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宗女荣华录在线阅读 - 第一八七章 罗诉

第一八七章 罗诉

        王大公子带着满身的怒火离开。

        成烟罗目送他离开之后便回了军营。

        一连在军营呆了好些天,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成烟罗这才收拾了物件回府衙。

        她一回去就碰到了秦翊。

        两个人站在院中相视而立,但都沉默寡言。

        过了好久秦翊才道:“回来便好生歇着吧。”

        成烟罗点头:“是。”

        她回到屋内,将带回来的东西放置好,又叫丫头打水洗漱。

        才刚换了一身衣服,就听到敲门声。

        成烟罗开门,就看到燕九娘站在门口。

        “进来吧。”她将燕九娘带进屋中,顺手关了房门。

        燕九娘轻声笑着,朝成烟罗福了福身:“我过来谢你的救命之恩。”

        成烟罗摆手,倒了一杯茶递给燕九娘:“我是为了秦翊,你要谢便谢他去。”

        燕九娘喝了一口茶,把杯子轻轻放下,她瞧着成烟罗出了一会儿神。

        成烟罗摸摸自已的脸:“你看我做甚?”

        “怪不得呢。”燕九娘又笑了。

        “怪不得什么?”成烟罗有些摸不着头脑。

        “怪不得四牛那般喜欢你,为你牵肠挂肚,睡不安寝,食不知味。”燕九娘瞧着成烟罗:“成姑娘这般绝色,也确实……”

        成烟罗入了神:“他竟连小名都告知你了。”

        燕九娘笑着摆手:“你想差了,我原姓程,我父亲是四牛的夫子,四牛还唤我一声燕然姐,只是小时候被拐子拐卖才沦落到这种地步。”

        “呃?”成烟罗心中一惊:“你便是燕然姐?”

        燕九娘点头:“这个名字好久都没人叫过了,我都快忘了,要不是碰到四牛,只怕……罢,不提这个,我今天来见你,便是不想叫你误会他,前段时间他去青楼也是为了我,他想替我赎身,只是我当时和朱公子说好了要嫁给他的,就拒绝了四牛,后头的事情你也都知道,四牛与我并无男女之情,只是念着小时候的情分才想帮我的。”

        成烟罗怔怔出神了好久。

        燕九娘道:“这段时间你在军营练兵,四牛也是早出晚归,我瞧着他是真心……”

        燕九娘的话没说完房门就被推开了,秦翊黑着一张脸进门:“燕然姐,还请慎言。”

        “好。”燕九娘笑着起身,她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道:“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啊,改日再与你们说话。”

        燕九娘走的潇洒,秦翊便有些尴尬了。

        他站在屋中,出神的看着成烟罗。

        好些天没见着成烟罗,秦翊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似乎做什么都像缺了魂一般。

        今日见到了心尖子上的人,他的心就被填的满满的,眼中心中就只剩下成烟罗了。

        成烟罗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低头轻咳一声:“燕然姐刚才想说什么?”

        秦翊别过脸不敢看成烟罗:“燕然姐自小爱开玩笑,她说什么你都莫当真。”

        成烟罗皱眉,她站起身缓步走到秦翊面前,一双秋水眸子直视秦翊:“秦季明,你为何不和我说明白?”

        “啊?”秦翊后退一步,一脸的疑惑。

        成烟罗再上前一步:“为什么对我都瞒着燕然姐的身份?为何不和我说明白燕九娘就是程燕然?为何要叫我误会你?”

        她一字一句问的快速又怒气冲冲,叫秦翊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成烟罗笑了:“你是故意的是吗?”

        秦翊脸色瞬间变白。

        他没说话,也不敢直视成烟罗。

        “你是故意叫我误会,故意疏远我的,我知我对不住你,你如此我也不怪你,只是,你有什么话该和我说清楚,便是你怪我,我也能接受,大不了不叫你再见到我就是了,可你这么……这么含含糊糊的又算什么?”成烟罗眼中含了几分苦意。

        秦翊一直不敢看成烟罗,他右手握成拳:“你即然都猜到了,我又何必多说什么。”

        成烟罗心中似被重重一击,她苦笑一声:“也罢,反正你我也不是真正的夫妻,如今瞧不上了眼了,分开便是,只是……我要在府衙住到过了正月十五,等王家那边不再寻燕然姐了再去军营之中,你放心,今后我会很少回来,还有,你若是喜欢上什么人,自可以领来家中。”

        说完话,成烟罗一指门口:“现在,请你出去。”

        秦翊又肩微垂,心口疼的难受。

        他什么都没说,转身出了门。

        成烟罗气狠了,坐到椅子上好久都不愿意动弹。

        程燕然站在偏房的屋中静立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声,她坐下拿起书继续读了起来。

        因为成烟罗和秦翊怄气,这个年过的便不怎么美满。

        整个府衙后院气氛也很压抑,旁的人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以为是秦翊移情别恋,放着好好的新婚妻子不疼,偏生看上了一个烟花女子。

        那些下人对程燕然便更有了意见。

        程燕然全当没看到。

        她自小时候被拐,这些年听到的闲言闲语,受过的苦难多了去了,这些对她来说真不算什么。

        不过,她也感念成烟罗救命之恩,又念及和秦翊小时候的情谊,倒是真心替这两个别扭的人着急。

        程燕然原想找秦翊谈谈,只是秦翊并不见她。

        她想寻成烟罗说说心里话,成烟罗却成天见不着人影。

        程燕然没耐何只能独自叹气。

        她心说这么一对佳侣如何偏弄的跟怨偶似的?

        程燕然在青楼呆了那许多年,又如何看不出一个人有情无情来?

        她瞧着秦翊打心底里喜欢成烟罗,而成烟罗对秦翊也并非无情,可偏生这两个人太过别扭了,谁也不肯先开口,而秦翊更是把所有的喜爱都压在心间,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等到过了正月十五,成烟罗果然说话算话,真的搬到了军营中去住。

        开了春,她还专门买了好几条海船带着人出海去了。

        这一去,便是好几个月。

        而程燕然也被秦翊安排到了他手底下的胭脂铺子做个管事,这几个月,秦翊也一直在想办法改变粤府的现状。

        他兴修水利,开恳梯田,同时又找优质的粮种。

        倒也是他时运好,在找粮种的时候,偏生碰到了他帮过的蓝贞娘,这才知道蓝贞娘后来嫁的丈夫罗诉竟是一个种田的好手。

        罗诉读过书,读的书还不少,也十分聪明。

        只是他志不在官场,他一直对种田和改良粮种感兴趣,也有这方面的天分,从小时候他就一直努力,后头蓝贞娘嫁了人,他更是加倍的努力。

        倒是真叫他寻到了好的粮种,经过几年的培育,再加上他在别的上头又赚了许多钱买了很多良田,他倒是种出了不少粮食,如今,罗诉可以说是整个粤府数得上的粮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