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正道潜龙在线阅读 - 第九五零章 彻底闹僵的家庭关系

第九五零章 彻底闹僵的家庭关系

        大菠萝被乔帅怼了一杵子后,愣了半天才问道:“咋了?”

        “啥咋了?警察都他妈找工地去了?你在锦z捅出来好几个重伤,这到底怎么事儿?”乔帅叉腰喝问了一句。

        大菠萝听到这话再次一愣。

        “怎么了?”

        就在这时,萱萱穿着大菠萝的衬衫和自己的睡裤,也从屋内从了出来,而乔帅扫了她一眼后,心里莫名有点厌烦,因为自己大菠萝接触上这个女的,那就一直没有过好事儿。

        艾家。

        “我吃不下了,先去了。”艾青执拗的拎着包就要往外走。

        艾老爷子站起身,背着手喝问道:“你现在真是翅膀硬了,谁都不了你了,是吗?”

        “不是,我不想跟您犟嘴。”艾青心情极度烦躁的就要往外走。

        “小青,爸你两句也是为你好,你这样就有点不懂事儿了。”艾江也站起来吼了一句。

        艾青扭头看了一眼大哥,  俏脸没什么表情的应道:“你一个大老爷们,遇到事儿不会自己处理问题,每次都找爸打小报告,你好意思吗?”

        “走,让她走!”艾老爷子气的浑身颤抖。

        艾青没再吭声,领着包推开阻拦的亲戚,迈步就离开了家门。

        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艾青情绪非常低落,她也不知道自己生在这样的家庭,是大幸还是不幸,从小到大,父母就态度非常强硬给她规划人生,而她能做的就是在被规划的人生里,活出自己的精彩。

        她从懂事起就一直很努力,她想把所有事情都干好,从而赢得自己对人生下半场的规划权,可在家人眼里,她不管怎么努力,那也就是个小女人,如果不走仕途,不当当大官,那就应该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从而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

        这种在家庭每个人心里都蔓延着的迂腐,强硬的男权社会思想,都让艾青极度厌烦,她总觉得自己如果连婚姻都选择不了,那这一辈子就过的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她一直反抗,并且弄的自己筋疲力尽,在失落的时候,连个话的人都没有。

        浑浑噩噩的到了家里,艾青正准备洗个澡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冷,随即拿出体温计一侧,缺发现自己高烧到38°多。

        换上睡衣,艾青低头在柜子里翻找了一下,却发现家里连点药都没有,她再次感觉到自己的生活有些冰凉,只能烧了壶开水后,窝在被窝里,双手捧着水杯,一边喝着,一边静静发呆。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艾青疲惫的伸手接起:“喂?”

        “哈喽啊?干嘛呢?”付志松的声音响起。

        “在家呆着!”

        “哎,你过几天我一个朋友结婚,除了结婚,我还送点啥好呢?”付志松经常会这样没话找话的给艾青打个电话。

        “我不知道,你自己想吧!”

        “你看你帮我出个主意呗!”

        “都了我不知道,你还问什么啊?我很烦,生病了,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艾青平常与朋友相处,那都是很有礼貌,也开的起玩笑的,可现在她是真的心情不好,实在没精力跟付志松扯淡,所以语气有点冲的了一句后,就挂断了电话,并且还关了机。

        将热水喝完,艾青躺在被窝里,想起父亲刚刚当着众人骂她的话,不自觉的就流出了眼泪。

        哭着,哭着,艾青迷迷糊糊的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沈y出租房内。

        大菠萝听到警察已经找到了工地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问你话呢?!到底怎么事儿啊?”乔帅再次喝问道。

        “没什么事儿,人不是我捅的,我只是去了。”大菠萝撒个了慌。

        “别他妈扯淡了。”乔帅无语的应道;“你不是主犯,人家能找到这儿来?”

        大菠萝沉默半晌,伸手拉着乔帅的胳膊就了一句:“走吧,咱俩去外面!”

        乔帅闻声一愣,扭头看了一眼萱萱后,直接就当面问道:“是不是又因为她干起来的?”

        萱萱听到这话,莫名有点尴尬。

        “不是我你咋想的啊?怎么这么大岁数了,连搞!”乔帅脾气直,而且他就是感觉这事儿跟萱萱有关系,所以想两句难听的话埋汰埋汰这个女的。

        “行了,咱俩出去!”大菠萝自然不可能让乔帅在这儿跟萱萱发火,所以硬拽着他就走出了家门。

        二人下楼后,就在车上聊了起来。

        “到底是不是因为那个女的?!”乔帅瞪着眼珠子喝问道。

        “不是。”大菠萝还是没有承认:“因为我老家的一个朋友,是他叫我去锦z帮他办点事儿的。”

        乔帅闻声狐疑的看着大菠萝:“真不是?”

        艾家。

        艾江给父亲沏了一壶茶水后,就迈步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在谷歌搜索引擎上搜了一下:“民委候补常委提名截止时间。”

        浏览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后,艾江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手里把玩着电话,沉默许久后,才叹息一声:“唉,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好啊。”

        话音落,艾江拿着电话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沈y家内。

        “大松呢?”沈天泽冲着二胖问了一句。

        “不知道,没看见他!”二胖摇了摇头问道;“你找他有事儿啊?”

        “嗯,我给他打个电话。”沈天泽坐在沙发上,低头就拨通了付志松的号码。

        “喂?咋了?”

        “你在哪儿呢?”沈天泽张嘴问道。

        “在外面办点事儿,咋了?”付志松反问道。

        “是这样哈,李珂的作用基本已经结束了,咱公司这边也不需要在用他了。”沈天泽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轻声嘱咐道:“你把手里的事儿推一推,争取明后天就把他送浙j去!”

        “这么急啊?”付志松一愣。

        “放在手里没用,早送去早利索。”沈天泽点头应道。

        “好,我知道了。”付志松扫了一眼手表:“我在外面玩呢,明天去就办这个事儿!”

        “你又推牌九呢?”沈天泽无语的骂道:“你狗日的在玩,我就跟你拼了!”

        “呵呵。”付志松咧嘴一笑。

        浙j。

        文叔拿着电话安抚道:“没事儿的,已经在想办法救他了。”

        “文叔,一周内李珂要不来,那我就亲自带人去沈y,跟沈天泽手里硬抢他!”李荆声音低沉且果断的了一句。

        ≈#x5ea6;≈#x7d22;≈#x4e91;≈#x9601;≈#x5c0f;≈#x7f51;≈#xff0c;≈#x4f60;≈#x9a8c;≈#x65b0;≈#x65b0;≈#x5feb;≈#x7ae0;≈#x5c0f;≈#xff0c;≈#x6709;≈#x8bf4;≈#x66f4;≈#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