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归朝在线阅读 - 第五五四章 嫁女

第五五四章 嫁女

        比起初到中原时,谢红琳的身体已经大好。她不但能站起身来,还能在别人搀扶下走上几步,白天的时候,她便让霍轻舟扶着,去前厅见过展忱。

        因此,未到四更,她便让人扶着,一步一步,缓慢而艰难地走去霍柔风的院子。

        她要走着去给女儿梳头,这是她身为母亲的责任与刚强,她要亲自走过去,有尊严地走过去。

        两个院子离得很近,但是比起同在一个院子的前厅还是远了许多。

        对于其他人而言,只是短短的一段路,对于谢红琳,却如同荆棘铺路,最初的十几步之后,她迈出的每一步都会带来一阵疼痛,随着越来越剧烈的疼痛,她的脚底渐渐发软,她把身体的重心放在被丫鬟们扶着的手臂上,几乎是踉踉跄跄走进了女儿的屋子。

        霍柔风早已被丫鬟婆子叫了起来,她已香汤沐浴过了,这会儿穿着大红中衣,坐在西洋美人镜前打瞌睡。

        她打着哈欠,对刘嬷嬷和全福太太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我娘就爱睡觉,所以这会儿她起不来,你们还是让我到床上睡一会儿吧。”

        “谁说我起不来的?”门外传来谢红琳的声音,声音高亢,听不出半分疲态。

        “娘,您起得早啊!”真是不能背后说人,瞧瞧,自由就在前面招手的时候,她却还要被她娘嫌弃。

        谢红琳步履从容地走了进来,把比她还高出一截的女儿按回玫瑰椅上,她从镜子里看着女儿,十六岁的少女,皮肤如羊脂般洁白细腻,吹弹得破。

        她爱怜地抚摸着女儿及腰的青丝,女儿的头发随了她,浓密乌黑,带着淡淡的皂角气息。

        她从喜盒里拿起梳篦,念着喜歌,给女儿梳通了头发.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

        镜子里的少女笑得眉眼弯弯,全无应有的羞涩,等到母亲给她梳了头发,她笑盈盈地说道:“娘,您念的真好听,我还是第一次听呢。”

        谢红琳道:“那你们以后可要和和美美,就像这歌里的一样。”

        说到这里,她的鼻头微酸,嘴边却溢出了笑意。

        梳妆嬷嬷是吴家给请来的,榆林城里很有名,据说但凡是由她梳妆上花轿的年轻媳妇,全都是一举得男。

        展家和谢家都不信这些,可是能图吉利的事,却也不会拒绝。

        吴家推荐这位嬷嬷时,谢红琳一口答应下来。

        梳妆嬷嬷用嘴咬着丝线一端,麻利地给霍柔风绞面,霍柔风龇牙咧嘴,如同受刑一般,谢红琳翻翻眼睛,哪有这么疼啊,大喜的日子,真让这丫头给气着了,好在她只生了一个女儿,如果多生几个,她的头发怕是要早早白了。

        想到这里,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小枫是遗腹女啊,表哥若是能看到女儿出嫁,该有多好。

        梳妆嬷嬷终于给霍柔风开了脸,看着镜中焕然一新的自己,霍柔风摸摸还有点微疼的脸蛋,对谢红琳道:“娘,我好看吧?”

        这下子,连全福太太也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她也不是头回做全福太太了,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哪家的新娘子这么有趣。

        “好看,我的宝贝闺女最好看了。”谢红琳柔声说道,她的眼底都是笑意,她的小闺女终于要嫁人了。

        霍大娘子也早早起来了,秋寒料峭,她披着月色站在霍柔风的院子外面,按照江南的规矩,未嫁的姐姐不能送妹妹,就连梳头上妆也要避开。

        她在外面等了约末一个时辰,有亮光由远及近,来的是吴家姐妹。

        见她们也起得这么早,霍大娘子笑着说道:“你们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吴欣欣道:“这哪儿睡得着啊,我闭上眼睛都是九娘子戴着凤冠霞帔的样子呢。”

        是啊,是什么样呢?

        这时,有小丫鬟深一脚浅一脚地跑了过来:“大娘子,两位吴小姐,九娘子梳妆好了,你们快进去吧。”

        闻言,三人一刻不停地走了进去。

        烛光下,霍柔风正在吃力地摘着头上的凤冠,镶翠和嵌碧担心她弄坏梳好的发髻,连忙过去帮忙。

        凤冠被取下放在托盘里,霍柔风如释重负地长长舒了口气,这玩意儿也太沉了,只是戴了一会儿,她就累得脖子疼,若是戴上一天,她的脖子非要断了不可。

        “我看贵妃醉酒里面的戏子,戴着凤冠又扭又唱的,也没有这么累啊。”霍柔风抱怨着。

        “戏台上的凤冠是假的,哪如你这个真材实料。”谢红琳说道。

        这时,霍大娘子和吴家姐妹撩帘进来,霍柔风张着手,冲着霍大娘子道:“姐,你看我好看吧?”

        “好看好看,姐还是头回见到这么好看的新娘子。”霍大娘子由衷地笑着。

        这时吴欣欣问道:“咦,怎么没用花露呢。”

        昨天她来的时候,她娘还特意让她带了两瓶上好的花露,那是京城老字号的花露,西安城里也买不到。

        霍柔风道:“我已经够好看的了,就不用再抹花露了,免得迷倒一大片。”

        谢红琳和霍大娘子齐齐抚额,可算是把她嫁出去,以后这抚额的事情全都交给展怀了,真好。

        她们并不知道,霍柔风之所以不用花露,并非是她说的那样,而是为了展怀。

        或者说,自从那一年,展怀在无锡霍家庄子里,因为花露而病了一场,她便再也没有用过花露了。

        初时她是觉得花露险些害了展怀,她心里膈应,后来渐渐地成了习惯。

        隔着厚厚的嫁衣,她摸摸颈下,那里有一处突起,那是当年展怀送给她的小猴子。

        小猴子里面是水蜜桃的香味,酸酸甜甜。

        天光大亮的时候,外面响起了鞭炮声,有小丫鬟兴高采烈地跑进来:“夫人,迎亲的轿子到了马场外面了。”

        屋里的女眷们连忙站起身来,镶翠和嵌碧手脚麻利地把凤冠重又给霍柔风戴上,刘嬷嬷端了碗百合莲子汤,对霍柔风道:“九娘子,喝口汤,百年合好连生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