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墨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章 艰难的加俸

第四百九十章 艰难的加俸

        皇宫之中!

        李世民听着庞德恭恭敬敬的禀报火器监的事宜,听到墨顿如此安排,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如此也好,如此一来神霄道长的悲剧将不再重演。”李世民道。

        这种防火安排哪怕是他也挑不出任何毛病来,如此一来,定然能够将火器监的火灾威胁降到最低。

        而且别看李世民平时对墨顿毫不客气,但是要是不看重,也不会让最精锐的百骑去护卫火器监。

        而且墨顿不但对墨家至关重要,对于整个大唐也是举足轻重,两次墨技展充分的证明了墨家和墨顿的价值,若是墨顿有个闪失,那恐怕才是大唐最大的损失。

        “这么说来,墨顿这小子倒也是老老实实的呆在火器监。”李世民突然诧异道,这多日没有听到墨家子折腾的消息,还真的不习惯。

        庞德躬身道:“回陛下,墨侯爷最近吃住都在火器监,连日催促火器监赶工,并未踏出火器监一步。”

        李世民冷哼道:“这你小子该不会是为了省钱,连饭钱都节省吧!”

        庞德咧嘴一笑,没有接这个话,呈上一个奏折道:“此乃墨侯呈上的火器监俸禄翻倍的折子,还请陛下批阅。”

        “俸禄翻倍!”李世民不有眉头一皱。

        墨顿这小子这下倒好,不败自己的家了,逮住朝廷可劲的败了起来,而且对于火器监的工匠先是安置皇庄,又是免费医疗,最后俸禄翻倍,典型的败家子风格。

        对这些工匠俸禄翻倍,他没有意见,他对于火药极为看重,这种能够摧城毁隘的武器,乃是大唐立足天下的根本呀!毕竟火器监的工匠人身受到了限制,多一些补偿也是应该的。

        不过当他看到奏折上其中一个不起眼的一个名字的时候,顿时眼神一眯,冷声道:“墨顿你这个小鲶鱼还真是滑不溜秋,原来打得这个主意,也想要俸禄翻倍。”

        只见墨顿在加俸奏折上竟然偷偷摸摸的加上了自己的名字,可惜被眼尖的李世民发现了。

        李世民大手一挥,将墨顿的名字抹去,道:“除了墨顿这小子,其他的全部都俸禄翻倍。”

        “是!”庞德应声道。

        “如今的火药造的怎么样了!”李世民又出了一口气,顿时心中大为畅快问道。

        庞德禀报道:“据邓充禀报,第一批的大约五千斤火药已经制作完成,就等百骑将其送到火药基地。”

        “五千斤!”李世民满意的点了点头。

        墨顿这小子花钱大手大脚,不过做事倒也利索,十天就能生产五千斤火药,到了出征的时候,定然能够生产几万斤火药,足够吐谷浑之战。

        对于墨顿提议让火药生产和储存的提议,以及各种保密措施,更是深得李世民的心,

        “怪不得保密工作做得怎么好,连……”李世民嘿嘿一笑,顿住不说。

        墨顿这小子保密工作做得再好,不还是没能逃过他的法眼,不过唯一让他气不顺的,至今他都没有能够破解墨顿对密码情书。

        “不要让朕抓住真凭实据!”李世民冷笑一声道。

        当李世民的俸禄翻倍的旨意传到火器监的时候,整个火器监顿时全部沸腾。

        “多谢祭酒大人!”所有工匠遇到墨顿都由衷的躬身行礼道。

        作为普通的一名工匠,所求不过是养家糊口,虽然火器监的任务危险一点,要求苛刻,但是当看到双份俸禄的时候,所有人的怨言早就烟消云散了。

        “那是大家应得的!”墨顿一脸笑容,心中却忍不住滴血,李世民实在是太小气了,偏偏所有人的俸禄都翻倍了,唯独他的还是原封不动,这不是趁机打击报复是什么?

        从火器监重建到现在已经足足一月了,明日就是休日,太阳西斜之时,一个个工匠在百骑将士护送下,一个个都欢天喜地的离去。

        “墨侯爷不回去么?”薛仁贵看到众人都已经走了,而墨顿却依旧没有动弹的意思,不禁奇怪的问道。

        墨顿顿时脸色一僵,摇头道:“墨某身负皇上重托,火器监寸功未立,回墨府也是没事,不若就在火器监继续专研火器为好。”

        薛仁贵顿时满脸敬佩道:“墨侯爷果然是一片忠心,我辈楷模。”

        墨顿脸色一红,他可不是不想回去,而是不敢回去,明天乃是墨刊发行的日子,而梁祝也要连载下一回了,他可不想被整个长安城百姓堵门寄刀片,只能躲在火器监。

        “薛校尉,不也是没有回去么?”墨顿连忙转移话题道。

        薛仁贵摇头道:“末将家在河东,旬日不过一日时间也到不了家,在长安城也没有亲人,自然没有地方可去的。”

        墨顿点头突然问道:“听说薛校尉原本是河东良家子,怎么突然想起要参军,还进入了百骑。”

        薛仁贵古怪的看了墨顿一眼,道:“说起来,此事和墨侯爷倒也有关联。”

        “哦!”墨顿顿时眉毛一竖,静听薛仁贵后话。

        “墨侯爷初入国子监之际,连做边塞三诗,每一句都是脍炙人口,让人神往,在下原本家中务农,只是有一些力气罢了,听了墨侯的边塞三诗,激情澎湃,恨不得立即投身沙场,进入军中之后,正好赶上百骑选人,在下心慕长安城,就加入了百骑。”薛仁贵昂然道。

        墨顿这才恍然,没有想到蝴蝶效应竟然是自己的边塞三诗的效果,再加上以薛仁贵的身手,加入百骑定然是应有之意。

        “没有想到你我还有这等缘分,此刻能够一起共事,此乃天意。”墨顿心虚的说道。

        薛仁贵却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不由感叹缘分的奇妙。

        “对了!墨侯的墨刊在下甚是喜欢,尤其是墨侯所做的梁祝,实乃百看不厌呀!”薛仁贵有种读者粉丝看到作者一般,激动道。

        “是么?”墨顿干笑道。

        “对了,不知下一回,梁山伯是否得知祝英台女儿身?”薛仁贵一脸好奇的追问道。

        “呃呃!墨刊明天就会发行,你一看便知,提前透露就没有意义了。”墨顿说完顿时落荒而逃。

        “说的也是!”薛仁贵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墨顿回到火器监,看到继续巡逻的薛仁贵,心中默默的说道:“希望明天之后,我们还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