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变身灵山大师姐在线阅读 - 0625 开房

0625 开房

        看到秦琴闷哼之后,陆绫赶忙拽住秦琴的手,担忧的看着她。

        “秦师姐,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秦琴摇摇头,接着蹲下身子看着陆绫。

        “……”

        一分钟之后。

        “秦师姐,你看着我干什么……”陆绫红着脸扭过头去。

        “没什么。”秦琴起身。

        想了想陆绫之前看着她用凝心诀时候羡慕的眼神,以及对自己变异的咒法的厌恶……就知道陆绫很想能够使用文魂。

        所以,她刚才有想过,是不是告诉陆绫她音律中可以用静心咒的事情……但是仔细思考之后还是放弃了。

        万一,只是静心咒的个例,小丫头会很失望的吧。

        就好像唐徵一样……明明不能学习武魄,还去了流水学堂,她已经没有勇气再看着一个女孩子希望破灭了。

        先上报消息,看上面定夺吧。

        不过秦琴大概也能猜到什么结论,无非是让陆绫多多试试其他的曲子……

        “所以说,阿绫你还是跟着我学琴比较重要。”秦琴摸了摸陆绫的脑袋。

        “???”陆绫迷糊的看着她,不明白的摇摇头,接着鼓起勇气问。

        “师姐……我的毒……怎么样了?”

        她不知道师姐在试什么……不过心里还是对秦琴抱有期待的。

        “比之前更厉害了。”秦琴实话实说,这里的厉害说的是杀伤力,陆绫看着她的表情,也能知道一点了。

        “这样啊……”陆绫低头,情绪都写在了脸上。

        “师姐,东方师叔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找她干什么?”秦琴警惕的看着陆绫,她本来想安慰陆绫呢,现在突然听她提到东方怜人,一下就认真起来。

        “她喜欢欺负你,离她远点。”

        秦琴警告陆绫。

        这丫头太过软弱,被人家欺负了还是会在贴上去……秦琴作为她的老师和师姐,有必要保护好她。

        “先生说东方师叔对毒很有研究,说不定……可以……”陆绫小声的道,虽然没有说完,但是秦琴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

        有些沉默。

        不知道如何安慰陆绫。

        实际上,在秦琴的角度看来,陆绫现在的天赋比正统的文魂要稀有多了,也要更加的厉害。

        灵山最不缺少的就是文魂使用者,秦琴自身也是一个同境界顶级的“大奶”。

        越是厉害的文魂仙子,越是喜欢那些强大的武魄少女,这几乎是定律,所以秦琴并没有觉得陆绫的能力有什么危险的……开玩笑,再危险能够危险过东方怜人的姣气毒?据秦琴所了解的,东方怜人的大徒弟曾经就被那种媚色的姣气弄得生不如死,从那以后就在各峰游荡居住,现在更是灵山反东方怜人组织的首领。

        陆绫这点能力可以自己控制,本质上和武魄没有任何的区别,有什么好危险的。

        想是这么想,但是秦琴依旧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陆绫。

        “阿绫,你知道天光墟会武吗?我应该和你说过吧。”秦琴突然道。

        “天光墟?”陆绫愣了一下,想到了什么,隐隐的有些头痛,不过马上就恢复过来:“我知道一点点……赢了好像有长生果可以拿。”

        “长生果,你还知道这个?”秦琴也很惊讶。

        “恩,想要。”陆绫点点头,她想要长生果是因为自己的师妹,而不是自己想要食用。

        “你这丫头倒是敢想……”秦琴想着,上下打量着陆绫。

        “距离天光墟会武的日子已经没有几天了,阿绫你真要说修为的话,合魄境正好是最低级的分组,不过那里面可都是一些战斗力和修为不符合的家伙,多是合魄境大圆满……而且也只有个人战……”秦琴看着陆绫摇了摇头,言下之意是这一届的会武陆绫基本上是不用想了,就算能够突破到合魄境,面对一群大圆满的,修炼之后根骨成长小于10年的人,陆绫几乎没有任何的能力。

        最低级分组的极限年龄是35岁,修炼不能大于十年。

        就陆绫这个十四岁的,拿什么去和人家打。

        “所以说,阿绫你想要长生果的话,就来师姐这里参加组队赛。”秦琴摸了摸陆绫的脑袋:“没有人会认为,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有那么强的杀伤力吧……三成的气血和魂力,在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的情况下,几乎是瞬间就废了对面一个主力……阿绫,你想想自己有多么厉害?”

        秦琴本意是借着天光墟告诉陆绫她的能力并不差。

        “……”陆绫没有什么惊喜的表情,但是握住了秦琴的手。

        “师姐……你需要我的话,我……会去的。”

        她其实……不是那么愿意去伤害别人。

        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毒很厉害却依旧不开心就是这个原因。

        接下来,秦琴和陆绫又聊了一些有的没得,直到天色彻底变暗。

        秦琴放下琴,刚刚询问了陆绫一些乐理知识得到了完美答案的她,现在恨不得把陆绫扔上床自己抱着睡。

        但是没办法啊……

        柳师妹现在回来了,她没有机会在和陆绫一起睡觉了。

        嗯……三个人一起睡怎么样?

        “阿绫,今天就到这里,你表现的很不错,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嗯,谢谢师姐。”陆绫打了个哈欠,眼神迷离。

        困了。

        没有坚持着要自己回家,反而站起来,迷迷糊糊的就抱住了秦琴的腰,脸贴着她的小腹,闭上了眼睛。

        秦师姐是她认可的人,陆绫并不会觉得害羞。

        秦琴看着陆绫满脸的疲惫,很是心疼。

        陆绫能够发挥的超乎她的意料,一定是耗费了大量的心神。

        秦琴没有怀疑陆绫为什么短时间内可以变化的这么大,在她看来陆绫的天赋摆在那里,只要她找回自信,只要她想做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累了吧……”秦琴主动将陆绫抱起来,拿起了她的小书包和绿竹,准备送陆绫回家。

        远程通知了一下柳扶风,让她来登灵台接陆绫,九峰她可上不去。

        出了门,回廊中,秦琴抱着陆绫路过沈归的房间,看着里面的灯火,敲了敲门。

        “师姐,明天陪我去凤师伯那里走一趟。”

        陆绫的事情,最好还是需要一个见证人。

        “……”沈归的声音没有传出来,但是秦琴已经转身离开了。

        她知道,师姐并不会无视她说的话。

        ……

        陆绫放学是很早的,大概下午四点钟流水学堂就放学了,所以陆绫在秦琴这里虽然待了很久,但是此时不过也才八点多的样子,正是灵山上一天中最热闹的时间。

        秦琴抱着陆绫,周身是淡淡的绿色结界。

        “从阿绫回来,又开始下雪了呢……冰系活性也下降了很多。”

        想着,秦琴低头看着陆绫的脸。

        这个丫头已经睡着了。

        身体暖暖的。

        很不正常。

        秦琴和陆绫生活过,知道这丫头身体有多冷,也知道陆绫睡相不好和她睡着之后因为寒气而不舒服有关……不过现在陆绫身体变成了正常人的温度,睡得也比以前香了。

        是因为什么?

        这颗火琉璃吗……

        会不会影响阿绫的冰系修为。

        摇摇头,这些不是她需要考虑的东西。

        此时,二峰的少女们在房屋外面扎堆的待在一起,吃零食的,下棋的,弹琴的还有聊天的,十分的热闹。

        不过,在看到秦琴路过的时候,大家都知趣的闭上了嘴,直到秦琴踏上传送阵离开,才开始有人说话。

        “秦师姐……好温柔啊……”

        “对方是陆绫嘛,没办法的。”

        “沈师姐也很喜欢她呢。”

        “其实,我也很可爱的……”

        众人的话语伴随着秦琴的出现而转移到了陆绫身上,这种场景在一层的登灵台上也得到了复制。

        传送阵前。

        秦琴到的时候,柳扶风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一身黑白道袍,打着一把油纸伞。

        柳扶风看到秦琴之后,开口:“秦师姐。”

        “嘘。”秦琴指着怀里的陆绫:“睡着了。”

        “给师姐你添麻烦了。”柳扶风提过秦琴手里的陆绫的行李。

        “哪有什么麻烦。”秦琴抱着陆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显然,她是想和柳扶风说一会话……也可能是想要再抱陆绫一会。

        毕竟,被陆绫依赖是很稀有的事情。

        在秦琴的带领下,柳扶风和她一起走到了一层登灵台的北面的小楼前。

        这里是灵山女孩子们交流的地方,是一个个不同的,开辟出来的空间,地位有些像茶馆,只不过这里除了茶水还有果汁。

        是休闲的好地方。

        秦琴和柳扶风有很多的话需要说。

        关于陆绫的,关于柳扶风的,关于九峰的。

        说实话,她现在还是很担心柳扶风的状态的。

        “师姐,一个房间。”秦琴将令牌递给小楼中的师姐。

        “要床吗?”少女看着柳扶风以及睡着的陆绫,露出一些怪异的表情。

        这里是喝茶的地方——表面上是。

        实际上……因为可以开房间,所以有很多灵山的情侣们来这里开房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在家里做那种事情的。

        不过,像秦琴这样,带着一个小丫头和少女一起来的很少。

        “咳咳,不要,数量很不够吧。”秦琴给少女使了一个眼色,她好不容易能抱着陆绫,要床干什么……

        “啊?是是是,不够……最近来的师妹比较多,现在还是晚上,床是不太够用,恩。”少女说着,就给秦琴开了一个房间,只不过脸色更加怪异了。

        她刚从天光墟回来,且是秦琴的师姐,还不认识陆绫,更不知道秦琴和陆绫之间有什么……她看着门外红着脸的柳扶风,就误会了一些事情。

        “师妹,走吧,愣着干什么。”秦琴拿到了房间,转头发现柳扶风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外,疑惑的看着她。

        “……”柳扶风看着小楼内粉色的装饰,稍稍有些犹豫。

        和徐师姐聊天的时候对方好像是有提到过这种地方,在灵山上有很多,徐师姐还说过让陆绫远离这种地方……所以,她从来没有让陆绫往登灵台北方走过。

        现在秦师姐居然要和自己一起进去……不免就有些多想。

        柳扶风虽然在陆绫面前非常的成熟温柔,但是不要忘了,本质上她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子,都没有发育完全呢,性格很矫情,容易害羞,还有些天真……只不过是因为陆绫而强行强大起来而已。

        现在在师姐面前,没有必要端着架子的她几乎是一瞬间就软了下来……哪里有半分那个能够让陆绫依赖的样子。

        秦琴虽然知道这些潜规则,不过因为柳扶风新入门,所以她不认为柳扶风会知道这种羞人的事情,所以就没有放在心上,外面还下着大雪,总不能让师妹撑着伞在外面和她说话吧。

        至于说周围的人怎么看……

        这些就不是秦琴需要注意的了。

        这个女人在古琴之外的地方不会在意任何人的看法,身正不怕影子斜,也不会在意流言。

        但是柳扶风在乎啊……

        她深知一群无聊的女人就在等着八卦呢……秦琴作为风云的中心人物,自己和她晚上来这种地方……会传出很不好的东西吧。

        “师妹?”秦琴看着柳扶风傻站着,歪了歪头,接着走出去将她拽了进来,走进了传送空间。

        柳扶风在进去之前看到了一旁负责开房的师姐怪异的眼神,顿时想要找一条缝隙钻进去。

        可是很快就结束了,她被秦琴拉进了房间。

        外面,少女看着柳扶风离开的地方,抿了抿嘴。

        这个师妹是新来的呢……看起来还是很纯情的……嘛,应该是误会吧,秦琴她还是知道的。

        但是女人嘛,幻想一下还是可以的。

        特别是对象是那个表面亲和,实际上比沈归还要冷淡的秦师妹。

        ……

        ……

        屋内。

        淡淡的花香在屋内缭绕,静心凝神的情况下,让人情不自禁的就产生一种身心舒适的感觉。

        柳扶风低着头坐在木制桌子前,很端正,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这房间……

        很奇怪。

        她是赤脚进来的……因为整个房间就像是一个花园,只有一条细小木制道路,然后其他地方都是艳红色的鲜花,烛火映衬下,人影摇曳,柳扶风不自然的心跳就加速了很多。

        除了一张不大的桌子,屋子里就只有一张大床,可以容纳四五个人打滚的那种。

        床……

        给人一种强烈的暗示,那就是房间中只有床可以待人,其他地方太小了。

        “床,师姐她是不是开错了。”秦琴皱眉,她没有想那么多,她明明没有要床,可是现在有那么一大张,而且也不是普通的房间,要这么多花有什么用啊。

        阿绫都睡着了,好看的花也没人看呢。

        最关键的是,有床的话,不就不能光明正大的抱着陆绫了吗?

        算了。

        秦琴轻轻将陆绫放在大床的角落中,接着走到柳扶风面前,看着柳扶风低头,满脸通红的样子,有些奇怪。

        不舒服吗?

        检查了一下,大概是天癸快来了,精神上不太好……

        “师妹,你不舒服的话,上床躺着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秦琴关心的看着柳扶风。

        “啊?床……”柳扶风慌乱的站起来。

        “师姐,阿绫还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