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在线阅读 - 0962 你老实一点

0962 你老实一点

        寒光从瞳仁中划过。

        冷眸瞬间凝得更紧了,他也想起了什么事情,大声喝道:“快点把孙千雪叫过来……”

        “王爷,你还想考孙千雪找到花醉宫吗?这似乎不可能了,这个女人心计太深了,从一开始,她就打算利用辰王府去对付花醉宫,至于那四兽族徽根本就没有打算帮我们找……”

        对于今晚的事情欧阳顺天了解了一大半。

        “她不是已经交出一块四兽族徽了吗?她利用辰王府,本王又何曾不是在利用她?现在她的人在本王的手里,本王不相信她还能上天……”

        很快,孙千雪就被带进了帐篷,她用眼睛斜着看过来,有些漫不经心。

        她知道此刻该着急的赫连宇,她就当看戏啰。

        “王爷,我们不是刚刚才放开吗?这么快就要见我吗?王爷不是不相信我吗?”

        “你老实一点,王爷有话问你。”苏沫沫一声娇喝。

        孙千雪耸耸肩,“我很老实啊,一直尽心尽力为你们做事,是你们不相信我而已……”

        “叶峰会掌控鸟儿对吧?他武功这么厉害,为什么没有当上太阳族的族长?”

        赫连宇冷冷的问道,根据记载,太阳族的族长并没有规定一定要女子继承族长之位,论武功,谋略,这个叶峰比孙千雪和华灵非都更强,可是她却甘心留在华灵非的身边,心甘情愿的帮华灵非打理花醉宫,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以前叶峰没有来这里的时候,并不会掌控飞鸟,至于族长之位,并不是以武功来选的,王爷也是威名赫赫的,想必也明白,这当家做主的不一定要能打的,要的是谋略和忠诚,叶峰一直追随华灵非,族中的人早就已经看不惯他们了,无论是他们哪一个都不可能当上族长的……”

        按理说,孙千雪十分鄙夷叶峰的,可是在神情中并没有一丝的鄙夷之态,而且说起叶峰的时候,那双眼眸明显的明亮了很多。

        “这么说来,你才是最适合当族长的?”赫连宇嘲讽的一笑,薄唇浅淡的一勾。

        这个孙千雪未免太自视甚高了,将别人当傻瓜吗?她口口声声说族中的人容纳不了华灵非和叶峰,可是她嘴里所谓的“族中人”并不是代表太阳族所有人,而是拥护她的族人而已。

        照着赫连宇的估计,花醉宫是从太阳族中分裂出来的,应该与现在的太阳族旗鼓相当,要不然也不会经过这么多年,孙千雪一直不敢过来剿灭,因为她清楚,这样只会带来一个后果:两败俱伤……

        所以,她所说的族中人容纳不了华灵非和叶峰,其实是她自己在排斥他们。

        对于太阳族的私事赫连宇并不想参与,冷眉一蹙,接着问道:“你知道花醉宫还有什么人会掌控飞鸟吗?”

        “大约十六岁左右,长得白白净净的,他一次可以让成千上万只鸟听话……”苏沫沫做着补充。

        想起那天早上看见的奇景,苏沫沫还是觉得叹为观止,那些鸟儿居然组成了一个圆球,将那混小子带上天,这似乎比武功高强更加牛逼……

        他这样根本就是百鸟之王嘛,如果他再可以控制住苍鞠森林里的猛兽,他岂不是就可以主宰整个苍鞠森林了?

        “应该没有吧?族人差不多都是在山里长大,玩鸟的人很多,训练个一两只小鸟玩玩的人数不胜数,可是能够掌控成千上万的鸟儿却一个也没有……”

        赫连宇看了看她的神色,觉得她似乎没有说假话,这才说道:“你可以回去了。”

        孙千雪顿时就不乐意了,冷冷的说道:“王爷,你这到底什么意思?对我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我自认为没有做对不起王爷的事情,现在王爷毁约在先,无礼在后,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女流之辈好欺负?”

        “本王从来都不会欺负任何一个人,只会对付,所谓的对付就是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寒芒从眼眸之中喷射而出,杀意骤起,那目光似乎就可以把人撕成碎片。

        孙千雪心一颤,底气顿时就没有了,小声的说道:“太阳族对辰王府是充满诚意的,没有想到……”

        “孙姑娘,你还是回去休息吧。”离枫已经冷冷的说道,做了个请的姿势。

        孙千雪一脸尴尬,然后一甩衣袖,出去了。

        “王爷,救王妃的事情还是从长计议,您也早点休息。”

        随后,欧阳顺天和苏沫沫退了出去。

        苏沫沫回到帐篷以后,到处翻找,终于在包袱里找到了那个竹笛。这个竹笛被安心找回来了以后,交给古悦。

        昨天晚上,苏沫沫见古悦和赫连宇的关系闹得这么僵,都是由这竹笛引起的,所以让古悦把竹笛交给她保管,免得他们二人再为了竹笛的事情起风波。

        她记得自己将竹笛随手扔在一个地方了,还担心找不到呢。

        她将竹笛拿出来,凑近烛火,仔细的看。这个竹笛不过小拇指粗,要不是上面有些精美的雕纹,跟普通的竹笛也没有两样。

        孙千雪虽然说花醉宫没有这么一个人,但是她不相信,这个女人的话可不能全信,谁知道她的心里打着什么鬼算盘?

        孙千雪不是说叶峰不会掌控那些鸟儿吗?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当时还有一个人躲在暗处掌控那些小鸟,而且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送竹笛的那小子。

        她将竹笛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也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原本以为竹笛上会有一些关于花醉宫的线索,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有些懊恼的将竹笛揣进怀里,然后合衣躺下。

        如果这个时候赫连隶在身边该有多好?他心思缜密,一定可以通过竹笛找到花醉宫的线索,将古悦救出来的……

        眼眸微微的一烁,然后发出一声轻叹。

        白天,她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仍旧是那个泼辣的苏沫沫,可是一到晚上,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赫连隶。

        因为只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不需要掩饰自己……

        古悦觉得自己耳际生风,身体被带在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的,过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才觉得自己的身体着地了。

        脚上有了一种踏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