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外星学霸成神记在线阅读 - 第518章:来自轻铃的嫌弃

第518章:来自轻铃的嫌弃

        楚溪依旧侧卧在沙发上,背对着门,却是将白依依给搂在了怀里。

        白依依蜷缩着,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楚溪俊朗的脸。只是刹那间,她便是双颊泛红,心跳加速,动也不敢动。她并不知道现在的楚溪是假睡,她只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有什么正在融化,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准备破土而出。

        楚溪的动作看似很自然,只是翻了一个身,就把白依依给搂住了。

        绵绵密密的鼻子落在楚溪的颈间,鼻间缭绕的是白依依淡淡的体香,手掌碰触到得,是她柔滑的脊背。倘若不是体香不对,楚溪还真的会把白依依当成雨归。

        白一出和他带来的人被轻铃拦在了门口。轻铃语气不善地道:“先生现在正在休息,你们就别进去了。”白一出的视线越过轻铃,看见了沙发上的楚溪以及被楚溪抱住的白依依。他的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现在也的确需要“松一口气”。白一出道:“先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帮混蛋,一点儿也不尽职。别人把炸弹送到了自家门口都不知道。”

        轻铃微微冷哼,不打算理白一出。

        白一出讨了个没趣,又呵呵问道:“先生……是怎么逃出来的?”

        轻铃抱着手,斜睨白一出,闷声道:“有人提前告诉了我们,说有人准备刺杀先生。”

        这句话,是楚溪提前交代了轻铃,让她这么说的。

        白一出的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暗道:“难道自己身边,有人背叛了自己?”

        “你们可以走了!”轻铃准备关门赶人。

        “别别别!”白一出连忙拦住轻铃,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两圈之后,便是笑道:“铃小姐,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说。”

        “你说。”

        白一出嘿嘿笑道:“这事说起来有点长,只怕要耗费很多时间。”

        轻铃又准备关门,道:“那就别说了。”

        “别啊,铃小姐。”白一出再次阻止了轻铃,道,“为了不打扰到先生。我们另外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

        轻铃侧头,眼光犹如两把锋锐的利剑,射向了白一出。她摇了摇头:“我不信。”

        “这件事可关系到你家先生!”白一出急了。

        轻铃想了想,道:“那好吧。我们另外订一间屋子说话,这样就可以不打扰到先生休息。”

        “这怎么成?”白一出双手一摊,道,“这个地方的环境太糟糕了。我们怎么可能有心情谈话?若不是害怕打扰到先生,我还想连先生一起接走了。我有一个私人会所,我们去那里如何?”

        “也行!”轻铃艺高人大胆,她不会在乎谈话的地点在什么地方。

        见轻铃答应,白一出的嘴角出现了一个很贱的弧度,他侧身,一伸手,很有绅士风度地道:“铃小姐,这边请!”

        ……

        听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最后消失不见。白依依这才稍微安心,她害怕见到白一出。

        再次抬头,却见得楚溪已经睁开了眼睛。她吓了一跳,心脏再次狂跳,小脸也变得红扑扑的,声若蚊吟,呐呐地道:“公子……原来公子是醒着的啊……”

        楚溪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不得不承认,白依依的确很美。他很平静地道:“现在还没有到睡觉的时间。”

        看着那双古井不波的眼睛,白依依好奇的同时,心中的火焰又熄灭了下去。公子……是没有感情的吗?他的眼里,为何会一丝异样都没有?

        白依依希望在楚溪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变化,一丝为她而产生的变化,那怕是对她的欲望也好,只可惜楚溪的眼睛里还是什么都没有。

        说完那句话后,楚溪再次闭上了眼睛,同时放开了白依依。他并不是在睡觉,他只是在思考问题。

        楚溪也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眼里的变化。也就在刚才,他心中产生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他想把雨归也这样抱在怀里。

        紧接着就产生了一系列不正常的想法。楚溪在想:雨归的眼睛会不会更美,更清澈?会不会在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她的脸颊会不会红?楚溪觉得雨归要是红着脸,那一定很好看。她身上淡淡的兰花香,会不会更浓郁?

        全都是一些相当奇怪的想法。楚溪忽然醒悟过来,自己这时候想这些事情干嘛呢?

        属于安静的时间通常不会太长。轻铃离开后不久,楚溪的房门就是被人敲响了,白依依起身去开门。

        楚溪打了一个哈欠,从沙发上起身,睡眼惺忪地问道:“哪一位?”

        外面的人道:“我是城主府的人,城主让我过来请先生过去叙叙。”

        楚溪心想:“有意思,我还没有去找你。你就先过来找我了。我倒要看看,你又有什么手段!”

        ……

        在白一出的高级私人会所里,白一出和轻铃正面对面地坐着,两人中间是一张很名贵的汉白玉石桌。桌上摆满了各种山珍海味,在最中间的地方,甚至还有烛台。很复古、很浪漫的一个场景。

        轻铃看着盘子中的东西直皱眉。她是个吃货,这没错,可她从骨子里不喜欢荤腥。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却看得她一阵反胃。

        楚溪和轻铃在一起的时候,为了迁就轻铃的饮食习惯,楚溪都很少吃肉。白一出并不知道轻铃有“忌荤腥”的习惯,所以他弄出来的东西基本都是带油的。

        不知道也就罢了,他还一个劲地劝轻铃别客气、别拘谨,就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好!这轻铃能忍!

        然而接下来,白一出就是不停地把那些肉往轻铃面前推,还把它们夹到了轻铃的饭碗里。弄得她吃白米饭的心都没有了。

        轻铃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嫌弃与厌恶。她不是楚溪、也不是雨归,更不是南关娜娜,她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倘若是她不喜欢的人或者是东西,她立刻就会把自己的厌恶表现出来。

        白一出注意到了轻铃脸上的嫌弃,顿时觉得尴尬异常。这人怎么就不懂得给别人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