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唐司刑丞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敢不从命

第二百二十六章 敢不从命

        内堂中的高官们纷纷喃喃自语,洪理,理洪,李鸿,李红……李弘?

        哪个李弘?

        难道是那个李弘!

        刚才大叫必须要严惩作弊,要严惩洪理的高官们差点儿集体晕过去,这下子可嘴欠了,说错话了!

        有几个高官已经把目光转身了堂中的大柱子上了,他们现在的想法,和刚才考官们的想法差不多了,要不用脑袋撞一下大柱子试试,也许挺好玩的!

        天底下叫李弘的人应该不在少数,但是可能使唤得动童贵奴的李弘却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大唐的当今太子李弘,武皇后亲生的太子殿下!

        李弘今年不过十三岁而已,就算使劲说他生日大,把年纪往大了拉,也才仅仅十四岁而已。

        但是,可千万不要小看李弘年纪不大,这位大唐太子不但以仁德著称,而且学识相当不错,几乎所有的大臣都夸赞他,在世人的眼中,这位大唐太子除了经常得病,身子骨不太好之外,剩下就全是好的,再没有缺点,非常完美了。

        李弘十分重视治学,前几年他命令许敬宗、许圉师、上官仪、杨思俭等人收集古今文集,选录五百篇编集成《瑶山玉彩》,为此还得到了当今天子的赏赐,赏赐了他绢帛三万段。

        现如今李弘正是青春期少年,又是身为太子,自然是意气风发,做出匿名参加科考的事情,也不算稀奇,但他毕竟太年轻了,以后的时代,有没有这样的少年来考进士,先不去管,这个时代是没有的,那太引人注意了。

        不过没关系,太子殿下想要试试自己的文章水平,在天下士子中究竟排在什么位置,那么他是不需要亲自来考场的,反正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他自己把考题给答完就可以了。

        自会有人来替李弘把一切都安排好,比如说童贵奴!

        知道洪理就是李弘的人很少,象考功员外郎这样的六品小官,当然不会知道了,这里的高官也不知道,但现在需要让他们知道了。

        原因很简单,大唐太子这也算是参加了科考,那么他的文章必须被取中,而且必须是第一,这不但是要让李弘自己高兴高兴,而且也要让皇帝和武皇后也高兴高兴,如此一来,考功员外郎不想知道也不成了。

        考功员外郎忽然啊地一声,他发现自己刚才震惊了一下,然后就咬到舌头了,他道:“童大总管,你说李……李士子,是,是就是……”

        他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话,更加不敢把李弘的名字说出来。

        童贵奴都没多看考功官外郎一眼,他只是对高官们说道:“太子殿下参加一下科考,试试文章水平,诸位没人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对吧?”

        “不会不会!”高官们一个个把头摇得象波浪鼓似的,这能有什么不对,太子读书有积极向上之心,这该夸奖才对啊!

        童贵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圆筒,打开圆筒,从里面取出一份卷子来,对考功员外郎道:“这是太子殿下做好的卷子,你来看看,可否取中啊?”

        考功员外郎接过卷子,打开看了看,旁边的两个副手也一起过来观看,高官们也都凑了过来,一起看李弘写的文章!

        片刻工夫,文章便看过完了,众人一起抬起头来,个个脸上都露出欢喜的表情,似乎是看到了天下最好的文章,长了很多的知识,所以非常欢喜!

        知识和姿势哪个更重要,这个不要别人教的,必须欢喜啊!

        考功员外郎这时也不要节操了,他手捧卷子,眼泪都流下来了,激动的,他道:“下官曾学习过圣人的话,朝闻道,夕死可矣,可当时学习的时候不能真正的理解,现在下官终于理解了,现在看到了太子殿下的这篇文章,下官觉得胜读十年书啊,就算是下官现在死了,也是死而无憾了!”

        主考官这么说了,两个副主考也得赶紧表态啊,可话全让主考官说了,他俩急切之间也想不出什么新词儿来,只好把程度加深了一些,主考官说胜读十年书,那他们两个就胜读二十年!

        马致远摸着胡子,叹道:“看过太子殿下这篇文章,本官觉得,这辈子的书都是白念了啊,这篇文章是本官这辈子读过的最好的文章了!”

        二十年算啥,马侍郎把这辈子都搭进去了!

        其他高官也都纷纷表态,太子殿下的文章就是最好的,就算是其他所有士子的文章都加一块,也不及太子殿下的一点小丁丁!

        童贵奴忍不住笑了,心中暗骂:“贱人,一群贱人!”

        心里这么想,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童贵奴点头道:“本监看了太子殿下的这篇文章之后,心中却是十分焦虑的,以至于昨晚彻夜未眠!”

        众人一起奇道:“这是为何?”

        应该是欢喜得一夜未睡才对吧,怎么会是焦虑的没睡呢,童大总管太不会说话了,在宫里要是不会拍马屁,你这官可当不长!

        童贵奴不慌不忙地道:“因为本监在读了这样的好文章之后,怕以后要好几天才能再读到太子殿下的文章,这几天可怎么熬啊,所以才会如此的焦虑!”

        众人听了心中一起暗骂:“贱人,马屁拍得这般无耻,倒也是少见!”

        他们一起点头,原来是这个原因才焦虑的啊,有个高官迫不及待地道:“其实,本官现在也开始焦虑了……”

        童贵奴对考功员外郎道:“太子殿下没法亲自来此,和你进行问答,你有什么想问的,可以由本监转述给太子,等太子回答之后,再由本监回复你。”

        考功员外郎忙道:“不必不必,童大总管言重了,太子殿下仪表堂堂,仁德博爱,世人皆知,哪里还用得着对答呢,童大总管所言,实在是羞杀下官了!”

        童贵奴点了点头,心想:“你知道就好!”

        童贵奴又道:“那么你认为,本次科考第一名为谁?”

        “自然是太子殿下!”考功员外郎毫不犹豫地道。

        童贵奴却道:“是士子洪理,当为今科一甲第一名!”

        “对对,是士子洪理,为今科一甲第一名!”考功员外郎立即改正错误,反正童贵奴怎么说,他就跟着怎么说。

        周围的高官们也都一起点头,人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幸亏你这个六品小官识相,要是你敢不让太子殿下成为今科第一,那么我们就跟你没完,本次科考一定要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不可以有任何的营私舞弊行为!

        童贵奴见众人意见统一,当然不可能不统一,他便又道:“你一定不懂该如何说这件事,便由本监来教你一下。你要说,本次科考有一人成绩非常出众,虽然没有参加对答,但是光凭文章就已经稳稳当当是第一名了,此文学识渊博,无人可及……”

        众人一起点头,确实如此,这点大家可以作证,谁要敢说不是这样,那我们就和他没完!

        童贵奴接着又道:“但是,你们不知这位洪理是谁,所以无法点他为一甲第一名,这时,本监就会对皇上和皇后娘娘说,此洪理便是太子殿下的化名,给皇上和皇后娘娘一个惊喜,这之后的事情,便由本监来做了。本监现只问你,明不明白该怎么做了!”

        考功员外郎连忙点头,他当然明白了,这要还不明白,那他就算是没到退休的时候,也应该告老还乡了!

        说完了这些,童贵奴看了看马致远,又接着看向考功员外郎,道:“那你认为一甲第二名,应该是哪位士子?”

        考功员外郎微一犹豫,心想:“洪理没有亲自来,结果是太子,那么另一个没来的是赵建,不知他是谁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道:“或许,应该是赵建?”

        “赵建是谁?就是那个没来考试的?”童贵奴眉毛立起来了,斥责道:“他没来考试,怎么可以取中,本次科考还有没有公平公正了,你是怎么当的主考官,还有无节操!”

        这话他说出来简直就是义正辞严,理直气壮,完全没有意识到话里面的语病有多大!

        考功员外郎差点儿就哭出来,这是逼着我去用脑袋去撞大柱子啊!

        立即端正态度,考功员外郎道:“如果以文章和问答的成绩来论,最佳者应为荥阳士子,李日知!”

        这就是按着考试的成绩来了,李日知的文章水平当然是很好的,严格来讲,比太子李弘的文章要强上很多,而且问答时,他答的是《唐律疏义》,已经达到了最难,所以他成为第二,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马致远立即点头,道:“李日知如得一甲第二,确实是名至实归,本官很是赞成!”

        童贵奴也道:“本监也是这么认为的,皇后娘娘早就发现他是个人才了!”

        说着话,童贵奴站起身来,道:“后面的事,你们商量着来吧,该取中谁,不该取中谁,一定要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则,不可懈怠,这可是为国取士,绝非儿戏,各位需当谨慎!”

        “敢不从命!”考功员外郎连忙答应。

        童贵奴离了国子监,回皇宫去了。

        大太监一走,高官们又纷纷给起建议来,我认为这个士子不错,我认为那个士子不错,我只负责给些建议,取不取中是你们考官的事,但不管怎么样,你们一定要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

        瞬间,考功员外郎又有拿脑袋去撞大柱子的念头了!

        考功员外郎有多为难,那都是他的事,毕竟他当的就是这个官,而李日知回了陈家之后,饱饱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他叫来了傅贵宝他们几个。

        李日知道:“昨天复试,不知为何,赵建竟然没有去参加考试,大家辛辛苦苦从郑州来到长安,他已过了礼部试,到了复试时却没有去,这个太奇怪,可能是他出了意外,我觉得我们去得道院去看看吧,问问情况!”

        傅贵宝道:“他们会不会已经离开了?落榜之后马上回家才对,毕竟就算是在寺庙里住着,每天仍旧要有开销,只是不知全束方走没走。”

        李日知道:“咱们去看看吧,不管赵建在不在,咱们总得去看看,尽到同乡的情谊!”

        他们吃了些早点,然后让仆人准备了一大食盒的酒菜,提着大食盒,骑马出城,一起又去了得道院。

        等到了得道院之后,发现大部份的士子已经离开了,毕竟落榜了,再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但还有少数几个人留了下来,全束文便是其中之一,他是没走的。