得抬了。

        沈清河看着福来和林梓澄埋头苦吃的模样,眼底带了一丝笑意,喝了一口粥。

        粥刚一入口,沈清河的眼神立马就变了。

        明明是最简单不过的白粥,却被他喝出了不一般的味道,仿若有一股热流顺着喉咙而下,感觉整个身子都充满了活力。

        这种感觉……和林菀儿给他倒的那杯水喝下去的感觉一样!

        沈清河低眸掩去了眼底的惊诧,又喝了一口粥,确定自己的猜测没错。

        不过沈清河没打算声张,不管林菀儿动了什么手脚,总归是对他有好处的。

        林菀儿从方才沈清河低头喝粥的时候就一直不动声色的盯着沈清河的反应,沈清河身子骨虚弱的仿佛随时都能死过去。

        林菀儿也不知为何,或许单纯只是为了沈清河的那张脸,并不希望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个美人就这么死了。所以煮粥的水,她用的是灵泉水。

        不只是粥里,就连做锅巴和面的时候,里面添的也是灵泉水。

        林菀儿的目的是给自己和林梓澄养身子的,福来只能算是顺带的,纯属幸运。

        沈清河把一碗粥喝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还在福来一脸震惊的模样下,又给面子的吃了半个锅巴。

        福来惊诧的一口锅巴和着菜含在嘴里,都忘记咀嚼了。

        沈清河最近的身子骨越来越不行了,平日里能吃下去小半碗粥就已然很不错了,眼下不但吃完了一整碗粥,居然还能吃下去半个锅巴!?

        福来目光一转,继而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林菀儿。

        不得不承认,林菀儿做的饭菜是真的很好吃啊!若不是福来亲自给林菀儿烧火,眼睁睁看着林菀儿炒出来的菜,他都要怀疑林菀儿是不是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往饭菜里添什么东西了!

        “这就吃饱了?你吃的太少了点吧?还没有梓澄吃的多。”

        林菀儿看着沈清河就这么放下了碗筷,看着沈清河的眼神满是不解,心下还在暗暗腹诽,难不成是沈清河吃惯了山珍海味,她做的不合他的口味了?

        也不对啊,林菀儿自认自己的手艺还是足够的,再加上灵泉水的加持,就应该像林梓澄和福来那般吃的头也不抬才是正常的反应呐!

        沈清河借着桌子的遮挡,悄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不由得苦笑。

        “我已经吃了很多了,身子近来越来越不好,连带着胃口也不好了。没想到菀儿做饭这么好吃,今日一不留神就吃了这么多,这已然是我之前一整日的饭量了。”

        林菀儿听了沈清河的解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就是这样才对么!

        沈清河说的可一点都不夸张,他确实是吃的太多了,这会儿肚子都胀了。

        看着福来和林梓澄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样,若不是因为他实在吃不下了,估摸着他还想继续吃,实在是林菀儿的手艺太好了!

        于是在林菀儿还不知道的时候,仅仅是凭着一顿略显寒酸的饭菜,就已经虏获了主仆二人的心。

        等吃完收拾完天色已然不早了,林菀儿也终于有机会给自己烧些水洗澡了。

        在林大保家的时候,林菀儿和林梓澄每日都被王氏支使的团团转,能停下来歇口气都不容易了,更不要提还有洗澡的时间了。

        等林菀儿舒舒服服的洗完了澡,一桶水已然变成黑色的了。

        林菀儿有些羞惭的把水给倒了,披上沈清河友情提供的旧衣服,把自己的衣服快手快脚的洗了洗,倒水的时候盆地满是泥。

        林菀儿披着衣服去看林梓澄睡了没,本想让他也洗个澡,结果却现林梓澄跟福来睡在了一张床上睡得香甜,都打起小呼噜来了。

        林菀儿无奈只好放弃,好在福来不嫌弃林梓澄,只能等明日再让林梓澄清洗了。

        想到这里,林菀儿便把房门落钥,忽而想起来,这里只有三间草房,一间是堂屋,只有两间卧房。

        原本沈清河和福来各住一间,眼下林梓澄很识时务的跟福来睡在了一个屋,而林菀儿眼下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去跟沈清河睡在一个屋!

        林菀儿倒是不排斥,不说她现在好歹也算是被买来嫁给沈清河了,就单单是让她跟沈清河睡一个屋一张床,那也分明是她占便宜了!

        然而林菀儿现在最担心的,是她睡相不好,尤其是面对着这么一个美人,万一要是把持不住了怎么办!

        林菀儿心下纠结,磨磨蹭蹭的去了卧房,沈清河正斜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本书,对着昏暗的油灯翻阅。

        “天色不早,早些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